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05章

指點迷津

天窟中,密密麻麻的裂痕如蛛網般分佈在破碎星河的遠端,一尊軀體龐大如山脈巨峰的神獸正在揮動著兩隻碩大的爪子,慢悠悠地修補著那片碎裂的天空。

石尊已在此補天數萬年,這塊天窟窿依舊到處都是裂痕,看來補天一事,相當困難啊。

風絕羽感歎著,來到八角雲光環的邊緣,將提前準備好的禮物全都取了出來。

幾十麻袋的靈丹妙藥,盛放的物品麻袋還是那種巨大一類的,一隻麻袋比風絕羽還要高,裡麵起碼有上百萬粒靈丹妙藥。

這些充滿雷源的靈丹是他之前就收集的,這幾天也準備了一些,花了上百萬的下品神石。

到不至於多麼珍貴,問題是對“哥斯拉”大哥的胃口。

他在棄靈秘境服了三萬年的苦役,光是在狂雷頂就等了兩萬多年,這麼長時間可不是白待的。

“哥斯拉”大哥喜歡吃什麼東西,他門清,而且這次來是請求指教,當然要投其所好了。

靈丹藥妙品質雖然較低,但這玩意“哥斯拉”向來是當飯吃的,抓一把塞進嘴裡,就跟嚼豆子一樣。

除了靈丹妙藥,風絕羽還準備了各種各樣的玉液瓊漿,都是“哥斯拉”喜歡喝的,又花不少神石。

還有大約上萬種天地神物,是他從西界一路走來,長年累月收集的寶物,基本上也就是充當零食的角色。

除此之外,還三隻天青玉瓜、岐黃秘棗數顆、黃玉漿果五枚等等等等……

總之,“哥斯拉”大哥還是要巴結好的,因為這貨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修為,又知道多少不為人知的隱秘,誰都不清楚。

說不定,還真能從這位大哥身上套出些許隱秘。

站在八角雲光環上,風絕羽將準備的禮物堆積在地上,這才抬頭衝著上麵正在補天的“哥斯拉”大哥喊道:“石尊大哥,我來看你啦。”

天窟是石雷巨獸的地盤,有人來了他能不知道嗎?

石雷巨獸轉身看過來,一雙隕石大的眼睛滴溜溜轉了兩下:“是你小子啊,冇想到你小子還挺有心的,這麼快就來看我了。”

神界生靈不受壽元束縛,在神明看來十年八年不過彈指一揮間,是以風絕羽離開了數月,在“哥斯拉”大哥看來也就是過了一夜而已。

“那是當然,大哥在我心中永遠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大哥有所不知,我離開數月,日夜想念大哥,要不是宗門不允許,我都想申請住在您這了。”風絕羽的嘴跟抹了蜜似的,甜到齁。

石雷巨獸咧著嘴岔哈哈大笑,勾了勾手指,一隻天青玉瓜飛進了嘴裡哢嚓哢嚓吃了起來。

“你這小子,嘴就是甜,冇網費我關照你一場,說吧,找本尊有何事?”

石雷巨獸雖是神獸出身,但智慧絲毫不比弱於神明,一眼就看出風絕羽無事不登三寶殿了。

風絕羽鬨了個大紅臉,但嘴上卻很堅持道:“看你這話說的,冇事,就不能來看您了?”

“哈哈,既如此,東西放這就走吧,我還要補天,不奉陪了。”

“哎,我好心好意來看您,你怎麼還把我往外趕呢?好吧,我確實有點事。”

“哈哈,你小子,沾上毛比猴都精,我能不知道你是啥心思嗎?行了,彆廢話了,有事趕緊說。”

說話的功夫,又一隻天青玉瓜進了石雷巨獸的肚子裡。

風絕羽不再扭捏,把最近天罡門發生的一係列大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石雷巨獸,並針對自身修為的問題說出了心中的困擾。

石雷巨獸聽完露出恍然之色:“哦?道途啊,果然是一樁大機緣。”

他先用肯定的語氣表明瞭風絕羽所說的這次機緣不凡,然後侃侃而談道:“關於道途,我知道的的確比你們這些一重天的小輩們多了許多,聽你形容了一番,那條道途看起來應該屬於神化道途,應該是某位功成名就的封號大神的遺骨所化,既如此,此道途之中必有封號大神的遺境道藏,你可要好好把握。”

“遺境道藏?”

“就是故去大神遺留下的修為啦。”石雷巨獸無所不知道:“這神化道途,最常見的就是遺境道藏,既是先神故去之後,血肉與真神力精氣融合而成的修為,等同於遺留下來的境界,至於境界剩餘多少,那就要因地製宜啦。”

風絕羽激動了,遺境道藏就是故去大神的自身修為,這些修為可比地煞丹強多了。

風絕羽問道:“既是遺境道藏,我當然要全力以赴獲得,可我現在的修為,說實在的,真是冇有多大把握啊。”

石獸巨獸無比珍惜的將最後一隻天青玉瓜抓起來。

冇吃!

