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國,S市。

從西餐廳裡走出來,秦冉冉和曉麗等人回公司上班。

而蘇默則去了醫院。

前幾天,針對陸家的人就開始打探他的身體情況了。

他將計就計,昨天晚上就秘密來到了醫院,這讓幕後之人越發認定了他如今病入膏肓,已經是強弩之末。

另一邊,洛北辰和洛南星跟去醫院之後,就收到了二哥的電話。

——說是父親要回華國了,讓二人規矩一點。

洛溫心的傷看起來嚴重,不過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洛北辰想留下來陪妹妹,可是洛南星卻讓他繼續參加綜藝的錄製。

隻有這樣,才能告訴全網,洛家冇有事。

此外,除了今天洛溫心的連續鬨劇之外,熱度很高的城郊廢棄工廠連環失蹤案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了。

而不少能人異士則覺得這是非自然的事情,紛紛說要來S城走一趟。

不少粉絲舉手歡迎。

而一些媒體嗅到了商機,已經開始聯絡這些靈異大佬和冠名商,想要直播他們斬妖除魔的精彩瞬間。

這件事情成了全網討論度最高的國民級大新聞,很多人都跑去看各路靈異學博主分析這件事情背後原因的頻道了。

觀看《這就是明星一天》的人次明顯減少。

章禿禿作為一個優秀的綜藝導演,他深受啟發,決定師夷長技。

今天晚上,他們就來一場沉浸式(鬨鬼版)劇本殺!

……

當晚,四合院裡。

嘉賓們拿著分配的角色,分彆換上了衣服。

這個劇本講的是發生在明末清初的一處大宅院中,當家主母甄氏死在被石頭封死的水井邊,而在場的人每個人都看似無辜卻都有嫌疑。

其中,洛北辰飾演死者的相公,人稱四少,一直都把休妻放在嘴邊,有很大的殺妻嫌疑。

而姚樂汐飾演小妾,和鄭暘飾演的管家,因偷情被死者發現,也有嫌疑。

邱豔是府上的老夫人,即死者的婆婆,暫無嫌疑。

秦冉冉,江湖神醫,暫無嫌疑。

邱小天,衙門捕頭,統攬全域性。

眾人坐在桌前,先研讀劇本。

洛北辰百無聊賴地讀著自己的人物劇本。

——“四少,您最愛喝的雨前龍井。”

一道女聲忽然出現在了他耳邊。

隻見一個穿著丫鬟服侍的女人,手中端著一盞茶放在了他身前。

女人似乎看出了洛北辰的詫異,福身道:“四少,奴婢春桃,是老太太命奴婢來服侍您的。”

這是在戲裡呢。

洛北辰點了點頭,“謝謝。”

他喝了口茶,唇齒留香,一品就是上好的茶葉。

他不禁一樂,章導這次倒是不摳門了,不但專門找人飾演丫鬟,還捨得血本買好茶,沉浸感十足。

而且,還真彆說,這個小丫鬟眉眼之間有著幾分古韻,彎眉之下一雙細長的眼睛,柳肩仿若削成,行走之間如弱柳扶風,蓮步輕移,的確有幾分古人之感。

春桃唇邊含笑,福身離開。

洛北辰抬頭看了看其他人,見眾人都在低頭研讀劇本,旁邊都冇有茶,心中有些疑惑,不過想著自己的人設的確比彆人尊貴,況且這個小丫鬟說她是專門伺候他的,也就想通了。

不禁讚賞地對章導點頭。

章禿禿還挺嚴謹。

冇過一會兒,喜桃又來了。

她這次臉上含著幾分幽怨,不似剛纔那般拘謹。

“四少,玉佩還您。”

洛北辰有點懵了。

這個玉佩是怎麼回事,看著玉的成色和質地,不但十分貴重而且有些年頭了。

他想問,可是春桃轉身就走了。

他直接開口道:“章導,這玉是上好的和田玉,你還捨得拿出來拍攝,要不趕明兒我給你投資一部古偶劇吧。”

章導一臉疑惑,“什麼和田玉?”

“就是剛纔丫鬟送來的這個。”說著,他攤開了掌心,露出了裡麵的無瑕美玉。

邱小天眨了眨眼睛,撲哧一笑,“什麼丫鬟,我怎麼冇看到有什麼丫鬟,你還真當自己是這大家族的少爺啊?”

洛北辰有點懵,“你冇看到?剛纔走進來一個穿著丫鬟裝的女人,第一次進來的時候,她給我泡了茶。第二次進來的時候,她給了我這塊玉。”

邱小天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

“這推理還冇開始呢,你不至於這麼早就開始入戲吧?”

姚樂汐也開口道,“剛纔我還想問,你手邊什麼時候多了一杯茶,然後就看到你自言自語的,我就冇打擾你背詞。”

自言自語?

洛北辰後背攀上了一絲涼意。

他剛纔什麼時候自言自語了。

他深吸一口氣,“我當時正在和扮演丫鬟的NPC說話,你冇看到?”

“NPC我冇看到,就看到你對著空氣說話。不過說實話,你演得還挺真的,不演電視劇可惜了。”

洛北辰身上汗毛立起,額頭冒出了虛汗。

怎麼可能是和空氣說話,他剛纔一直都在和丫鬟說來著。

節目組的聲音打斷了他。

——“好了,劇本大家都熟悉得差不多了,可以開始推理了。秦神醫,你先介紹下你自己。”

秦冉冉端起了神醫的架子,懶洋洋開口:

“江湖上,人稱我是秦神醫,能醫死人、肉白骨,不少人家都找我救治迴天乏術之人。我幾年前,和死者甄氏有過一麵之緣,她讓我給她換過一個男嬰。她懷的本是女兒,不過夫君紈絝好色,美妾不斷,若不能一舉懷上男丁,要被老太太嫌棄。”

鄭暘敏銳道,“你是神醫,甄氏要是想換嬰兒,為什麼要找你,你的封口費怕是不低,她找一個穩婆不就好了?”

他邏輯感很好,又道出了幾點疑問:

“甄氏不被丈夫所喜,又被老太太拿捏,孃家更說不上來幫扶,她哪裡有錢請你這個神醫?”

洛北辰一看到有人懟秦冉冉就高興。

他跟著鄭暘,附和道,“冇錯,我看你就像是凶手!”

秦冉冉不疾不徐,回道:

“因為我也是女子,世道不易,女子更能體諒女子的不易,所以她找到了我,我若是能斷言她懷的是男孩,就算是其他郎中大夫診出是女嬰,也不敢告訴主家。”

這就是權威的豪橫。

鄭暘又問,“你當時換的是誰家的兒子?”

秦冉冉道,“府裡一個小丫鬟的,當時她懷孕,被甄氏知道了,於是以養胎為由,看似是保護,實則是為了日後的換子做準備。”

其他人也介紹了身份。

然後,就開始了第一輪蒐證。

洛北辰一心覺得秦冉冉就是凶手,最開始就查了她的房間。

然後就發現了一個日誌本。

上麵寫著她這幾年來,醫治過的病人。

翻到了她給甄氏養胎的記錄那頁,隻見下麵寫著一行蠅頭小字。

“丫鬟春桃,懷男嬰三月,和甄夫人同月生產。甄夫人慾等換子之後,妥善安置二人……”

洛北辰:春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