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等秦冉冉細看,王虎就帶著大佬去了宴客廳。

湯姆這時走過來,站在了秦冉冉身邊,小聲道:

“燕燕,你可太幸運了!剛纔那個就是今晚的重頭戲,要是你被那位大佬選中了,那以後可真就是女明星了!到時候你要是火了,可彆忘了湯姆哥我!”

秦冉冉:這是現代“選妃”?

她見王虎對這位大佬態度不一般,便和湯姆套話。

“湯姆哥,你放心,你的大恩大德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一定感謝你八輩祖宗。”

湯姆:“……”怎麼不像是好話?

秦冉冉又道,“你給我透露透露內情唄,我也好努力攀上這個高枝!”

說著,秦冉冉莫名覺得現在的自己像極了等待皇帝寵幸的妃子。

而湯姆就是皇帝身邊的小太監。

小太監也不負她的重望。

滔滔不絕地講起了這裡麵的彎彎繞繞。

“這個大佬黑白兩路通吃的,最近在巴黎有投資,虎哥才和他搭上線,聽說過他玩得花,不少人都有點受不了……你好好爭取,要是搭上了這位,就不用被強迫去拍小電影了……咳咳,總之,你隻要記得哄好他就行!”

秦冉冉瞭然。

在這個“劇組”過了初試的女生一般會送去拍影片。

而今天趕上“好日子”。

大佬來“選妃”了。

選中的能傍上資本,足夠她大紅大紫了。

其他的冇被大佬選上的,都相當於撂牌子,發放寧古塔,做基層苦力。

秦冉冉暗暗和身邊的樸東昌交換了一個眼神。

樸東昌有默契地點點頭。

——他都錄上了。

等他們離開這個地方,就要把這些罪證公開,揭露他們噁心的罪行!

秦冉冉試探,“湯姆哥,既然大佬是來選情人的,怎麼還不出來?”

“這就說來話長。”湯姆解釋,“我們之前還發生過烏龍,有一個路人莫名其妙來了我們這,被虎哥當成了貴賓招待……所以,以後每次會見客人前,我們虎哥都謹慎。”

秦冉冉一臉複雜。

就王虎這個智商,究竟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砰!”

會客廳的門打開了。

王虎伸手,請出了大佬。

這次秦冉冉看清了。

就是蘇默!

王虎咳了咳,“你們幾個傻站著乾什麼,還不問好。”

幾個姑娘顫顫著。

王虎對蘇默道:

“莫先生,這幾個都是樣貌最好的幾位,雅間已經備好,房間裡一切按您的要求都是新的,你看今晚您準備選哪位——”

他一頓,笑意加深,“哪幾位姑娘陪你度過**?”

秦冉冉:彆說,這王虎說話文縐縐,還真有幾分大內總管內味。

說著,王虎還招招手。

命人拿過來了一個充滿儀式感的木案,上麵放著牌子,“莫先生,請!”

秦冉冉偷瞄了一眼。

牌子上的圖案不太雅觀……

不,簡直是難以入目。

蘇默見狀,眉頭一蹙,耳朵隱隱有著泛紅的趨勢。

王虎眯了眯眼,似乎察覺到了不對。

秦冉冉暗道一聲不好。

雖然她不清楚蘇默是怎麼截胡了原本的大佬,來到了這裡。

但是她清楚蘇默這個純情小、處、男恐怕要露餡了。

她靈機一動,主動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

“這種都敢拿出來,虎哥,你是覺得我還比不上這些不入流的照片嗎?冇看到莫先生都生氣了嗎?”

王虎冇想到她這麼主動。

同時,他也放下了猜測,自動把剛纔莫先生的耳紅解讀為了生氣。

秦冉冉攀著蘇默的手臂,湊到了他耳邊,小聲道:“抱我。”

蘇默一愣。

秦冉冉擔心這個倒黴孩子露餡,便靠在了蘇默懷裡,“蘇先生真壞,欲擒故縱,一看就是情場老手~”

實際:老天爺,如果我有罪你可以懲罰我,但是請不要給我一個豬隊友,謝謝!

可能是蘇默聽到了秦冉冉的心聲,他一改剛纔木頭似的木訥。

大手緊緊扣在了她的腰間,不容置喙地俯身湊近她的唇,啞著聲音道:“你在乾什麼嗎?”

秦冉冉一瞬間被那雙黑而明亮的眼眸晃到了,心中一動,難得磕巴起來,“我,我冇乾什麼……”

蘇默左側眉毛一挑,精緻溫潤的臉上浮動著燃燒一般不加掩飾的火焰,聲音低沉宛如大提琴鳴奏,“你在勾、引我,不是嗎?”

——他入戲了。

秦冉冉得出了這個結論。

她調整好呼吸。

秉持著“決不能被對手壓製”的原則,她搶回了主動權,又迎上了去了幾分。

“哥哥,那我成功了嗎?”

哥哥。

蘇默耳朵徹底紅了。

這兩個字時舌尖抵著上顎發出的。

從秦冉冉嘴裡念出,帶著曖昧和繾倦。

他甚至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蒸汽火車,在嘶鳴進站時,耳朵裡都往外冒著白色熱氣。

他呼吸驟然一沉,兩個人的氣息纏繞糾結,一瞬間好似不分你我。

本該瑟瑟發抖的小佳:磕到了,怎麼回事?

看戲入迷的樸東昌:彆打了,要打去床上打!

王虎:!

這個旺仔傻大姐還真厲害……這種大佬都被她勾得像是個悶頭青隻會傻傻喘氣!

他暗暗比了一個大拇指。

她是這個!

而此時此刻,秦冉冉看著蘇默通紅的耳朵暗道:

蘇默牛啊!他是怎麼做到控製耳朵區域性發紅髮熱的,這招她也想學!

“咳咳——”

王虎清了清嗓子,“莫先生,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您請!”

蘇默如夢初醒。

下意識就要後退。

秦冉冉看出了他的破綻。

不行啊,蘇默演技還有待提高,差點又被看出破綻!

她先一步預判了他的預判,扶著他的肩膀跳到了他的懷裡。

蘇默下意識環住了她,把人公主抱在懷裡。

秦冉冉微微一笑,“莫先生,我重嗎?”

蘇默搖搖頭,“很輕。輕到好像能抱著走一輩子。”

小佳:磕死我了!

樸東昌:……這還不官宣?

……

兩個人進到房間。

在昏暗的光線下,就看到了玄關上放著一排動物髮飾,有兔子,有貓咪,有豹子……

秦冉冉瞥了眼門外的綽綽人影,隨便拿了一個戴在頭上。

“莫先生,好看嗎?”

蘇默低頭,就看到秦冉冉頭上帶著一雙毛茸茸的兔耳髮箍,喉嚨一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