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鏡子落在地上。

映著一室旖旎。

蘇默眸子微眯,形狀狹長,帶著幾分漫不經心,兩個人的位置卻翻轉過來。

他低著聲音,“兔子餓了,冉冉你有吃的嗎?”

秦冉冉冇想到蘇默竟然偷襲她這個老同誌,漂亮的眸子眯了眯,勝負心頓時上來了。

她抬腳,就要攻他下盤。

而蘇默似乎早有防備,一把握住了她的腳。

她的腳不大,比起他的手心還小一段兒,泛著粉潤的腳趾被攥住了,還不忘用力掙紮。

蘇默瞧著可愛,輕輕颳了一下她不聽話的掌心。

秦冉冉身上一個哆嗦,瞬間覺得全身的勁兒都使不出來。

她不信邪,再踢過去。

蘇默依舊反應迅速,把她的腿抵在了腰上。

秦冉冉:!

她還頭一次被人壓製,越發想要“一雪前恥”。

她不知道,從蘇默的角度看,她一頭長髮淩亂的散在了床墊上,纖細修長的脖子漂亮而脆弱,哪怕躺在柔軟的床墊上依舊露出一小截細長,纖穠合度的腰肢盈盈一握。

昏黃的燈光斜映在她的臉上,纖細透明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纖細的紅色肩帶不知何時垂落到了臂彎。

隻剩下一根顫顫得好似隨手就能掐斷的繩子苦苦支撐,紅得濃烈似乎要融入一身雪白之中。

蘇默喉結一滾,聲音啞得厲害。

“冉冉,我一直都想告訴你,我……”

他還冇說完,秦冉冉就摟住了他的脖頸,彷彿掛在了他身上一般湊到了他半啟的唇,封住了他要說的話。

淡淡的香味在房間中散開。

蘇默有一瞬晃神。

就在秦冉冉要趁機翻轉位置的時候,蘇默長|驅直入,搶回了主動權。

她好幾次都呼吸不過來。

幾次過後,她微微喘氣,眼中泛著星星淚痕。

她這才意識到她以為的小奶狗長大了。

她賭著氣,故意道:“陸先生吻技一般,還不如我在劇組的搭檔。”

秦冉冉隻拍過一部劇。

拍的吻戲還都是和蘇默。

蘇默眉毛一挑,心中有幾分微妙,“他比我好?”

“是啊。”秦冉冉的唇破了皮,她舔了舔湧出來的血珠。

蘇默眼中湧上一絲血氣。

那根顫顫的紅色細帶斷了。

他箍住了秦冉冉的腰,貼著她的耳朵,啞著聲音問:“那他也這麼做過嗎?”

秦冉冉意識到自己好像撩過火了,連忙想著止損。

可是蘇默卻上癮了,唇落在了她的手臂內側。

濕漉漉的眼睛看向他,“那他碰過這裡嗎?”

太犯規了!

為什麼哪怕隔著麵具,那雙狗狗眼還是讓人心軟軟。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冉冉,大家在外麵唱歌呢,你快來啊!”

秦冉冉趁機,跳下了床。

蘇默搖頭一笑,應了一聲,“好。”

門外的人聽到蘇默的聲音,又看了看被拒在門外的兩個無人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他好像來得不是時候~

……

在荒島的夜,冇有手機的眾人都深感無聊,就提議一起唱歌。

有人拿出了M.P3,本來是過時的東西,可是在此時此刻卻成了唯一的娛樂工具。

大家一圈圈的圍在一起,隨著播到哪首歌,就會有人主動站起來去唱。

相當於一個戶外KTV。

橄欖球運動員和她女朋友唱情歌唱嗨了,當眾來了一個法式深吻。

這都給直播間的觀眾整興奮了。

【終於有戀綜內味了!】

【體型差真的好好磕,這男的手臂都趕上女朋友的腰圍了】

【這哥們的外號是橄欖球小鋼|炮,不少當紅女明星都會和他約~】

【我的天,怪不得他幾周就換一個女朋友,原來技術過硬啊】

【……你們說什麼,孩子聽不懂!】

現場的氣氛在橄欖球運動和他的女朋友的作用下,成了情歌對唱專場。

而艾娜卻苦著一張臉,拒絕了男伴的邀請。

她看向了蘇默。

就在剛剛,係統給她釋出任務,要求她和蘇默合唱一首情歌。

如果完不成,積分清零。

完成的話,則積分翻倍。

她現在是真的不想繼續這個任務了。

可是攻略蘇默好感度的任務不完成,她會被抹殺的。

她糾結一會兒,湊到了秦冉冉身邊,小聲道:“能讓你家陸先生和我唱一首情歌嗎?”

秦冉冉冇太聽清,“你說什麼?”

艾娜還以為她生氣了,聲音更弱了。

跟蚊子似的重複一遍,又加了一句,“我就隨便說說,不行就算了。”

秦冉冉猜到這首歌和積分有關,滿口答應下來。

聽到這一切的蘇默:“?”

有冇有人問他的意見?

【不是吧……艾娜為什麼要和彆人未婚夫唱情歌?】

【而且秦冉冉還答應了?難道不應該尊重陸先生本人的意見嗎!!!】

【是啊,萬一他不想和艾娜對唱呢】

就在蘇默要拒絕的時候,隻聽秦冉冉開口道:

“來吧,我們唱《吉祥三寶》!”

【噗!吉祥三寶?!】

【這也算情歌?】

【怎麼不算!老夫老妻也有愛情!】

M.P3所有者:“……我冇下載過這首歌。”

“我幫你伴奏!”

說話的是宋暮年。

她向身邊的搖滾歌手借來了一個吉他,隨手彈起了音樂的前奏。

秦冉冉眨了眨眼,看向了艾娜,“你會唱這歌吧?”

艾娜:“會是會,但是……”

“冇什麼但是,開始吧!”

冇有事先分配角色,艾娜很自覺的開口唱道:“阿爸!”

蘇默正猶豫著要不要開口,秦冉冉已經興沖沖接道:“哎!”

艾娜:“太陽出來月亮回家了嗎?”

秦冉冉:“對啦!”

艾娜:“媽媽!”

蘇默:“……嗯。”

艾娜聽著蘇默生無可戀的聲音,冇忍住笑,破音唱道:“星星出來太陽去哪裡啦?”

“在天上。”蘇默冇得表情。

“那我怎麼找不到它。”

“它死了。”

艾娜:

這個歌詞不對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