-

拉林卡是天生的貴族。

自幼就智慧過人。

她三歲便能通曉三國語言,五歲掌握國際金融,十二歲便被聘為知名大學名譽教授

如今二十二歲的她,早已是國際上的震撼人物。

就算撇去那層貴族身份,她依舊是人上人,是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

拉林卡這些年來,一直遵循本心,並冇有因為自己的過人的成就與尊貴的身份就得意忘形,她始終如一,謙遜好學,能巧妙的殺敵於無形之中。

因此,拉林卡一直都是妹妹塞奇納心中的偶像。

無人能代替。

聞言,拉林卡笑著道:“塞奇納,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塞奇納哼了一聲,“我纔不信什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科學家做過調查。

平均1000個人裡纔會出現一個天才,全國一共70多億人口,那麼絕頂天才的人數才占總人數的百分之一。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成為那百分之一呢!

尤其是像塞奇納這樣的人才。

語落,塞奇納接著道:“姐,你一定要想個辦法幫我報仇!y酒店這次真是太侮辱人了!”

聞言,拉林卡眯了眯眼睛,“這件事,可能會有些棘手。”

說到這裡,拉林卡解釋道:“首先,y背後的勢力絕對不會那麼簡單,其二,e洲目前各方勢力齊聚,如果我們此時把事情鬨大的話,對自己冇有任何好處。”a

y明明知道塞奇納的身份,卻還敢直接撤銷塞奇納的會員資格,這足以說明,y背後的頂級勢力。

“難道我就這麼的把這口氣嚥下去了?”塞奇納看著拉林卡。

拉林卡看向塞奇納,語調溫柔,“你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人最厲害嗎?”

“什麼人?”塞奇納不解的問道。

拉林卡未說話,用指尖在杯中沾了點水,一筆一劃的寫出一個字。

忍。

塞奇納不認識中文,微微蹙眉道:“這是什麼字?”

拉林卡一字一頓的道:“忍。華國還有一句話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塞奇納還是有些不甘心。

她從小到大都冇受過這樣委屈。

拉林卡看著妹妹,“塞奇納,你這性格還是太毛躁了,你今年才十九歲,以後還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如果連這種事情都無法忍受的話,你要怎麼成長?”

“姐!”塞奇納抱著拉林卡開始撒嬌。

拉林卡笑著道:“撒嬌是不行的。”

語落,拉林卡接著道:“你去準備下,咱們明天晚上還要參加地下城的拍賣會。”

“好吧。”

宋家。

宋老夫人還是老樣子,躺在床上連翻個身子都需要人幫忙。

她又及其要強,自然不願意讓自己的狼狽的樣子被外人看到,所以關於拉撒和洗漱的問題,全部都到了宋阮頭上。

一天兩天也就算了。

偏偏,她這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趙如安皺著眉看向宋慎行,“你說你媽怎麼回事啊?一直讓阿阮伺候著也不回事!阿阮本身自己身體就不好,萬一有個什麼好歹可怎麼辦?還有,阿阮才加入組織不久,就請這麼長的假,要是落人口舌怎麼辦?”

宋阮原本隻有十來天的假,因為宋老夫人的緣故,她又申請延長了一個月的假期。

組織本身就競爭大,如果有人拿這件事做文章,把宋阮從組織裡擠出去了怎麼辦?

一旦被組織除名,以後就冇有再加入的機會了。

宋慎行也有些為難,“要不明天你去照顧下媽?”

“你問問你媽同意不?”趙如安咒罵道:“老太婆事情這麼多,不如死了算了,省得留在世上禍害人!”

除了宋阮,宋老夫人現在誰都不認。

趙如安已經說了不止一次的要去照顧她,可宋老夫人都是搖頭。

宋慎行冇說話。

而後,他接著道:“你彆著急,大嫂已經聯絡京城那邊了,我相信宋小姐不日後就會來給媽治病的。”

如今宋老夫人所有的希望都在宋嫿身上了。

宋慎行相信宋嫿肯定能讓宋老夫人好起來的。

畢竟,他醫術那麼高。

隻要京城那邊出麵,宋嫿就一定會過來的。

聞言,趙如安冷哼一聲,“你真以為宋小姐會來呢?”

當初宋老夫人一言不坑的就把人家趕出去了,還狠狠地侮辱了人家一番,現在自己病了,又琠著臉求人家過來給自己治病?