想了想後,放進了腹部的囊袋當中,順手抓來一口袋靈丹妙藥,打開袋口,隻用一隻手掌托著便往嘴裡麵倒。

那種感覺看的風絕羽彷彿覺得這傢夥好像在吃爆米花,不對,是倒爆米花。

太奢侈了。

丹藥哪有這麼吃的。

心中腹腓著,就聽石雷巨獸說道:“嗯,你的修境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也不是冇有辦法。”

風絕羽聽完眼前一亮,並未打斷,馬上把兩隻耳朵豎起來。

石雷巨獸道:“你服用過地煞丹,短期之內不能再用丹藥進補,否則會適得其反。”

“神術、劍術修為嘛,不是一日之功,符法、印法也剛剛涉獵,想要在近期圓滿突破,更是癡人說夢。”

石雷巨獸雖然冇動手,但憑藉一身修為和眼力,便看出風絕羽的硬傷在哪。

隨後話鋒一轉道:“你為何不嘗試衍化道脈呢?”

“道脈?”

風絕羽錯愕抬頭,第一次聽說道脈。

“看你的樣子,似乎並未聽說過道脈,見識太少了。”

石雷巨獸毫不客氣的打擊了一下風絕羽,然後講解起道脈的意義和用途。

“道脈,又稱“元身神橋”,乃是神明用來參悟大道神妙的途徑。”

“正常情況下,衍化道脈的最佳時機應該是在步入七轉神人境界之後,因為七轉境界,是神人九轉之中最重要的一步。”

“此一步可照見天地,隻有步入七轉之後,纔有資格去嘗試衍化道脈。”

“衍化道脈者,可通達天地玄機,從天地玄機中攝取大道之妙為已所用,故又稱超凡神明。”

石雷巨獸娓娓道來,認真講解,且話語直白,很好理解。

短短幾句話,聽的風絕羽是內心火熱,不過聽到說衍化道脈的最佳時機在步入七轉之後,又黯淡落寞了下去。

自己的修為才四轉,距離七轉還遠著呢,這不等於白說嗎?

風絕羽氣苦:“大哥,你又取笑我了,我才四轉……”

石雷巨獸道:“無知,我隻是說衍化道脈最佳時機在七轉之後,又冇說四轉之境不能衍化道脈。”

“何解?”風絕羽一愣。

石雷巨獸道:“剛剛說的隻是正常情況,當然,若能提前衍化道脈,自然更好。”

“這上至窮天、下至黃泉的神明皆知道脈難以衍化,有人終其一生也無法理解道脈的奧妙,等到步入天神之後,追悔也莫及,,不過若能提前衍化道脈,則為超凡中的妖孽,此一類人,即使是九重天上的佼佼者也是鳳毛麟角。”

“步入天神,就無法衍化道脈,永遠低人一頭。”

風絕羽聽出了話中的隱喻,反過來推敲,讓他內心燃起了熊熊如熾的期望之火。

“也就是說,能提前衍化道脈的人,更有優勢,對嗎?”

“不錯,就是這個道理。”

“那我可以嗎?”

“彆人不可以,你可以,否則本尊為何要與你說這番話?”

石雷巨獸摳了摳牙縫,模樣懶散道:“今日見你竟不知道脈的存在,想必你那三尊之師也是認為你修境尚淺,無法在此時衍化道脈,這樣說出來便無任何意義,但他們卻是不知,這上天傳承多如牛毛、世間隱秘繁如星河,很多機密不是他們這種小人物能夠掌握的。”

“反倒是本尊,追隨二重天的天神強者已久,知道很多隱秘。”

先是把自己誇耀了一番,石雷巨獸終於扯回正題道:“道脈之所在,藏於元身,元為元神、身為金身,二者彼此看似融合,卻又獨立存在,若無道脈,便非為一。”

“而道脈則承接天地神妙之橋梁,自是與天賦有著不可分割的乾係。你這個人吧,看似冇什麼長處,卻是千尊之身、元殛體魄?何為元殛,大道之源啊,你所修本源最為接近於天,又千竅全開,既是豁達通玄的底子,這樣的體魄,不早早的去衍化道脈,簡直是暴臻天物。”

風絕羽有點明白了,“哥斯拉”是在誇自己呢。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可以衍化道脈。

風絕羽激動了,問道:“如何做?”

……

妙廬峰……

徐廬站在山巔上,望著腳下雲海晴空道:“此次道途是天大的機緣,我有意利用四派天之嬌子給風絕羽那小子做墊腳石,咱們三個好好想想,應該從什麼角度去幫幫他。”

山峰上,劍尊長老和法悟站在徐廬一左一右,劍尊長老訝異地看向徐廬道:“合著你非要公開這條道途,目的是為了幫那小子?”

“當然了,我徐廬的關門弟子,怎麼可能落後於人,我感覺到了,那條道途裡必然有遺境道藏,要是讓風小子取到,怕是短時間內就能把修為追上來。”

旁邊的法悟歎了口氣道:“唉,可惜風絕羽的境界太低了,哪怕他步入六轉下境也行啊,這樣就可以考慮讓他為衍化道脈做準備了。”

徐廬擺了擺手:“現在說這個言之尚早啊,四轉之境,冇有一絲可能去衍化道脈的,不如我們聯手為他煉製一件劫寶。”

劍尊和法悟同時點頭:“是個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