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孃家的時候,她娘常掛在嘴上的就是,彆看她現在有你三叔三嬸慣著,等以後嫁人了,你就知道她有多難了。

結果呢,嫁人了,薑二隻看到這丫頭過的更好了。連早晚請安都冇有了。

當然了她也不是盼著自家公婆如何,主要是心氣不平。這樣的薑三,憑什麼處處都過的舒坦。

最討厭的是,她今日竟然還沾薑三的光,享受了這份自在。

嬤嬤看著大奶奶的臉色,小心的陪著說笑:“周大奶奶是個妥當人,同奴婢詢問了咱們府上的人,還有親眷,但凡在府上的,周大奶奶都給準備了土儀。”

薑常儀冇開口,嬤嬤繼續說道:“奴婢瞧著,這位奶奶當真是規矩好,您看看那莊子上麵的丫頭婆子,頭都不抬,規規矩矩做事情。不愧是薑家出來的小娘子。”

薑常儀掃一眼婆子,心說,又是個有眼無珠的。

你看到什麼了,你就敢說呀,薑常喜那是慣會裝腔作勢的。

明明在府上就半點規矩冇有,出門的時候,總是端莊的讓人咬牙切齒。

偏偏但凡見過她的夫人們,誰都誇一句薑三姑娘好風姿。

這多麼年,她在這上吃了多少虧。哼。

嬤嬤瞧著大奶奶今日應該是很開心的,可見同姐妹相處的也好。

怎麼自己捧著這位周大奶奶,自家奶奶的臉色並不那麼好看呢,這個實在是有點弄不明白。

薑常儀也不想再聽彆人說薑三那些假模假樣的事情,索性閉眼睡覺。

還真的就讓她睡著了,這一天也確實玩累了。

嬤嬤鬆口氣,今日的大奶奶不太容易討好。

城門口,老遠就看到薑二孃子的夫君在往這邊瞭望呢。

常樂的隨從同車伕說了點什麼,嬤嬤聽到動靜,趕緊把大奶奶招呼起來:“大爺來接奶奶了。”

薑常儀掀開車簾,遠遠看到自家夫君,露出來一個膩死人的笑容,心說,我的夫君知道疼我,比什麼都強。

薑常喜的夫君能同自家夫君比嗎。瞬間薑二孃子的心情就飛揚了。

常樂的隨從在城門口給姑爺見禮:“小人是薑府三房小郎君的隨從,奉命送姑奶奶回府。”

薑二姐夫:“有勞了。”

隨從:“我家大爺讓小人回稟姑爺,大爺如今年紀小,不能親自送姑奶奶回府,請姑爺見諒,不過一路上,定然安排周詳,不會讓人驚擾了內眷,見到姑爺,小人就迴轉了。”

薑二的夫君杜鋒一直都知道,薑家是大族,直到今日才見識到所為大家族的子弟的風姿。

三房的小舅子纔不過五歲出頭,行事竟然如此周全。

隱隱之中,是不是在說,他這個姐夫做的不好,讓女眷單獨出府,安排的不夠周全。為什麼就有點臊得慌。

杜鋒:“替我向你家小郎君問好,多謝小舅爺一番心意。”

隨從行禮告退了。

薑常儀在車上探頭招呼:“夫君。”

杜鋒跟著上了馬車:“娘子辛苦了,今日出門怎麼會如此匆忙。”

薑常儀:“天氣好,娘那邊冇什麼安排,剛好讓我走動走動。”

杜鋒:“嗯,出去走走也是很好的,等過些時日,我陪你去三妹夫那邊。”

薑常儀捂嘴偷笑:“我家常樂慣是如此,明明年紀小,可總是裝作小大人一樣,我們女眷出行,怎麼會疏忽呢,夫君儘管放心。”

杜鋒:“這小舅爺當真是厲害,不過說的有道理,本來就是我疏忽了。”

薑常儀就笑,然後嘰裡呱啦的把今日的行程揹著嬤嬤學了一遍,然後嘿嘿笑:“你是冇看到,常樂玩瘋了時候的模樣,不然肯定不會這麼說的。”

薑常儀的本意是想說自家小郎君就是個孩子呢,他說的話,夫君不必介意。

杜鋒成親有一段時間了,還冇有看過媳婦如此樂不可支的一麵:“二孃玩的也很開懷。”

薑常儀心說,壞了差點露餡,早知道,就不該亂說的,把常樂賣了,自己好像也搭進去了。

淡然的表示:“我主要是陪著常樂。”

然後:“不過桶裡的魚,確實是我特意為夫君抓的。”

杜鋒掃一眼端莊持重的媳婦:“你抓的。”

薑常儀趕緊幫著自己把話圓回來:“我們捕到的,我不過是吩咐下去,給夫君帶回來。”對就是這麼回事。

雖然心意上差了點,可總比讓夫君知道,自己抓魚要好的多。

杜鋒就笑,自家夫人比自己認識的要歡快一些呢:“妹夫那邊學的如何。”

薑常儀:“應該是很刻苦的,我瞧著飯食都是陪著先生在外院用的。”

杜鋒:“那就好,那就好,讀書不容易,妹夫這次下場匆忙了些。若不是妹夫那邊情況特殊,很應該再沉澱兩年下場。妹夫年紀不大,不應該這麼急切的。”

薑常儀:“夫君說的竟然同妹夫先生說的一樣,我聽妹妹說,先生也是這樣說的,可週府如今全靠妹夫一個人撐著門麵呢,能怎麼辦呀。”

杜鋒也點點頭,小小年紀,屬實不容易:“日後多走動走動,能幫襯他們一把就幫襯一把,妹夫同妹妹歲數小,還是孩子呢。”

薑常儀心說,人家心眼可不少,我這樣的都到不了薑三麵前去,誰照顧誰還不一定呢。

對著杜鋒甜甜一笑:“都聽夫君的。”

杜鋒滿意了,薑常儀也滿意了。這個話題就過去了。

回到府上,各房頭的東西分一分,外加一桶薑常儀自己弄回來的魚,放到廚房。

讓縣尊夫人說,除了這一桶魚,這些禮物可圈可點,很是周到。

薑常儀:“妹妹,妹夫托媳婦同父親母親問好。”

縣尊夫人:“周大奶奶看著年歲小,可行事很周全,你當同周大奶奶,好生學習。”

哪有姐姐同妹子學的,薑常儀就不願意聽。

杜鋒:“娘,常儀也不差呀,誰不誇咱們府上的杜大奶奶行事周全。”

縣尊夫人:“那是外人誇的,看的是縣尊府的麵子,當不得真,哪有自己驕傲的。”

跟著說道:“你這小妹夫都要下場了,你可得好好讀書。”

杜鋒心下歎氣,他娘對他要求高,壓力很大的:“娘,我會努力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