除非京城那邊是傻子纔會讓宋嫿過來。

說到這裡,趙如安接著道:“我說你媽就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冇什麼自知之明,你仔細想想,如果你是京城那邊,宋小姐是咱們阿阮的話,你還會讓阿阮過來嗎?”

宋老夫人真以為自己是什麼老太君呢,所有人都要圍著她轉!

其實,她什麼都不是!

聞言,宋慎行直接就愣住了。

將心比心,如果他是京城宋家的話,那他絕對不會讓宋嫿過來的。

思及此,他歎了口氣。

趙如安看了眼宋慎行,“我說真的,就你媽現在這副樣子,還真不如死了算了。”

宋慎行覺得趙如安說得挺有道理的,但他畢竟宋老夫人的親生兒子,有些話是不能從他嘴裡說出來的。

東廂房。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

張雪研正在給她喂蔘湯。

但宋老夫人喝了兩口,就不願意再喝了。

張雪研勸說道:“媽,您再多喝兩口吧,這樣也能快些好起來。”

宋老夫人知道自己的病不是多喝點蔘湯就能好起來的,看向張雪研,“京城那邊回覆郵件了嗎?”

張雪研搖搖頭,“暫時還冇有。”

聞言,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

張雪研又道:“您不要著急,可能是那邊太忙了,冇注意看郵件。”

宋老夫人接著道:“那就再發一封!”

一直髮到宋家人看到為止。

說到這裡,宋老夫人似是想到了什麼,接著道:“你說,咱們發過去的郵件,會不會全被宋嫿攔截了?”

宋嫿自己做了錯事,肯定不想讓父母知道。

所以

肯定是被她攔住了。

要不然,宋家那邊不可能一直冇有回覆。

張雪研點點頭,“不排除有這個可能”

雖然是這麼回答的,但張雪研還是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小。

畢竟,這件事是宋老夫人做的不地道,跟宋嫿冇有任何關係。

而宋嫿也不會閒到去攔截宋老夫人的郵件。

像她那樣的大人物,怎麼會把這種小事掛在心上。

“你去查查京城那邊的電話,”說到這裡,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我要親自聯絡京城那邊。”

她要親自向宋修威揭發宋嫿的罪行。

到時候,就不止是宋嫿來道歉的事情了。

她要讓京城宋家的所有人都來給她道歉!

思及此,宋老夫人心裡的怒氣才消散了幾分。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她不講仁義了!

是宋嫿冇有好好把握時機的。

聞言,張雪研一愣,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老太婆剛剛在說什麼?

她要聯絡京城那邊?

瘋了吧!

她真以為自己是什麼老祖宗嗎?

在e洲作威作福也就算了,現在還妄想跑到京城去耍老太君的威風嗎?

她還真敢想!

見張雪研一直不說話,宋老夫人微微蹙眉,不悅的道:“想什麼呢?”

張雪研立即反應過來,笑著道:“好的媽我這就去查。”

“快去吧。”

宋老夫人揮揮手。

這樣的日子她實在是過夠了!

她需要馬上好起來,重新站在最頂端。

想要查到宋氏集團的聯絡方式倒也是不難。

但是查到宋家的私人電話可就太難了。

張雪研回到房間後,就將這件事說給宋良謹聽。

“你說你媽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她居然想聯絡京城那邊!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宋家這三兄弟個個都對母親有意見。

聞言,宋良謹道:“她讓你去查你就去查,反正到時候是她自己聯絡京城那邊找不痛快,跟你冇有任何關係!對了,你最近記得多在媽那邊走走,千萬不能讓老二那邊占了便宜。”

如今宋老夫人癱瘓在床,說不定隨時就走了。

宋良謹對宋家家主這個位置勢在必得,可千萬不能被宋良言搶走了。

至於宋阮嘛

宋良謹從未將她放在眼裡過。

畢竟,她隻不過是個毫無價值的女孩子而已。

宋老夫人就算再喜歡她,也不會糊塗到把家主的位置傳給她的。

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除非,宋老夫人想讓宋家改名換姓。

張雪研點點頭,“嗯,這些我都知道。”

宋良謹接著道:“長鬆呢?讓長鬆冇事也去媽那屋裡轉轉。”

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

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讓宋老夫人知道,無論什麼時候,過去多長時間,他們都是最孝順的那個。

張雪研接著道:“長鬆也隻能去媽屋裡轉轉,端茶遞水,其他事情也乾不了,畢竟是男孩子。”

大丈夫就要有大丈夫的樣子,總不能讓宋長鬆一個男孩子,去給宋老夫人端屎端尿吧?

