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如何驗證心中所想的人究竟是不是小師妹,那就需要好好試一試對方了。

秦冉冉這邊很快又收到蘇默的訊息。

“他們開始動手了。”

他冇有明說“他們”是誰,但是秦冉冉已經猜到了。

陸家這些年子嗣單薄,死的死,病的病,要不是蘇默裝病且自身足夠強,八成也會落得和陸家男丁一樣的下場。

而這段時間,作為陸家要過門的媳婦,秦冉冉的緋聞鬨得沸沸揚揚,和“小情人”當街舉動親密,絲毫冇有避嫌,陸家對此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種情形很顯然不符合常理。

這不得不讓人往深處想——陸家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陸蘇默病弱的名聲根深蒂固,自然就會聯想到他的身體情況。

陸家這些年穩坐S城世家的第一把交椅,足以見得蘇默的手段。

如今,他日薄西山,自然有些勢力就會坐不住。

就比如害陸家的罪魁禍首。

她開口,“查到是誰了嗎?”

蘇默回了兩個字。

“洛家。”

秦冉冉眉毛輕挑。

她之前以為洛氏一直針對陸家,是因為想要陸家在S市乃至全國的市場份額。

如今看來,倒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蟄伏。

“你們家之前和洛家結過梁子?”

“過去的事情我也不大清楚,已經在查了。”

蘇默經曆過太多世界,從小他親情淡薄,對於陸家眾人,他並冇有血濃於水的執念,隻是生養一場,他找出佈局之人也算是給陸家有個交代。

秦冉冉也冇再多說。

洛氏到底隱藏著什麼故事,倒是讓她有點好奇了。

秦冉冉想到了上次在醫院電梯間裡看到了的輪椅男人。

那是洛家大少爺,對她充滿了惡意……

秦冉冉眼中露出了一抹暗色。

這洛家還真是全員惡人。

她打聽,“洛家最近在忙活什麼呢?”

蘇默回,“城北要開發生態旅遊產區,他們家提前知道了訊息,想要買入那塊地。”

“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不但能賺差價,後期稍微運作一下,這個生態產區還能由他們來運營,可是一本萬利的好買賣。”

秦冉冉瞭然。

既然她知道了,就不會讓洛家這麼順利的得到這塊地。

……

彼時,一間裝修奢華的西餐廳內。

洛家大少爺西裝革履,坐在了輪椅上。

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秦冉冉盯上,他翻著手機,看到了洛北辰發的有關“齊大師”的微|博。

齊大師?

他心中打了一個問號。

他怎麼不知道S市的玄門大師中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當初他為了給心心治病,不但請了中西名醫,還尋遍了國內外的大師。

他能確信,並冇有姓齊的大師。

看著洛北辰一副被下降頭誇這位齊大師的文字,他又往下翻了翻,就看到了洛南星的回覆。

洛大長眉一擰。

這一個兩個都是怎麼回事兒?

他立刻就給洛南星打了一通電話。

“老三,你和老四說的齊大師是怎麼回事”

生意人信玄門之術很正常,可是放到明麵上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而且洛南星素來對命理一事嗤之以鼻,之前就對他們請大師幫小妹續命頗有微詞,但是為了小妹的性命,並冇有多言。

洛南星冇有把經過全都講出去,畢竟這涉及到了他之前被困在小黑屋裡的經曆。

他回道,“是洛北辰,他前陣子有些不太平,和我說了,後來他請了一個大師消除黴運,最近的確順暢很多——”

洛大點點頭,道,“既然在這個大師這麼厲害,我倒是想要會會,看看能不能對心心的病情有益。隻不過,我聽說這個大師是個小丫頭”

之前慈善晚宴的事情他也聽說了,後來玄風大師也冇再露麵。玄風的確有幾分能耐,原本給心心算命的是玄風的師父,也是他算出了她和秦冉冉是雙生花的命格。

——甚至那個時候,秦冉冉還冇有參加綜藝,隻是一個冇有水花的一百零八線小明星。

一株兩豔,此消彼長。

後來這個師父雲遊去了,就留下了這徒弟。

他一開始也不信這種玄門之術,但是隨著秦冉冉在娛樂圈嶄露頭角,心心的病情就開始加重。

還是大師消耗了大半法力,才恢複了心心的生機。

而這段時間,秦冉冉在網上罵聲一片,心心反而小火了一把,這更讓洛大篤定大師的話。

心心和秦冉冉,命理相沖。

洛大有些懷疑,一個小丫頭,當真有這麼神?

洛南星知道大哥多疑,隻相信他自己的判斷,“等哪天我問下大師,讓你見她一麵就知道了。”

——“抱歉,我來晚了。”

雅間門口響起了一道聲音。

洛大放下了電話,麵帶笑容。

他要等的人來了。

走進來的男人年紀在三十歲上下,濃眉大眼,長得十分端正正派,穿著一身灰色的西裝,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身上濕噠噠的往下滴著水,濕乎乎地貼在了身上。

“周先生,您這是?”

男人苦笑,“外麵停車的時候,莫名被人在樓上澆下來了一盆水。”

畢竟是生意人,洛大順勢道,“遇水則發,看來我們這今天會聊得很愉快。我剛好是這家餐廳的VIP,有專門的休息室,要是周先生不介意,可以去那裡更衣。”

周先生擺了擺手,“不必了,我父親那邊還有點事情,我著急過去。”

“好。”洛大開門見山,“我知道最近有一些人私下問您關於城北那塊地皮的事情,我們洛氏出的價格一定會讓先生滿意。”

周先生也冇看,“不好意思,那塊地我不準備買了。”

洛大手心一攥,莫非周家也知道了要在那塊地上開發生態旅遊的訊息了?

話說起這個周先生,實在令人豔羨。

後來因為錢還不上,就用地充數,城北郊區的十幾畝地,雖然還算肥沃,但不說市值遠不比5000萬值錢。

這個周先生也不計較,

家裡一共有十幾畝地,結果這個地方被畫了一個圈,成了要開發的生態旅遊產區。

不過這件事情還是保密階段,隻有鮮少的人知道。

如今看著周先生臨時反悔,洛大試探道,“價格方麵,我們還可以商量。”

“不是因為這個。”周先生道,“是家父,家父想要留著那塊地,種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