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2001章

-

直到判了死緩,在押送的路上,黑網的人去救他了,接著,他們就遇到了後來者的要挾,“是南宮訾。”

坤望著棄子,“確定是他?”

“我曾入侵過南宮家的係統,是他冇錯。他的人將我們圍起來,然後抓走,我的四肢儘斷,皆是拜他所賜。善狙擊的殺手,被南宮訾害的雙目失明,善遁的殺手,被南宮訾害的終身輪椅……而江塵禦從始至終未出現,但是!”

彭哲有氣無力,他看著坤,嘴唇發白,“我聽到了‘暗樁’兩個字。”

坤頓時眯眼,自己早就安頓的殺手,潛伏於暗樁中,一直無法接身真正的暗樁幕後之人,“是誰?”

彭哲搖頭,“南宮訾和那裡好像很熟悉。”

坤疑惑:“難道是,白辰?不可能啊,他冇啥出息。”

白政委家,麵對催婚的父親,白辰一下子打了三個噴嚏。

“奶奶的,誰在背後罵我?”

白政委在餐桌上合上報紙,憤怒,“你天天和塵禦玩兒,都快三十歲裡,你玩兒出什麼了?吊兒郎當冇個正型,就不求你能給我創出一番事業,你能不能給白家留個根兒?”

白辰渾不在意,“你急什麼啊?你等不來我的,那你再和我媽生一個唄。江伯年過半百不還生了個閨女,相信你,你也……啊。”

白政委一巴掌揮兒子後腦勺,氣的手都在哆嗦,“你是如何頂著你這張臉,說出這種大逆的話。天天羨慕塵禦家兒子,馬上人家二胎了,你還在渾噩度日。”

白辰不樂意,“那江塵禦最開始也不想結婚的,是他爹強迫著非要給他拉紅線。”

“哦,你現在說我不給你拉紅線了。白辰,我現在就給你,”

“爸爸爸爸爸,不,不至於,不至於。”白辰立馬阻攔父親,起身,“爸,我出去給你找兒媳婦了啊,媽,晚安,爸晚安。”

說罷,他跑了。

逃出去後,白辰拿出手機,篩選,“剛纔到底誰罵我?”

郊區彆墅群,彭哲昏迷了一次,過了兩個小時後再次醒來。

坤坐在那裡,等待訊息,“彭哲,到底是誰攻破了你的係統?”

彭哲搖頭,“不知道,反正不是一個人,我反追蹤過去,好像是一個團夥。”

“是不是江塵禦的人?”坤追問。

彭哲想了想,再次搖頭,“應該不是。z市有很多能人,他們私下都會有自己的小團體,江塵禦的人應該都是經過訓練的,不會接手這種社會散客。

而且,我懷疑是因為我太出頭,這一行,都自恃高傲,可能想試試我深淺,所以被讓你惦記了。”

坤皺眉,細想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那,你的防線被攻破,江塵禦是怎麼發現你的?”

這一問,把彭哲給問懵住。

江家。

每日一幕。

江總在飲水機旁,分彆拿著兩個水瓶,在給裡邊倒溫水,他的身旁一邊站了一個“小尾巴”。

左邊的古暖暖小嘴撅著,似是不情願。右邊的小山君在墊腳,雙手扒拉著飲水機檯麵,觀看爸爸給自己衝奶粉。

左邊的大寶貝小貓水壺中,江總加入了幾勺蜂蜜,“天氣降溫,多喝點熱水。你不愛喝冇味的水,我特意讓人給你買的野生蜂蜜,不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