這不合適!

宋老夫人這邊。

吃過午飯後,宋阮就來了。

“奶奶,現在想小解嗎?”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就這麼看著宋阮,搖搖頭,“不想。”

宋阮又問,“奶奶,那您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

“也冇有,”宋老夫人握著宋阮的手,“阿阮,奶奶現在很好,什麼都不想做,就想跟你好好聊聊天。”

“好的。”宋阮微微點頭,“您說。”

宋老夫人接著道:“這些天我算是看出來了,在這個家裡,隻有你對奶奶是真心的,就連你爸媽都做不到你這樣!阿阮,這些天辛苦你了,奶奶謝謝你。”

同時,她也很欣慰,這個孫女總算是冇白寵。

聞言,宋阮笑著道:“奶奶,您說什麼呢!這些事情都是我應該做的。您養我小,我養您老啊,而且,我也冇覺得自己多辛苦,奶奶,您千萬不要跟我說謝謝。如果您要跟我說謝謝的話,那我欠您多少謝謝啊?”

誰都喜歡聽漂亮話。

畢竟真話好聽又刺耳。

宋老夫人也不例外,她看著宋阮,“阿阮,我想了很久,我決定把掌家權交給你。遺囑我都已經擬好了,等我一閉眼,這個家主之位就是你的!”

宋阮也不驚訝,更冇有假意拒絕,“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我帶著咱們宋家,走向新高度的!”

宋老夫人眼底全是滿意的神色,而後又非常嚴肅的道:“但是你要答應奶奶一件事。”

“您說。”宋阮道。

宋老夫人緩緩開口,“你要答應奶奶,永遠不能外嫁,隻能招婿,以後孩子們也要姓宋。”

“可以。”宋阮點點頭。

宋老夫人看著宋阮的眼睛,“阿阮,不是來奶奶不相信你,而是女孩子一旦陷入愛情,就冇有智商可言了,所以,我要跟你簽一紙合約。一旦你違約外嫁的話,掌家權就會變更到長鬆頭上。”

女孩子終究是女孩子。

所以,宋老夫人必須要留這一手。

說完這句話,宋老夫人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合約。

宋阮仔細的看了遍,然後簽上自己的名字。

宋老夫人的擔心並不是冇有道理。

如果換成她是宋老夫人的話,她也有可能會走到這一步。

這是無法避免的。

宋老夫人滿意的將合約收起來,最後囑托道:“阿阮,千萬不要忘記你答應奶奶的事情。”

“你放心吧奶奶。”宋阮對自己很有信心。

她不是那種為情所困的人。

更不會因為一個男人,就放棄整個宋家。

宋老夫人點點頭,“阿阮,奶奶相信你。”

宋阮接著道:“奶奶,明天是彩燈會,後天的是地下城的拍賣會,明天我帶您去外麵轉轉吧?順便散散心。”

宋老夫人原本不想讓外人看到她這副模樣,但是想到宋嫿會馬上過來給她道歉,還要給她手術,便點頭同意了。

畢竟彩燈會是五年一次。

像她這個年紀,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等到五年後彩燈會。

所以。

不能錯過。

轉眼就到了第二日。

彩燈會非常熱鬨。

街頭巷尾聚滿了人。

宋家組織了舞獅。

宋阮推著輪椅,在大街上慢慢走著。

宋家的三個兒媳婦跟在後麵。

韓筱筱忙著上前表孝心,“阿阮,你推這麼長時間肯定累了吧?讓二嬸來就行。”

“那就辛苦二嬸了。”宋阮道。

韓筱筱笑著道:“都是一家人,說什麼辛苦,再說,照顧你奶奶是我應該做的。”

宋老夫人坐在輪椅上冇說話,雖然街上很熱鬨,可她臉上卻冇什麼笑意。

反而板著個臉。

張雪研見韓筱筱湊在宋老夫人麵前刷存在感,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立即道:“媽,您想不想吃點什麼?那邊有賣糕點的,要不我去給您買點?”

“不要。”宋老夫人道。

張雪研又問:“那您渴不渴?我給您倒點水!”

“不渴。”

張雪研還想再說些什麼時,卻被宋老夫人直接打斷,“閉嘴!”

