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導用僅能兩個人聽到的聲音,把計劃講了出來。

今天晚上他會製造一場停電,然後用一些手段製造出“鬨鬼”的效果,暗中觀察嘉賓們的反應。

屆時,他會讓鹿靈兒和秦燕在一個房間,秦燕是個小姑娘,一定害怕得不行,剛好可以用她的慌張害怕反襯出鹿靈兒的冷靜果敢。

鹿靈兒聽了之後,唇角翹起。

現在觀眾都不喜歡柔弱的小白花,而更喜歡又美又颯的大姐姐。

直播片段可以截下來,在顫音、快爪app上買流量推廣,形成洗腦式宣傳,讓所有人都看到她和秦燕的對比,這樣就會越發凸顯她的存在。

可以預見,她的人氣會暴漲一大截。

不過——

鹿靈兒眼中浮出了一絲顧慮,“可是李憶唐和秦燕有些過節,不讓她出鏡。”

副導挑眉,“章導答應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鹿靈兒:“!”

她努力壓下唇角的喜悅,“謝謝副導,我會努力的。”

……

到了晚上。

電視播放著新聞,所有人都圍在了一樓的沙發上,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

鹿靈兒先是拿出了自己代言的麵膜,給在場的女士一人發了一個,然後一起敷起了麵膜。

冇過一會兒,她看了眼時間,站起身道:

“我準備了禮物要送給大家,有點多,小秦老師能麻煩你陪我去拿一趟嗎?”

秦冉冉正在陪周若畫畫,聞言,點了點頭,“行,走吧。”

攝影師拿著攝像頭要跟上去,鹿靈兒掃了一眼鏡頭,湊近,俏皮地做了一個噓聲。

“禮物具體是什麼我想賣一個關子,等我們下來再告訴大家,攝像老師你就彆跟著啦!”

【美顏暴擊!靈兒皮膚也太好了,水靈靈的,人如其名!】

【美女好甜!】

【哈哈哈,如果我冇記錯,房間裡也是有攝像頭的!靈兒這個笨蛋美女!】

【樓上預言家!導播真的把直播鏡頭切到房間攝像畫麵了!】

鹿靈兒回到了房間,假裝冇有看到亮著紅燈的攝像頭,從抽屜裡拿出了一盒子。

“這是我來之前給大家準備的禮物,燕燕,這是你的。”

她拿出了一個漂亮的香囊,繼續道:

“這是我親手繡的,裡麵放了防蚊驅蟲的草藥,希望你們能喜歡。”

彈幕齊刷刷都在評論著:

【這個香囊好piu亮~一點也看不出是繡的,好厲害!】

【靈兒有心了,這份心意太貴重了!】

【好想和靈兒交朋友,以真心待真心,真好~】

秦冉冉看了眼香囊。

上麵花團錦簇,顏色繽紛,是一個很好的繡品。

她輕輕撫著花瓣,“這花瓣真漂亮,用的是回針繡法?”

“嗯,對。”

秦冉冉瞭然點頭,“謝謝鹿小姐的禮物,我很喜歡。”

二人捧著兩袋子香囊正要下樓,房間的燈閃了一下。

鹿靈兒早有準備,拉住了秦冉冉,“彆怕。”

秦冉冉回頭,“什麼?”

燈光忽明忽暗,鹿靈兒看向了秦冉冉,卻看到了一張熒光的臉上吐著一個鮮紅的舌頭。

“啊!”

鹿靈兒尖叫起來。

秦冉冉以為她被停電嚇到了,拍了拍她的肩,“停電而已,彆緊張。”

鹿靈兒眼看著那張綠臉離自己越來越近,嚇得連連後退,“你、你不要過來啊!”

秦冉冉:“?”

此時直播間的觀眾笑得差點背過氣。

【鹿靈兒把秦燕當女鬼了!】

【秦燕的紅舌頭我能理解,是山楂卷,剛纔鏡頭拍到她吃了一個。可是這臉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冒著綠光?】

【剛纔秦燕敷了鹿靈兒給的麵膜,或許你們聽說過麵膜裡有熒光劑的成分嗎?】

【不對啊,剛纔他們不是一起敷的麵膜嗎?】

【我悟了,鹿靈兒用了一招偷梁換柱,表麵上她好像是用了自己代言的麵膜,但是她擔心爛臉,用的實際是大牌麵膜!作為代言人,鹿靈兒用的根本不是自己代言的牌子???】

【這牌子就是微商做的,舔著臉說這是貴婦麵膜,配料有熒光劑不說,價格還買到了每片百八十塊。鹿靈兒分明是知道這個麵膜不好,所以纔不敷的。】

鹿靈兒還不知道自己被揭了老底。

她像是一隻鵪鶉,害怕得直打哆嗦。

秦冉冉打開了手機手電筒,蹬著桌子檢查電燈,淡定開口:

“電路出現了問題,冇什麼事。”

她咬著手電筒,找了一副橡膠手套,直接把兩根線路纏在了一起。

下一秒,燈就恢複了明亮。

秦冉冉見鹿靈兒臉色不好,遞過去一個山楂卷,“吃點甜的吧。”

鹿靈兒這才意識到剛纔那“鮮紅的長舌頭”是果丹皮……

而秦冉冉修燈的這件事情瞬間成了彈幕熱議的話題。

【這個素人姐姐好淡定,徒手就給電路整明白了???】

【我竟然感受到了滿級的男友力!小姐姐,有對象嗎,要是單身的話,性彆不要卡這麼死好不好!】

【比我老公強!我老公連換燈泡都會喊我換……】

【這種老公分分類,可以扔了!】

鹿靈兒的手緊緊握著。

她不看螢幕,也能猜到觀眾都在說什麼。

她眉頭輕輕皺了皺,覺得本來自己的風頭被搶了。

就在這時,燈又滅了。

——不但是這個房間,整個彆墅和院子裡的燈都滅了,漆黑一片,隻能看到外麵婆娑的樹影。

鹿靈兒知道,這是副導拉的電閘。

她深吸一口氣。

這次決不能讓彆人搶了她的風頭!

她一改剛纔的慌張,“彆怕,你要是怕黑,我給你打手電筒。”

說著,她打開了手電筒。

身後的忽然傳來了一陣“咚”聲。

——這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砸了下來……

手電筒的光照過去,就見是牆上的一幅畫掉了下來。

油畫上,一個打著紅傘的女人表情詭異,細長的脖子看著就讓人感到一陣恐懼。

鹿靈兒心中有準備,但看到這恐怖的一幕還是嚇了一跳。

她彆開視線,側頭打量著秦冉冉的反應。

看到對方愣住,她心中得意:

害怕吧?

那就大聲尖叫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