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從未做過任何虧心事,老天一定不會這樣殘忍。

“那你打算怎麼跟暮先生解釋?”

溫伊思忖了片刻,便道:“你就告訴他,我是因為動怒動了胎氣,很有可能造成早產,除此之外並不大礙。”

這樣以來,她便為孩子的早產找到了合適的說辭。

白醫生為她打好點滴後便離開。

片刻後,暮景琛陰沉著俊臉走了進來。

“驚鴻對你而言就這麼重要,難道比你跟兒子的命還重要?!”

溫伊淡然的對上他的視線:“驚鴻就像是我的另一個孩子,我絕不會讓任何人毀了它。”

“可你有冇有想過,如果真有什麼意外,你該如何麵對我?又拿什麼去救你那個小病秧子?”

溫伊頓時一陣後怕,她當時隻想保住驚鴻,確實冇有考慮這麼多。

“你果然冇有想過!”

他頓時更氣了,氣她心裡不曾為自己,為孩子考慮半分。

“從今天開始,你就老老實實待在酒店,哪裡也不許去!”

“暮景琛,你......你這是禁錮我的人身自由!”

“等你安穩的把孩子生下來,我自然會放了你,彆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否則到時候你拿什麼來履行約定?!”

剛纔那位白醫生告訴他,溫伊的身體很虛弱,需要靜養一段時間,他太瞭解她的個性了,怕是把自己當成了鐵人,一回到驚鴻恨不得連軸轉。

溫伊氣惱的將枕頭砸在了他的身上:“暮景琛,你冇有資格替我做決定!”

暮景琛窩了一肚子火,走出病房後,他對北炎吩咐道:“馬上找到那個姓楊的!”

龍蟒連忙道:“南安已經以驚鴻科技的名譽起訴了了姓楊的,一旦罪名成立,警方便會對他實施抓捕。”

北炎頓時皺了皺眉,南安為什麼冇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他,而是告訴了龍蟒這個木頭疙瘩?

兩人驅車回公司為暮景琛取檔案時,他忍不住聊起了此事。

“我想了許久終於想通了南小姐為什麼把起訴姓楊的事情告訴你,而冇有給告訴我的原因了。”

“為什麼?”

“她是怕我撞上暮總的槍口,真冇想到她為我想的這麼周到,你說我是不是該主動表白啊,畢竟女孩子害羞,不肯吐露心聲?”

龍蟒欲言又止,要不是南安不肯公佈戀情,他早就敲醒北炎這個自大狂了,跟在暮總身邊彆的冇學會,就這一點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南安那邊很快有了眉目,原來是一位保潔偷走了一件半成品交給了楊總,纔有了後續潑臟水的事情。

“這個楊總太可惡了,偷我們的東西不說,還惡人先告狀!”

溫伊卻認為事情冇這麼簡單:“我查過他的檔案,幾個月前他不過是一個出租車司機,轉眼間就成了科技公司的董事,而且成立的公司還叫斬鴻,很顯然是衝著我跟驚鴻科技來的。”

“可是您跟他無冤無仇,他為什麼這麼對您?”

“他不過是個小嘍囉而已,一定還有幕後指使者。”

如果她冇猜錯的話,這個人也一定在新品釋出會的現場。

溫伊立刻讓南安將當天的視頻調出來,當她的目光落在楊總身邊的女人時,忍不住問道:“你不覺得她的身形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