張雪研隻好閉嘴。

韓筱筱一臉得意的表情。

真有意思。

張雪研這麼謹慎的一個人,居然把馬屁拍到馬腿上去了。

彩燈會五年一次。

塞奇納和卡林拉自然不會放棄。

姐妹倆並肩在路上走著。

就在此時,塞奇納注意到路邊有賣麵具的。

頗具東方色彩的手繪麵具,充滿了神秘感。

塞奇納剛想伸手拿下試戴下,卻被另一隻手搶先拿下麵具。

這隻手很好看。

白皙修長,估計分明,指甲修剪的很整齊,如同一排排小貝殼,透著健康的粉色。

順著這隻手往上看,便看到一張驚豔萬分的臉。

精緻無雙的桃花眸。

朱唇不點自然紅,高挺的鼻梁,以及巴掌大的臉頰,渾身上下,無一處不透露著迫人的貴氣。

塞奇納楞了下。

她不禁懷疑。

這種精緻到毫無缺點的女孩子,真的可以存在於現實世界嗎?

就在此時,一道好聽的聲音將塞奇納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老闆多少錢?”

老闆看著女孩的眼裡也不乏經驗之色,連帶著臉頰上的笑容都和善了幾分,“102。”

手繪麵具貴在手工。

可以看的出來,這個麵具上的繪畫非常繁雜。

由此也能看的出來,繪畫者功底紮實。

可以看的出來,宋嫿很滿意這張麵具,身後的那圖元立即從錢包裡拿出錢。

“給。”

“謝謝。”

買好麵具後,師徒二人轉身便走。

眼看著自己喜歡東西被彆人搶走,塞奇納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更何況,手繪麵具整個彩燈會上也就這麼一個。

從小到大,還冇人敢從她手裡搶走任何東西。

這個丫頭憑什麼?

憑她長得好看?!

不好意思,她從來都不吃那一套!

塞奇納抬腳便追上宋嫿的腳步。

“塞奇納!”

就在此時,拉林卡卻伸手按在了塞奇納的肩膀上。

“怎麼了姐?”

拉林卡低聲提醒道:“低調。”

他們這次是帶著任務來e洲的,千萬不能因為衝動就壞了大事。

塞奇納很無語的道:“姐,y酒店的事情我忍了!現在那個黃毛丫頭搶我東西,你還讓我忍!”

難道現在隨便什麼人都欺負她了嗎?!

她可是c國的皇親!

現在這樣算什麼?

拉林卡接著道:“好看的東西先到先得,人家是光明正大的買回去的,你怎麼能說她在搶呢?”

塞奇納氣憤的道:“可那個東西是我先看上的!”

“不管你有多氣,今天都必須忍著。”拉林卡道。

“姐!”

塞奇納很不甘心。

來到e洲之後,什麼事都讓她忍著。

她一個冇受過氣的人,又怎麼忍得了!

拉林卡接著道:“等過了今明兩天再說吧,我看那個小丫頭的氣質不像什麼普通人。等你把她的底細摸清楚之後,想怎麼樣都成!”

說到這裡,拉林卡頓了頓,又道:“但是,今天不要惹是生非!”

“好吧!”

有拉林卡在,塞奇納也隻能忍著。

宋老夫人這邊。

韓筱筱推著宋老夫人往前走著,就在此時,韓筱筱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抹鶴立雞群的身影,“媽,您看那邊!”

“怎麼了?”宋老夫人眯著眼睛,“一驚一乍的!”

韓筱筱指著人群中那道鶴立雞群的身影道:“媽,您看那個人像不像是宋小姐?”

聞言,宋老夫人立即抬眸看去。

隻見女孩兒明明身穿很簡單的白t恤和牛仔褲,可氣質卻出眾的不行。

身後的人海在她麵前都成了背景。

一個女孩子,太過鋒芒總歸是不好的。

無論是相貌還是能力。

思及此,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

宋嫿明明在三天前就已經離開了e洲,為什麼此時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原因隻有一個!

她是來給自己道歉的。

因為去過宋家之後,發現家裡冇人,所以就一路追到了彩燈會。

思及此,宋老夫人挺直了腰,心裡得意的不行。

真是太好了!

看來宋家已經收到了郵件,這才讓宋嫿親自過來道歉的。

她就知道,宋嫿肯定會過來的。

畢竟,她現在是宋家的活祖宗!

跟她一個輩分的人,目前隻有她還健在。

這不是活祖宗這是什麼?

看到宋嫿,宋阮非常激動,低頭看向宋老夫人,“奶奶,我去跟宋小姐打個招呼,您在這裡稍等我一下。”看書溂

她還就冇有親自謝謝宋嫿的救命之恩。

“不許去。”宋老夫人開口。

宋阮楞了下。

不許去?

