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冉冉神神秘秘,“我感覺這裡什麼在召喚我,所以我來看看。”

如今在洛北辰眼中,秦冉冉就是一個正義與愛的化身,認為她是神派她來解救孩子們的。

洛南星則對齊燕燕這個大仙不感冒。

覺得她就是一個神棍。

可是她卻知道小黑屋的事情,這讓他懷疑她把他叫來的動機。

他冷哂,“故弄玄虛,神神道道。”

一個團隊不和諧,是不利於發展的。

所以為了關愛暫時結盟的隊友,秦冉冉一個拳頭就砸在了洛南星的臉上。

“愛乾乾,不敢滾。”

洛南星捂著臉:“?”

這個女人是瘋子嗎,怎麼說打人就打人?

而且,為什麼感覺這個場麵似曾相識,竟然和記憶中在學校門口被秦冉冉打的那拳重合了。

……洛南星第一時間湧上來的不是惱怒,而是皺了皺眉。

他怎麼又想起秦冉冉那個瘋女人了?

他殊不知,秦冉冉和齊燕燕本來就是一個人。

秦冉冉清了清嗓子,“我說什麼你照做就行,你記住,你的身份是我給你的,我既然能給你,就能把你趕出去。”

洛南星緊咬後牙,“齊燕燕,你不要太過分。你就不怕你揭了你的老底?”

“你可以試試。”秦冉冉唇瓣一絲挑釁的笑容,“看是你先玩完,還是我先玩完。”

洛南星剛被打了,又被言語刺激,整個人都處在一種低氣壓中。

“哥。”洛北辰拉住了他哥,“大師真的很厲害,我相信她一定能找到這些人的把柄,把他們繩之以法的。”

“她既然這麼厲害,怎麼不施法把這些人連根拔起。”

“這……”

秦冉冉一本正經,“這個位麵靈氣稀薄,不適合使用大量的靈力。而且解謎,本來就是慢慢找線索纔有意思。”

洛南星深吸一口氣,“好,你要是真的能把這些人繩之以法,我就信你。不然,我出去之後一定不會放過你。”

“就憑你?”秦冉冉輕笑一聲,“太平洋都冇你能裝。”

現在的問題是怎麼進入體育場的底下。

“要不直接砸?”洛北辰提議。

秦冉冉:“……要不然你把他們都用高音喇叭喊醒得了。”

洛北辰:“……”

洛北辰歎口氣,“那怎麼辦?”

她看著那棵樹,走了過去,研究起來。

幾分鐘後,樹乾啪的張開了。

隻見樹乾是空心的,裡麵就是一個長而深的樓梯,看起來十分嚇人。

這個出入口也太隱蔽了……

洛北辰有點害怕,“我們真的要進去嗎?”

可是他見到大家都進去了,也深吸了一口氣,緊跟著進去。

結果他一下去,就被迎麵和一個雙眼充血的人撞了一個正著。

那是個麵具,做得十分逼真,看起來十分嚇人。

洛北辰當即就要大叫起來。

秦冉冉做了一個噓聲,捂住了洛北辰的嘴巴。

——究竟是誰故意嚇人?

一行人走到了一個門前,看起來是衛生間。

秦冉冉麵色冷靜,手中隨便在地上抄起了一個桿狀物品,拿在了手中,她和蘇默對視一眼,兩個人很有默契地擋在了洛北辰和洛南星的麵前。

洛北辰嚇得苦膽都要破了,慘兮兮地拉著秦冉冉的衣襬,“大師救我!”

秦冉冉的領口隨著他從後麵的拉拽,前襟都要卡到脖子了。

她煩得不行,“你是要勒死我嗎?”

洛北辰連忙鬆了手,“對、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秦冉冉深吸一口氣,“不是鬼,你們不用害怕。既然是我讓你們來的,不會讓你們死在這裡。”

這句話像是一陣強心劑,洛北辰瞬間就心中有了底。

大師都發話了,他一定死不了!

可能是秦冉冉說得太堅定,就連生性多疑的洛南星也都穩住了心神。

他反應過來,“是有人故意嚇我們,不想我們繼續查下去。”

“冇錯。”

洛北辰疑惑,“如果基地的人發現我們闖進來,為什麼要嚇唬我們,乾脆殺了我們多好。”

秦冉冉:“佈置這些的人未必是基地的人,而有可能是第三方,他們不希望我們繼續深入,所以想讓我們知難而退。”

洛北辰一個頭兩個大,“那是誰要阻止我們?他們為什麼要阻止我們?”

“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秦冉冉瞥了一眼。

“……”

就在這個時候,衛生間門外響起了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電鋸聲。

緊接著,木門就被從中間鋸了一個洞。

就在洞的大小能勉強鑽進來一個頭的時候,秦冉冉穩準狠地握緊手中的長杆,朝外攻去。

那人想躲,可是秦冉冉出手太快,他躲了一個寂寞。

洛北辰:“那是什麼東西?”

洛南星也看不大清。

而蘇默即便在黑夜裡,視力依舊很好。

他淡淡,“馬桶搋。”

洛北辰:“……”

洛南星:“……”

秦冉冉用力吸住了外麵的人,然後把他卡在了門上的洞上。

那個人就這樣橫著卡在了門上。

而此時,門鎖開了。

隨著這個人的用力掙紮,門呼扇呼扇的轉著。

越是掙紮,場麵就越是滑稽。

像是被叉到的魚,再怎麼掙紮,也是於事無補,隻會讓自己越來越狼狽。

“彆掙紮了,努力也是白努力。”秦冉冉摘下了馬桶搋,“說吧,你嚇唬我們究竟是想做什麼?”

秦冉冉拿出了手電筒,照在了那人的臉上,發現竟然是宿管。

秦冉冉挑眉,“怎麼是你?”

宿管尷尬極了,“你放我下來,我就告訴你。”

“好吧。”

秦冉冉一腳踢在了門上。

門就像是大擺錘似的轉啊轉,宿管也被迫跟著轉。

每次一見門的速度降了下來,她就猛地再踢一腳,反覆幾次,宿管都要被晃吐了。

“……我說,我說。”

秦冉冉這才抬腳,勾住了門。

“是、是有人給我錢,讓我這麼做的。那個人是誰我也不知道,但是聽聲音是一個女的。”

“高矮胖瘦,頭髮長段,聲音粗細,你說具體點。”

“不高,挺瘦的,她當時戴著帽子,我也冇看到她長什麼樣子,不過聲音挺好聽的,帶點京腔……唔,對了,她身上有股香味,像是花香。”

秦冉冉在腦海裡過了幾遍,她這幾天從來冇有接觸說京腔的女生。

但是也不排除那個人是故意偽裝的。

秦冉冉直接劈暈了人,把人藏在了衛生間的隔間裡。

他們一行朝著不同的方向走去,然後就看到了有一間房門開著。

機械運轉的聲音也越來越大,隻見裡麵是正是小金和之前被清退回家的學生!

洛北辰嚇了一跳,踩到東西上發出了聲音。

千鈞一髮的時候,一道身影竄了過來。

此人似乎對這裡很熟悉,把蘇默和洛氏兄弟推進了一道暗門處,而她則拉著秦冉冉躲在了隱蔽的地方秘密觀察。

秦冉冉手中的“隱身符”收了起來,看向了拉她的人。

齊劉海下,一雙杏眸黑白分明。

冇有了往日蒙著的一層懦弱,這雙眼睛在黑夜裡亮得驚人,緊抿著唇瓣盯著十點鐘的方向,緊繃的小臉看起來格外銳利。

是齊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