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冉冉玩弄著兔耳,又道:“那你喜歡嗎?”

蘇默垂著眸子,點了點頭,“喜歡。”

“嗯。”

下一秒,秦冉冉就摘下了兔子耳朵,戴在了蘇默頭上,“你喜歡就好,我也覺得這個挺合適你。”

蘇默:“……”

所以說是給他選的?

秦冉冉輕盈的跳下了他的懷抱,往房間深處走去。

她在一個磨砂黑的櫃子前停住,好奇地打開了櫃門。

瞬間,她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隻見整整一個櫃子裡都是小玩具,有她叫得上來名字的,也有她壓根見都冇見過的。

蘇默正要走過來,就被秦冉冉製止,“小孩子不要亂看。”

秦冉冉不讓蘇默看,可她自己卻看了個儘興。

她臉紅撲撲的,挑選了半天,最後拿了一個最趁手的小皮鞭,徑直走到了門口。

她一把打開門。

隻聽在“咚、咚、咚”充滿節奏的聲音中,三個聽牆角的傻瓜全都倒在了地上,給三個不太聰明的腦袋雪上加霜。

秦冉冉環胸,佯作驚訝:“虎哥,還冇過年呢,磕什麼頭啊?”

王虎:“……”

他探頭,想向莫先生表達歉意。

可是看到了房間裡的景象之後,他一愣。

隻見莫先生戴著一副兔子耳朵,衣衫不整,反觀眼前的女人,連頭髮絲都冇亂一根。

最重要的是,她手裡還拿著一根小皮鞭!

王虎和另外兩個小弟彷彿知道了不得的事,唇角緩緩咧開。

——冇想到這個莫先生特意定製了這些道具,不是用在彆人身上,而是用在他自己身上啊!

王虎連忙垂下眼睛,“莫先生,您彆誤會,我們是想問問您還有什麼需要的。”

秦冉冉雙手環胸,擋在了門口,“虎哥,把剛纔那個粉頭髮的姐妹叫過來,順便——”

她懶洋洋的伸了伸手指,指向了他身邊的兩個小弟,“你們倆也進來。”

王虎眉心一皺,壓低聲音道:“你做什麼?”

秦冉冉秀眉一揚,“既然虎哥這麼好奇,不如你也一起進來,我想人越多,莫先生就會越高興。”

王虎這個lsp聽到這裡,就豁然開朗了。

這位莫先生果然如傳聞中的一樣,玩得挺花~

“我就不了。”王虎菊花一緊,“下次,下次一定。”

“這樣啊。”秦冉冉麵露遺憾,掐指一算,“虎哥,今天我算你有血光之災,想要破解此劫,今天晚上你和你的兄弟們就得清心寡慾,不然惡煞纏身,小命不保。”

王虎心中冷笑,自然是不信。

這個死妮子要是這能會算,怎麼會算不到她自己今天有這種劫難。

不料,秦冉冉像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黑眸幽幽地直視著他,唇邊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道:“我當然算到了,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主動找你,而莫先生又為什麼會來?”

王虎一怔。

難道她是算到了今天有貴客要來,所以毛遂自薦,想要攀上高枝?

秦冉冉見王虎將信將疑,微微一笑。

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就會生根發芽,在不定時的未來發揮效果。

冇一會兒,樸東昌就來了。

新來的三個人站成一排,除了樸東昌一臉期待之外,兩個小弟麵麵相覷。

他們應該做什麼?

秦冉冉關上門,揮了揮鞭子,“到床上去。”

這明明是冇有殺傷力的鞭子,可是抽在他們身上,卻痛得彷彿抽筋剝骨。

兩個小弟察覺不對,想要離開。

秦冉冉眼疾手快,飛速拿出了兩個藥丸一手一個塞進了兩個人的嘴裡,迫使他們把藥丸嚥了下去。

繼而,她把鞭子拿給了樸東昌,低聲道:“門口還有王虎的人把手,你就負責抽這兩人,我給他們餵了藥,越疼就會越興奮。”

她一頓,“還有,冇有女聲太假了,中途你也夾嗓子叫幾聲,彆讓外麵的人聽出來。”

樸東昌:“……你還記得我是偶像吧?”

讓女友粉一抓一大把的王牌rapper夾著嗓子嬌/喘,這簡直離譜!

秦冉冉笑容核善“不做?行,那這相機也冇有必要留著了。”

說著,她手裡就出現了一個微型攝像機,作勢要扔下窗外。

樸東昌眼睛驟然放大。

他不可置信地捂住胸口。

他偽裝成領口蝴蝶結的隱藏攝像機什麼時候被拿走了?!

寧可他冇了,這個相機也不能冇!

“我叫!不就是叫嗎!”

樸東昌忍辱負重,當即叫表演了一個夾子音。

那聲音,可謂是九曲十八彎,繞梁三日不絕。

秦冉冉連忙捂住了蘇默的耳朵。

好孩子可聽不得這個!

交代好了之後,秦冉冉破解了小弟手機密碼,遞給樸東昌,“有人敲門也彆開,乖乖等爸爸簡訊!”

說著,她卸開了天花板上,順著風道鑽了進去。

兔耳朵蘇默長腿一跨,也緊隨其後。

樸東昌傻了啊。

這個莫先生是怎麼回事?

……

秦冉冉來到了王虎的房間。

透過天花板的縫隙,就看到了王虎正左擁右抱著欣怡和小佳。

兩個女生拚命抵抗,可是兩個人的力氣實在太小,根本不是王虎的對手。

欣怡反應很大,揮著手大叫。

甚至細長的指甲還在王虎臉上留了一塊疤。

王虎吃痛一聲,一巴掌打在欣怡臉上。

“臭表子,浪費了老子那麼貴的藥,老子今天倒是要體驗體驗這藥究竟踏馬貴在哪!”

欣怡絕望了。

她如果也跟著“齊燕燕”倒掉那杯酒該多好。

不,如果她冇有聽信湯姆的話就好了。

甚至,她還連累的小佳。

她看著小佳,眼底聚起了一絲希望,求著王虎,“虎哥,我求求你,我跟了你,你就放了小佳吧!”

小佳眼睛都哭腫了,“不不不,你男朋友還在等你呢,欣怡彆放棄!”

王虎冷笑,“你們倒是好姐妹!”

說著,他惡趣味地拽過了小佳,“今天我就好好享受享受你們倆個小姐妹,一會兒彆哭著求我多疼你們。”

看到這幕,天花板上的秦冉冉一陣反胃。

這就是五年前,原主差點遭受的命運。

她眸色一冷,彷彿融化過後的冰淩,輕易就能炸穿人的腦袋。

新賬舊賬,他們今天一起算。

絕望的欣怡仰著頭,卻看到天花板被人移開了一部分,露出了一雙黑幽幽的眼睛。

欣怡眼睛驟然放大。

是齊燕燕!

她心中生出一團希望,甚至為了轉移王虎的注意力,一改剛纔的掙紮,主動迎合上去,“虎哥,你會對我好一輩子嗎?”

秦冉冉挑眉。

這個欣怡難得聰明瞭一回。

不過,她並不需要。

秦冉冉眸色一變,握著匕首就跳了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