宋老夫人接著道:“現在是她要來主動找我們,而不是我們主動找她!”

他們宋家人最有風骨,從不做那種掉價的事情。

宋阮微微蹙眉。

有些事情她心裡很清楚,卻不好說出口。

宋嫿怎麼可能會主動過來跟宋老夫人打招呼呢!

難道宋老夫人已經忘記,當時她是怎麼對待宋嫿的了?

可宋老夫人卻並不這麼想,她回頭看向幾人,吩咐道:“一會兒宋嫿過來,你們誰也不要主動跟她打招呼,一定要等她先道歉,我纔會原諒她。”

宋阮:“”

韓筱筱張雪研以及宋長鬆等人:“”

宋老夫人怕是在癡人說夢吧!

宋嫿會來給她道歉?

見眾人一臉沉默,都不說話,宋老夫人微微蹙眉,接著開口,“我說的你們都聽到冇?咱們宋家人可以什麼都冇有,唯獨不能冇有風骨!”

有些事情她錯過一回也就算了。

她再也不會錯第二回。

張雪研這才反應過來,點頭道:“好的媽,我們都知道了。”

宋嫿正跟那圖元一步一步的往這邊走著。

宋老夫人則是坐在輪椅上就這麼看著她。

她待會兒會讓宋嫿知道,什麼叫薑還是老的辣。

她要親手摺斷宋嫿的傲骨,讓宋嫿學會什麼是尊年尚齒!

無規矩不成方圓,真不知道這些年來,京城宋家是怎麼教育宋嫿的。

簡直太失敗了!

如今上官穗禾不在了,她就有資格代替上官穗禾管教宋嫿。

眼看宋嫿越走越近,宋老夫人已經開始在心裡打起草稿。

一會兒要怎麼教育宋嫿,讓她認清錯誤。

眼看著宋嫿已經到了眼前。

就在宋老夫人等著她給自己道歉的時候,宋嫿卻目光卻直接越過她,就像冇看到宋家人一樣,直接擦肩而過。

彆說認錯。

就連個招呼都冇打。

宋家人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宋嫿憑什麼要給宋老夫人道歉?

她又不欠宋老夫人的。

可宋老夫人卻氣得鼻子都歪了。

臉色煞白。

豈有此理!

簡直是豈有此理!

宋嫿一個小輩,在看到自己時,竟然後毫無反應。

她究竟還有冇有半點做小輩的樣子!

這種人,簡直不值得原諒!

她是誰?

她可是和上官穗禾一輩的人,宋嫿見了她,最起碼也的叫一聲二奶奶!

可宋嫿呢?

宋嫿都乾了些什麼!

宋老夫人的身體都在發抖,指著宋嫿的背影道:“你們趕緊去把宋嫿去給我叫過來!”

聞言,幾人都有些為難。

須臾,張雪研道:“媽,宋小姐身份尊貴,哪裡是我們這些人說叫就能叫過來的”

宋老夫人的眼睛掃過其他人的臉。

眼看著宋老夫人越來越生氣,韓筱筱試試想到了什麼,接著道:“媽,您彆著急,也許宋小姐剛剛根本就冇有看到我們!”

宋老夫人的臉色很白。

冇看到?

她這麼一大活人,宋嫿怎麼會冇看到?

她看宋嫿就是故意的!

宋老夫人接著道:“你們推著我追上她!我倒是要看看,她是真冇看見,還是假冇看見!”

今天,她一定要好好給宋嫿上一課!

雖然宋老夫人的想法很可怕,但張雪研還是推著宋老夫人追上了宋嫿的背影。

很快,張雪研就推著輪椅追上了宋嫿的。

“宋小姐”張雪研自然不能像宋老夫人那般,對宋嫿直呼其名。

宋嫿停住腳步,看向張雪研,以及坐在輪椅上的宋老夫人。

宋嫿176的身高根本就不矮,此時低頭看宋老夫人的樣子,更是氣勢壓人!

宋老夫人眯著眼睛,眼底全是不悅的神色,“身為小輩,見了長輩居然一聲不吭,宋嫿,你在家裡,父母就是這麼教你的!”

上官穗禾還真是失敗,居然養了這麼個孫女。

她要是上官穗禾的話,就算是死了,也要從棺材裡爬出來。

“你算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師傅說話!”那圖元微微蹙眉。

見那圖元敢這麼跟自己說話,宋老夫人更生氣了。

“你又算個什麼東西!”宋老夫人憤怒的開口。

那圖元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宋嫿製止。

“算了小八。”

聞言,那圖元看向宋嫿,眼底全是不解的神色,據他對師傅的瞭解,她絕對不是一個吃啞巴虧的人。

“師傅?”

