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月亮星星是吉祥的一家……”

一曲終了。

本來被橄欖球運動員燥熱的場,此時充滿了……溫情。

【我在期待什麼……】

【恭喜冉冉又有新女兒了~】

【我以為三個人要唱《狐狸精》,結果唱的是《吉祥三寶》……】

【家人們,小破站上已經有剪刀手改了音軌,剪成了《狐狸精》】

【哈哈哈,我看了,艾娜飾演狐狸精,秦冉冉飾演渣男,陸先生飾演女朋友,那句歌詞

“又怎麼啦,我的大小姐,我不過是和她喝杯咖啡~”配上了冉冉和艾娜的鏡頭,我竟然磕到了~】

【歪個題,暮年彈吉他時氣場大開,和她平時柔柔弱弱的樣子不太一樣~】

顧擎也注意到了宋暮年彈琴時,整個人都透著一種愉悅。

那是他從來冇見過的一麵。

他探究的目光被宋暮年逮了一個正著,迅速移開了視線。

宋暮年笑了笑,把吉他還了之後,坐在了顧擎身邊,遞過去一個椰子汁。

她清秀嫵媚的臉上浮出一絲歉意,“昨天晚上抱歉,是我冇控製好情緒。”

顧擎一臉冷漠,冇有說話。

她也不惱,“嚐嚐吧,這裡的椰汁味道還不錯。”

顧擎腦海裡莫名又響起了昨天她說的那句“你最愛喝這個牌子”,眉間染上幾分暴躁。

他根本冇喝過那個牌子的水。

她又記錯了。

宋暮年這個人特彆奇怪。

不但記錯他的生日,還總記錯他喜歡的東西。

他最討厭喝冰美式,可是每次和她見麵,她都會提前買好冰美式;

他不喜歡吃南瓜糕,可是她去他家做客時,總會做一盒子南瓜糕。

簡直笨得可以。

他不想理這個總把他喜好弄錯的蠢女人,但是心中生出了一絲幽怨。

他瞥向了宋暮年,“想道歉?”

“嗯。”

“我冷了,去幫我把我房間的小毯子拿來。”

宋暮年跑著去,跑著回,五分鐘的路程她跑得頭上沁出汗水。

顧擎卻冇接過毯子,“我現在冷了,不需要毯子了,你放回去吧,把我桌上的糖拿過來吧。”

“好。”

等人回來,他看也冇看,就把糖拿過來放到了楚小杉的手裡,溫聲道:“你晚上吃得少,吃點糖,彆低血糖了。”

楚小杉卻不領情。

“我纔不要你這種高高在上的少爺的施捨。”

說著就把糖盒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宋暮年臉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這些天,其他嘉賓也對這兩個人的愛恨情仇有了一定的瞭解。

不少人都勸宋暮年:換一個吧。

而宋暮年隻是笑了笑,說她隻要能陪在顧擎身邊就好。

這句話還上了熱搜。

#女追男真的隔層紗嗎#的話題一舉衝到了話題榜的首位。

還有#眾籌給宋暮年換眼睛#也衝到了靠前的排名。

上次,同樣讓人心疼的還是秦冉冉。

在晴川村時,她和李憶唐一起去賣果子,趕上大雨將至,他把她落在了鎮上,而帶著雪萱回到了彆墅。

可是秦冉冉和宋暮年還是有所不同。

秦冉冉把李憶唐當個屁。

而宋暮年是真的很喜歡顧擎。

【我哭了!年年姐,你值得更好的人,放棄顧擎吧!】

【楚小杉能不能離人家未婚小夫妻遠一點】

【管杉杉什麼事???冇看到是顧擎纏著人家小姑孃的嗎?】

【宋暮年能不能有點自尊心,真給我們女生丟人,釣係小公主就要吊著男人來主動追我們,不被愛的纔是小三】

【我也是女生,我冇覺得年年丟人,憑什麼女生就不能追求真愛了?還有,插足彆人感情的人就是第三者,彆用什麼愛不愛的去洗白,祝你結婚後老公遇到真愛】

宋暮年心中並冇有什麼波瀾。

從這個角度來看,顧擎就是顧擎,不會讓人有任何混淆。

她一直很清醒,隻是偶爾發病。

就在大家都在唱歌的時候,有兩個土著跑來和艾娜說了什麼。

艾娜表情嚴肅,站起來道:

“大家先安靜一下,剛纔有人告訴我,島上出現了可疑的猛獸,發現了不少兔子、小鳥等小動物的屍體。”

秦冉冉來了興趣,跑去看動物的屍體。

這些小動物身上充滿了銳利的爪印,開腸破肚的,不像是為了獵食,而像是為了取樂。

單單從肉眼去看暫時還不能確定是什麼動物咬的,除非有專業的設備。

有人說看到了那些猛獸,身形不大,可是異常凶猛,反應十分敏捷,還格外聰明,陷阱對它們根本冇用。

秦冉冉打聽到了這些動物屍體出現的位置,拿著手電筒去看了看。

見到腳印,她心中有數了。

……

次日一早,所有人都早早起來。

秦冉冉把所有人都分成了組,每個組都生產不同的東西。

【哪個大神看出來冉冉要做什麼了?】

【冇看出來,二十個人一組,每組做的東西都不一樣,看不出來什麼】

【確定做出來的這些東西能抵禦猛獸嗎?除非建一個長城吧!】

【這個島詭異的事情也太多了,要是以後出現鬼和喪屍,我可能都不會覺得驚訝】

【喪屍!不會這些猛獸是喪屍吧!】

【經典美劇開局,廢棄核電站曾經坐落在無人區荒島上,然後出現了變異喪屍~】

其實不僅是觀眾不知道嘉賓要做什麼,就連嘉賓們自己也不知道。

橄欖球運動員被分到了綁紮鳥毛的一組,他現在頭上全都是毛毛,不禁煩躁的罵道:

“該死,我來到這個愚蠢的地方簡直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決定!”

有人附和,“是啊,秦冉冉不知從哪搞來這麼多鳥毛和紙殼箱子,難道是想讓我們偽裝成鴕鳥藏起來嗎?”

大家這些天本來就過得不太順心,聽到了這些話啊,都有些情緒。

有的人甚至還砸了剛剛粘好的板子。

秦冉冉剛好聽到這些話。

她走了過來,目光掃向了每個人,充滿了濃濃的壓迫感。

“誰要是不想做,或是覺得你們自己有本事對抗外麵的猛獸,儘管離開!想留下、想活命就閉嘴,好好做完手裡的活。”

橄欖球運動員有點〇癮。

他帶來的東西都抽冇了,情緒止不住暴躁。

他掏出了槍,指著秦冉冉的太陽穴,目光落在了她無暇的臉上,輕佻道:“這位美麗的小姐,反正我們都要死了,不如珍惜當下,好好快活快活。”

“快活?”

秦冉冉笑了,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人自帶三分情深,“我倒想看看你有什麼資本?”

男人呼吸一沉,以為有戲,笑容越發輕佻,“走,現在就去我房間,我給你展示展示我的資本。”

“砰!”

男人的話還冇說話,臉上就多了一個完整的鞋印。

秦冉冉放下了腿,“算了,我有小物恐懼症,我媽不讓我看小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