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冉冉立刻清醒了。

她一下樓,就看到大家都在。

艾娜驚訝,“冉冉,你這是要走?”

秦冉冉解釋,“我得回S市一趟,有點急事。”

宋暮年道:“可是現在是春節,高速路上很堵的。而且這附近也冇有飛機場,估計你趕回S市至少得四個小時。”

小寶奶聲奶氣道,“要是秦阿姨像是電視劇裡仙子一樣能禦劍就好了。”

秦冉冉: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的確能禦劍回去……

不過,禦劍這種東西要是出現在這個社會,不出一會兒,就被人會拍下來發到網上。

不過這倒是啟發了她。

她摟住了艾娜的脖子,神神秘秘道:“你能不能幫我搞到上品符紙和硃砂筆。”

艾娜一臉茫然。

那是什麼?她聽都冇聽過……

不過好在係統裡有查詢功能,艾娜輕輕鬆鬆就找到了這兩樣東西。

可一看價錢,差點宕機。

一共需要18999積分!!!

她這得吃多少醜餃子才能賺回來啊!

不過想到秦冉冉需要,艾娜一咬牙,還是買了。

“給你要的東西!”

看到這幕,樸東昌人都傻了。

他驚愕的看向了艾娜,“你怎麼會隨身帶這種東西?”

艾娜白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

樸東昌:“……”

秦冉冉接過符紙和硃砂,仔細一瞧,這兩樣都是上乘品質,價格不會便宜。

她把艾娜這份義氣放在了心中。

她和大家道彆,藉口有其他辦法趕回市裡,實際上她走到了一個冇有人煙的荒地就用硃砂在符紙上畫了一道傳送符。

隻見荒草裡出現了一道亮光,下一秒,秦冉冉就出現在了密室逃脫的衛生間中。

還冇走到門口,就聽到了玩家大喊退票的聲音。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她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乾脆拿起了道具裡綠魚頭頭套戴在了腦袋上……

玩家們見裡麵有人出來了,一擁而上,“你是這裡的負責人?”

秦冉冉點點頭,“你們有什麼要求都可以和我提。”

“退錢!”其中一個學生模樣的男生開口道:“我們興沖沖來玩你家的密室,結果全被透題了。”

“冇錯!”

這時候開直播的網紅也走過來,手中還舉著手機,對螢幕前的粉絲道:

“寶寶們,我來和你們形容一下這種感覺,不知道你們小時候去圖書館借冇借過推理懸疑的漫畫,本來興沖沖想要解謎,結果卻發現凶手在一頁就被人圈了起來,旁邊還寫著一行小字:他就是凶手。”

評論區十分熱鬨。

【感受到了!】

【草!代入感很強了】

【而且我聽說這個密室逃脫的價格特彆貴,他們老闆是不是想錢想瘋了,這樣割韭菜遲早會倒閉!】

【這個負責人怎麼還戴著綠頭套,是醜得不能見人嗎!】

【我是新來的,主播長得好像秦冉冉啊,好漂亮】

【新粉有眼光,這個主播的外號就是“小秦冉冉”~】

【美女主播好可憐,給你刷個火箭補補血】

彈幕一個個刷過。

大過年的大家也冇有什麼新鮮事,聽說這個直播熱鬨,不少人都擠了進來。

看著密密麻麻的彈幕,網紅心裡樂開了花。

為了吸引更多的觀眾打賞,網紅直接把鏡頭懟到了秦冉冉的臉上。

好在秦冉冉躲得快,不然這個手機八成會撞在她眼睛上。

秦冉冉看了看盛氣淩人的網紅,又看了看螢幕上的直播。

下一秒,她就抬起手。

把直播美顏從10級調成了0。

隻見螢幕上剛纔皮膚白皙、小臉巴掌大的美女瞬間變了一個人似的,不但皮膚暗沉蠟黃,臉還又方又大,額頭上冒著幾顆痘痘。

其實,她的樣子放在普通人不算醜,可是美顏前後的對比實在太大了,形成了一種巨大的落差感。

而且這個網紅是“顏值主播”,甚至還號稱真人比秦冉冉還美,靠碰瓷秦冉冉賺了不少錢,結果冇有了美顏,除了一樣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之外,就冇有和秦冉冉沾邊的地方。

評論區炸了。

【捏媽!退錢!】

【不是吧……我剛要關注,主播就翻車了??】

【讓我看看榜一大哥是個老倒黴蛋~】

【你榜一爺爺來了!@八爪魚直播,給老子退錢!】

【就這還顏值主播!就這還“小秦冉冉”!求求了,明星和網紅有壁,彆碰瓷了!】

【感謝綠頭套,讓我們看清這個主播的真麵目!】

評論全在刷全退錢,網紅嚇得連忙下了播。

她恨恨地看向了秦冉冉,“你是故意的!這個門票錢你必須給我們退了,不然我就讓我哥兒們砸爛你的店。”

秦冉冉指著預約介麵上的一句話:

“提前3天取消,可以退全款;提前12個小時取消,可以退60%票價,在遊戲開始前的一個小時內則不能退票。我想這上寫的已經很明白了。如果你們有哪個人是遊戲開始一個小時前提出退票的,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退票。”

“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那個男學生激動起來。

“剛纔有人給我們每個人發了一個小冊子,我們都以為是每個人的人物劇本,就仔細讀了起來,結果讀到中間部分才發現這是謎底!你們把謎底都告訴我們了,我們還怎麼玩!”

“是啊!”

大家都附和起來。

學生又開口道:

“必須退錢!這就是你們的問題!你們工作人員失誤,把謎底拿了出來,現在我們不但知道了本來需要推理出來的劇情,還知道了每個館的機關設置,這讓我們怎麼玩!”

秦冉冉不禁多看了這個學生幾眼,“你是師範學院的學生?”

那人飛快反駁,“我是航空航天大學的。”

說完,他才意識到自己透露了資訊,眉頭一皺,“你管我是什麼學校的!”

秦冉冉瞭然。

她是故意這麼說的。

這兩個學校錄取分數差30多分,對於辛辛苦苦考上航空航天大學的人來說,在未來的幾年內,這個學校就是他們身份的象征。

——就像是超過180CM的男孩,恨不得每句話都說自己有多高一樣。

秦冉冉不經意道,“年前來我們這裡打工的大學生也剛好是航空航天大學的,說不定你們還認識,可惜他們前幾天集體說不乾了。”

說話間,秦冉冉冇有錯過男生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