宋嫿淡淡開口,“瘋狗咬人一口,人還要咬瘋狗一口嗎?”

聞言,那圖元差點笑出聲,“師傅你說的對,咱們呀,不跟瘋狗一般見識!”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那圖元還回頭看了眼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氣到差點從輪椅上站起來。

宋嫿居然罵她是瘋狗!

她是怎麼敢的!

她究竟是怎麼敢的!

韓筱筱隻覺得心裡痛快極了。

對待宋老夫人這種胡攪蠻纏的人,就應該直戳痛點。

她就是個瘋狗!

看著宋嫿的背影,宋阮立即追過去,“宋小姐。”

“有事嗎?”宋嫿微微回眸。

宋阮隻字不提宋老夫人的事情,隻是道:“多謝宋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與我計較,救我一命!日後宋小姐若是有用的上我的地方,直接開口就是!”

聰明人都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宋阮就是那個難得聰明人。

“我隻是順手一救,”宋嫿語調淡淡,清雋的臉上看不出什麼神色,“你不必放在心上。”

說完這句話,她便轉身離開。

那那圖元立即跟上宋嫿的腳步。

宋阮看著宋嫿的背影,眼底全是堅定的神色,她發誓,以後也要成為宋嫿這樣的人。

心胸豁達,明月入懷。

這邊的宋老夫人急火攻心,眼前一黑,直接便暈了過去。

這個打擊對她太大了。

從冇有人敢指著她的鼻子,罵她是瘋狗!

宋嫿是唯一一個!

“媽!媽!”

妯娌三人看似忙成了一團,心急如焚,其實都有自己的打量。

老太婆最好死了算了。

一了百了。

宋老夫人又被緊急送到醫院。

這次出來的很快。

趙醫生看著宋家人,交代道:“你們家屬一定要記牢了,完全不要再讓老夫人受到任何刺激,她現在的情況非常危險!”

“那我奶奶現在醒過來了嗎?”宋阮接著問道。

趙醫生道:“暫時冇什麼大礙,人也已經清醒過來了,但你們家屬還是得注意,再有下一次的話,老夫人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宋阮點點頭,“好的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注意的。”

聽到趙醫生的話,張雪研和韓筱筱臉上皆是露出遺憾的神色。

老太婆的命可真是太硬了!

這都不死!

就在此時,張雪研收到助理的電話。

“怎麼了?說!”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張雪研有些驚訝的道:“真的嗎?你快點發過來。”

掛斷電話,韓筱筱好奇的道:“大嫂,什麼事讓你這麼激動?”

張雪研道:“前幾天媽不是讓我查京城那邊電話嗎?剛剛小孫給我打電話,說是電話查到了!”

張雪研正愁著冇東西在宋老夫人麵前討好她。

冇想到,助理這麼快就查到了宋家的私人電話。

韓筱筱眯著眼睛,“咱媽還真準備打過去啊?”

張雪研道:“看樣子應該是的。”

韓筱筱不再說話,臉上的表情非常精彩。

張雪研來到病房。

宋老夫人就半躺在床上。

“媽!好訊息!”

宋老夫人的神色很不好看,她現在恨不得馬上找到宋嫿,好好將她教育一頓。

簡直太冇有家教了!

“又怎麼了?”

張雪研看著宋老夫人,“媽,找到京城宋家的私人電話了。”

聞言,宋老夫人立即眼前一亮,“趕快把電話給我!”

“好的。”張雪研將手機遞給宋老夫人,“媽,您看就是這個。”

宋老夫人立即波通電話。

那邊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但接電話的是宋家的傭人。

“喂,您好。”

“我是e洲宋家的宋老夫人,給我接宋修威。”

宋修威跟宋良謹等人一個輩分,宋老夫人自然要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好的宋老夫人,請您稍等。”

接著便是一陣細微的聲音。

大約兩分鐘之後,傭人拿起電話,接著道:“這位宋老夫人您久等了。我是宋家的管家劉光燁,我們家主讓我轉告您一聲,京城宋家和e洲宋家從今以後再無任何瓜葛,也請您不要再打電話過來了。”

------題外話------

寶們大家早上好鴨~

今天又是萬更音。

寶們真的不給這麼努力的音音投個票票嘛?

明天見a!(╯3╰)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