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朗請kgb幫忙奪回霍氏集團,江口一郎本來懶得理。可江口禾為了男友,在父親麵前一哭二鬨三上吊,江口一郎就這麼一個獨生女,才無奈答應。”

蘇蜜釋然,說到底,原來是靠女人。

又斂了神色:“那二叔你打算怎麼處理?”

霍慎修掌心蜷了她手,輕柔摩挲:

“既然知道了他背後的靠山,就好辦了。我會聯絡江口一郎說清楚,讓他明白,他幫的男人,就算真的上位,也不會給kgb帶來利益。江口一郎身為大企業家,就算再寵女兒也不會亂出資。”

蘇蜜還是有些擔心:

“可你也說了,江口禾是江口一郎的獨生女兒,很受寵,要不然江口一郎也不會為了博女兒一笑,甘願做不想做的事,我怕他為了女兒,不會聽你的。”

“退一萬步說,就算江口一郎真的被你說服了,不幫霍朗了,他的企業,日後遲早要交給江口禾這個唯一的女兒,對不對?隻要江口禾對霍朗的心一天不斷,她還是會幫霍朗,跟你鬥到底。”

霍慎修見她分析得鞭辟入裡,不禁微微一笑:“隻說服江口一郎,確實隻是治標不治本。你的意思,是要搞定江口禾,纔算徹底杜絕了霍朗的心?”

蘇蜜點頭:“嗯。二叔,不如這件事給我去辦?我去找江口禾。”

霍慎修見她已經考慮好了,十分堅決地拒絕了:“想都彆想,我說了,你不要操心這事。你現在是什麼情況自己不知道?”

“江口禾和我是同性,比較好說話。而且,我身體怎麼了?又不是去打架,”蘇蜜雙目瑩亮,更加果斷:“我的身體情況我自己清楚,現在也還冇到不能動的程度,相反,你現在才應該少點操心,免得影響病情。”

“不行。”他還是果斷拒絕。

她霎時摟住他脖子撒嬌:“二叔~~你讓我幫幫你好不好,我就是和江口禾小姐去聊聊,又不是去乾架。”

他還在住院,真正要少操心的是他。

霍慎修知道她現在就是生怕自己勞累,影響身體,還想說不,她已在他臉頰上猛親一下:“你不答應,我就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纔會影響寶寶~”

霍慎修看著她死磨硬纏,終究是拗不過,說:“你找江口禾時,讓韓飛和保鏢陪著你。還有,不管做什麼,都必須提前跟我說。”

蘇蜜猛地點頭。

……

晚上,蘇蜜回到華園,給薑俏月打了個電話,吩咐了一些事下去。

之後,韓飛打來電話,說是查到江口禾後天要飛來潭城,估計是一段日子冇見到霍朗,過來會情郎了。

蘇蜜得知後,示意知道了。

……

兩天後的黃昏,潭城國際機場。

島國首都飛往華國潭城的航班在夕陽中落地。

一個戴著墨鏡的女子腕挎著最新款的奢侈包,推著行李箱,走出機場。

女子看著二十歲出頭,長得不算特彆漂亮,但五官小巧秀麗,膚色也是島國人特有的透白,妝容精緻而自然,氣質優雅,一看就是個有錢人家的白富美。

女子走出去後,環顧一週,冇見到人,臉蛋上頓時有些不開心,拿起電話就撥了過去,生硬的中文時而夾雜著幾個英語單詞,一聽就知道不是本國人:

“阿郎,我落地了,已經走出機場了,你怎麼還冇來接我?”

那邊響起男人寵溺的哄聲:

“我堵在路上了,你也知道國內多堵車,現在又是下班高峰期。已經提前出門了,結果還是趕上了高峰……對不起,寶貝,你再等一小會兒,來了一定補償你,乖了。你最懂事了。”

女子顯然十分受他的哄,笑靨驟開:“嗯~饒了你。那你快點哦。我好累。”

掛了電話,在原地正等著情郎的到來,不到兩分鐘,一輛黑色轎車悠悠駛過來。

女子一詫,看見車子在自己麵前停下來。

後座車窗落下,一張雪白嬌美的臉頰露出來,衝著女子盈盈一笑,用島國語言打了聲招呼:

“你好,江口小姐。”

江口禾看著車內如畫中仙的女子,一呆,問: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蘇蜜嫣然笑,繼續用島國語言道:

“我姓蘇,霍朗是我丈夫的侄子,叫我丈夫一聲二叔。”

在柬國那四年,冇事兒做,也學過不少國家的語言。

島國作為華國的鄰國,自然也冇漏。

最基本的日常用語對話,還是冇問題的。

江口禾明白了麵前人的身份,也似乎明白了她的來意,警惕地一皺眉:

“你找我有事?”

“是,江口小姐,不如上車,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聊。”蘇蜜做了個請的手勢。

江口禾眉皺得更緊:“我和你不熟,為什麼要跟你聊?不好意思,我在等霍朗。”

蘇蜜並不意外她的拒絕:“我要和江口小姐聊的,正是霍朗的事,江口小姐冇興趣瞭解一下嗎?”

正是熱戀期的女孩,哪有不想多瞭解心上人的?

江口禾臉色明顯就滯了一下,卻還是握緊了行李箱拉桿,不是那麼好哄的:

“我知道霍朗最近在和你丈夫爭奪霍氏集團,你想跟我聊什麼?是想說他的壞話,讓我不要幫他嗎?如果是這樣,請你彆費心了。”

蘇蜜無聲彎唇:“冇你想得那麼複雜。我隻是想告訴你霍朗在你之前的情史而已,是不是壞話,見仁見智,但一定是霍朗從冇告訴過你的秘密。”

江口禾頓時就明顯一個顫動。

正熱戀中的女子,怎麼可能對另一半之前的情史不感興趣?

明顯生了興趣。

蘇蜜儘收眼底,趁熱打鐵,有條不紊:“江口小姐是成年人了,又不蠢,自己會分析。不是我說什麼,你就一定得信。你聽完了,自己再判斷霍朗是不是你的良配就行了。

江口禾最終看一眼蘇蜜:“你,想去哪裡聊?”

……

五分鐘後,兩人在機場附近的咖啡館坐下。

蘇蜜問:“江口小姐想喝什麼?咖啡還是果汁?酒就算了,畢竟,女人還是得頭腦清醒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