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天星河,月色入戶。

江景公寓內,落地窗映著房間內的燈火,秦冉冉坐在搖椅上,打著遊戲。

螢幕下方,跳出來陸可雲發來的訊息。

【可樂可雲:小姐姐!我有一個朋友想要請你陪練,他說願意付一個小時一萬元。】

秦冉冉還以為看錯了,又仔細看了一遍。

確實是一萬元!

她飛快回:“冇問題!你朋友玩什麼遊戲,我加他ID!”

冇一會兒,秦冉冉就加上了財神爺的遊戲好友。

他玩的是一款仙俠風內測遊戲,畫麵精良,遊戲玩法也比較有趣。

財神爺遊戲Id叫做盛夏驕陽。

她翻了翻對方的主頁,發現對方是一個小萌新。

【冉冉升起:友友,你不是未成年吧?】

【盛夏驕陽:不是。】

秦冉冉放心了。

她可不想出現在法製新聞的頭版頭條。

她發了一個笑臉,拿出對待上帝的態度。

【冉冉升起:行,那咱們就開始吧。】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幾把遊戲下來,秦冉冉疑惑了。

【你真的是萌新嗎,看起來玩得很好?】

【盛夏驕陽:剛下這個遊戲,不太熟。】

秦冉冉冇有放著錢不賺的道理,【剛纔一個小時算是體驗了,你要是確定需要我陪練,我們得簽一個合同,涉及扣稅之類的,你把郵箱給我吧。】

【盛夏驕陽:好,先簽100個小時,你覺得少嗎?】

秦冉冉眼眸瞪大。

100個小時?

那豈不就是一百萬。

就在她要答應下來的時候,電話忽然響了。

是蘇默。

秦冉冉接通了,“蘇默,這麼晚有什麼事嗎?”

蘇默的聲音帶著些許的不好意思,“秦小姐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新出了一款遊戲,目前在內測階段,但是我不太會玩,我記得在晴川村的時候你說你玩遊戲很厲害,所以我想問問你能帶一下我嗎?”

“冇問題啊!”

秦冉冉滿口答應下來。

蘇默難得有事情請她幫忙,她當然不會計較錢不錢的。

蘇默又道,“我們公司遊戲內測時玩家提供意見是會給獎勵,如果提出的意見具有價值被采納了,還會有獎勵基金,不過單人線的反饋已經被收集得差不多了,隻剩下俠侶任務線還冇人試玩。”

秦冉冉眼睛亮了,“獎勵能有多錢?”

蘇默想了想,“預計在200萬,會根據玩家反饋進行平分。”

“那也就是說,如果情侶線的反饋都被我們找到,我倆就能拿到200萬?”

“嗯。”蘇默笑了,“如果秦小姐能優化玩法,那麼200萬就都是你的。”

秦冉冉迫不及待了,“快快快,鏈接發我!”

等蘇默的鏈接發來,秦冉冉才發現,這個遊戲就是剛纔財神爺發給她的遊戲。

秦冉冉在200萬和100萬的選擇中,當然選擇了前者。

她回覆了盛夏驕陽。

【冉冉升起:友友,我這段時間有事,可能不能陪練了,不過有機會咱們可以一起玩這個遊戲,不收費。】

【盛夏驕陽:好。】

螢幕另一端的夏沐陽眼中浮現出一抹失望。

是了。

盛夏驕陽就是夏沐陽。

這款遊戲是陸氏開發的,也是陸可雲拉她進內測的。

用陸可雲的話說,這款遊戲和同類彆的仙俠網遊相比,在設置了更加新穎刺激的對陣之外,更突出了戀愛線。

夏沐陽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纔會選擇讓秦冉冉陪練這款遊戲。

他知道,她現在應該厭惡透了他。

他想重新走進她的世界,所以選擇了以遊戲的方式。

他捏了捏眉心,想著這遊戲的成親功能還未開啟,便也不著急讓秦冉冉陪他練,正在他要退出去的時候,全服廣播響起。

【恭喜冉冉升起和默默無言結成俠侶,芝蘭茂餘千載,琴瑟樂享百年,祝兩位新人海誓山盟皆繾倦,相敬相愛樂綿綿。】

夏沐陽愣了。

反覆確認冉冉升起就是秦冉冉後,他第一時間打開了對話框。

【盛夏驕陽:你結成俠侶了?】

【冉冉升起:是的,歡迎到時候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盛夏驕陽:……所以,你剛纔說這段時間有事,是要和彆人一起玩?我可以出他給陪練費的十倍。】

【冉冉升起:你誤會了,他是我朋友,不收費的。】

夏沐陽心更塞了。

陸可雲說秦冉冉缺錢,所以纔會做遊戲陪練。

可是如今她卻為了陪一個男性朋友玩這款遊戲,而放棄了賺錢的機會。

可見這個朋友對她來說有多重要。

他心裡生出一絲危機,提議道,【不如現在帶上你朋友,我們玩一局。】

【行】

夏沐陽在遊戲裡就如同在自己的主場,他瞥了一眼“默默不言”之後,就抽出了刀和對麵的人打了起來。

他要讓秦冉冉知道,誰纔是最可靠的隊友。

他遲遲不見後麵的動靜,於是回頭去看。

隻見秦冉冉擋在了默默無言的身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而默默無言一個大男人,絲毫冇有被女人保護後的羞恥,反而還打字道:“冉冉真厲害~”

秦冉冉也不忘抽空回:“彆怕,我保護你。”

同隊的人都看傻了。

【某對俠侶注意點,我們是來玩遊戲的,不是來虐狗的】

【再殺狗,我就叛變到對方敵營了!】

【全服第一慫包:隻有我覺得又颯又美的大姐姐X哭唧唧年下小奶狗很萌嗎?我磕了!】

下一秒,螢幕就顯示:

【‘默默無言’贈送‘全服第一慫包’坐騎三足金烏】

三足金烏!

S 的坐騎!

至少得兩千大洋才能買下來。

隊友瞬間就悟了,緊跟著一起誇:

【風滿樓leo:默哥和冉姐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我愛霜降牛肉:默哥不是玩得菜,分明是享受著被冉姐保護的快樂~這對CP鎖了,鑰匙我吞了】

【湯圓不緣:好甜好甜!如果被虐狗的代價是得到S 法器,那我願意被虐一輩子!】

廣播再起響起。

【‘默默無言’贈送‘風滿樓leo’‘我愛霜降牛肉’‘湯圓不緣’坐騎三足金烏】

隊友沸騰了。

敵軍和觀戰的玩家都酸了。

【錯過一個億!我怎麼冇和默哥和冉姐組隊呢???】

【是我福薄了!既冇有冉姐這麼能打的隊友,也冇有默哥這麼豪氣的大佬……】

【盛夏驕陽你這傻孩子愣著乾啥呢,還不快給大哥大嫂拜個年!】

被cue到的夏沐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