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大部分網友磕糖的彈幕中,也有一兩句酸的。

【嘖嘖,一雙手就激動成這樣,秦粉是冇見過男人嗎?】

【這年頭什麼人都能成帥哥?我需要去看封君澤和李憶唐洗洗眼睛!】

【秦冉冉粉絲好可憐~連這種糖都磕得下去,還真是不挑~】

秦冉冉當然看到了這些。

要不是她不想打擾蘇默的正常生活,她真想把人拉到鏡頭前,讓那些封君澤和李憶唐的顏粉看看什麼纔是優質男性顏值天花板。

當她那些酸雞跳腳的彈幕越來越多,她乾脆關閉了直播。

她擔心自己一個忍不住,把蘇默公佈在鏡頭中。

而蘇默以為是自己的行為不妥,連忙鬆開了手,紅著耳朵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冇事。”秦冉冉捧起了水杯,喝了一口薑糖水,替他解圍轉移了話題,“這個很好喝,謝謝。”

蘇默笑了笑,“你喜歡就好,就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

秦冉冉也覺得很巧,“你來這是旅遊嗎”

“不是,我每年都會有幾個月來這邊小住一段時間。”他抬頭看向了窗外,“這裡一到雨季,路就不太好走,要是不嫌棄你可以二樓客房住一夜,等明天一早我開車送你回去。”

“當然不嫌棄!你不知道,我現在住的地方看起來光鮮亮麗的,一到晚上熱水就不夠,每次洗澡洗到最後水都涼了。你怎麼還站著,快坐下——”

她抬手去拉他的袖子,想讓他坐下來。

可是當她碰到他袖口時,聲音忽的一頓。

他的衣服好濕。

好像兩隻手一擰,就能擠出水來。

是被雨澆的嗎?

秦冉冉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自己。

——她除了鞋子沾到了雨之外,其他地方都冇有被淋到。

不會是蘇默這個小傻子一路上光顧著給她撐傘了吧?

秦冉冉心中一軟,推著他往臥室走。

“快換件衣服,這樣會著涼的。”

蘇默就任由著她推著,臉上揚起一絲笑意。

等洗過澡,蘇默換好了衣服,就看到秦冉冉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廚房燈火通明,充滿著煙火氣。

他無數次在夢中夢到的場景,如今就實實在在地發生在麵前。

她好像比之前更瘦了。

哪怕圍裙係在了最前端,繩子也鬆垮地垂落在腰間,留出了幾分空蕩。

他曾經無數次看過她的背影。

或是紅牆綠瓦的宮牆大內,或是喪屍結群的末世未來,或是百鬼夜行的魔教石窟……

他也一直以為他能陪著她走得更遠更久。

可,天不遂人願。

後來,他們還是走散了,他在無數世界經曆著生老病死,用無數種身份想要尋找她的存在。

可是那些世界都冇有她。

他從小黑犬化身成了人,從呱呱墜地的嬰兒,再到垂垂老矣的老人,他每一次都帶著重逢的期待重複於人世間,也帶著遺憾進入下一個輪迴。

他很想抱抱她。

無關情愛,隻是想確定眼前所見並非幻想,不是夢中自欺欺人的騙局。

他也的確這麼做了。

他從背後擁住了她。

她瘦了很多,兩隻手臂不需要用力,就能把她整個人環在懷裡。

秦冉冉身子一顫。

確認是蘇默後,才忍住了過肩摔的衝動。

畢竟蘇默能有什麼壞心思?

“蘇默,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而蘇默冇有說話。

他反而垂下了頭,把額頭抵在了她的肩膀上。

他比秦冉冉高出一個肩膀,此時他彎著腰,從後麵看,寬肩完全遮擋住了秦冉冉的身型,好像把人圈在了懷裡。

秦冉冉把手搭在了他的額頭上,“身上怎麼這麼燙,不是啊,冇發燒啊——”

她意識到她的手剛浸過溫水,感覺不準,就把頭探過去,用額頭貼了貼他的頭。

“好像是有點燙,我扶你回去休息——”

蘇默臉又紅了幾分,一雙瀲灩的眸子映著廚房的暖光,看起來彷彿揉碎了天上的星雲般迷離。

他好像是有點發燒了……

秦冉冉關了火,扶著他回房休息。

她剛把人放到床上,想要關門離開,袖子就被人猛地拉住,她一時冇有防備,整個人也跟著跌進了床上。

床很軟。

她一躺上去,人陷在了裡麵。

她不禁打了一個嗬欠。

今天又是賣瓜又是躲雨,冷不丁躺在這麼舒服的床墊上,整個人都放輕鬆了,睏意也席捲而來。

她用強大的意誌力支著眼睛,想把自己的手從蘇默手中抽出來,可是他哪怕睡了過去,手卻仍然緊緊攥著。

她的意誌力也消耗殆儘,眼皮不爭氣地閉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

“嗡嗡嗡——”

鬧鐘聲音響起。

秦冉冉睡眼惺忪地暗滅了鬨鈴,眯眼看了看手機的時間。

九點了。

她看著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陷入了沉思,腦子還有些發懵。

這是早上了?

怎麼外麵天這麼黑?

她還是有點困,翻過身繼續睡,結果撞在了一個溫暖的懷裡,

她眼睛睜開一道縫,就看到了一張放大的睡顏。

——蘇默?!

秦冉冉又往下看了看,在門外微弱的光線下,昏暗臥房中的蘇默衣襟散亂,露出結實薄韌的胸膛……

秦冉冉一下子睡意全無。

她難不成在睡夢中化身禽獸,霸王硬上弓了蘇默?!

這個荒誕的念頭在腦海浮現一秒鐘後,她的腦子才徹底恢複了清醒,想起了前因後果。

她又看了眼時間,9:00後麵還跟著“晚上”兩個小字。

她舒了一口氣。

兩個小時,倒真不至於發生啥,好在她也冇有X蟲上腦,毀了蘇默的清白。

秦冉冉托著頭,好以整暇地欣賞著蘇默的睡顏。

心中再一次感歎這人渾身上下冇有一處不是長在她的審美點上。

她收回了目光。

擔心再看下去,真的有可能控製不住自己,於是抓起手機匆匆離開了房間。

她並不知道,她關上臥室房門的同時,原本睡著的蘇默驟然睜開了眼眸,眼底一片清明。

……

此時此刻,心動小屋中。

所有人已經結束了今天直播,回到房間休息。

李憶唐無意識地點開了直播軟件,就看到首頁推薦了一個配字是【性感秦王,在線反詐】的直播間。

他恍惚想到了昨天裝神弄鬼的秦冉冉,唇邊露出一絲笑意,點了進去。

下一秒,一個戴著帝王頭冠的人出現在螢幕裡。

“大家好,我是秦始皇,我服用了長生不老藥並冇有死,一直沉睡到現在,在西安我有100噸黃金,需要2萬元解凍,二維碼就在螢幕下,請家人們有錢出錢,待朕挖出黃金,定封你們為護國大將軍,統領三軍!”

李憶唐以為自己點錯了,退出去後又重新點進來。

冇錯。

無論退出多少遍,這個喊著“我,秦始皇,打錢”的人就是秦冉冉。

鬼使神差,他掃了螢幕下方額二維碼。

結果蹦出來一個黃色滑稽臉。

【看吧,你被騙了吧,快快下載反詐中心app,讓騙子無從下手!】

李憶唐:“……”

是他大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