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哄常樂:“你吃的不比金豆少,而且你比金豆一點不差。個頭上金豆雖然高一些,可他年歲比你長。我家常樂慢慢長不著急。”

常樂:“我哪有一頓兩碗,三頓飯放在一起也不夠兩碗呀。”

常喜:“怎麼不夠呀,你早晨起來要吃蛋的,那個得算吧,你晚上睡下要喝奶的,那個得算吧,你上午有一頓點心配著米油的,這個也算吧。你下午……”

薑常儀已經不想聽了,難怪薑常樂成天粘著薑常喜,她這個女郎就算是自己對親兄弟也冇有這麼仔細過。

也難怪她冇有一個常樂這樣嫁人都要追著的兄弟。

薑常樂掰著手指頭:“可金豆從早到晚要六碗飯呢。他才長那麼高我若是吃的少了,豈不是長的更慢。”

薑常儀糾正:“不是六碗,是四碗。”

常樂:“早飯,午飯,晚飯,二姐姐是六碗,你算學不成呀。”

薑常儀:“就是四碗,除了你姐姐這裡,大家都是吃兩頓的。所以是四碗。”

常樂扭頭看向薑常喜,想要確認。為什麼他們同彆人不一樣呢。

薑常喜:“先生還冇有給你講到這裡,所以你不是很明白,至於你自己的飯食,你就聽從安排就好,你看我不是冇有撐到你嗎,而且長的也好。可見我的飲食安排是合理的。”

薑常樂立刻點頭:“我也捨不得哪頓不食呢。”

然後看向薑二:“二姐姐,你若是餓了怎麼辦。”

薑常儀:“可以吃兩塊點心。”

薑常樂:“吃零食不好。”

薑常儀就不想同他們說話了,你確實不吃零食,你一日吃了六頓了,除了親姐姐,誰還能這麼伺候你,看將來有了婦人,你還能這麼過日子不。

薑常儀:“他日你的夫人,怕是不習慣你這種飲食習慣,到時候可怎麼辦。”

薑常喜:“不用你操心,常樂身邊有一套自己的班子,自然是按著常樂的習慣伺候他。”

薑常儀指著薑常樂:“你這姐姐可真是霸道,以後怕是個難纏的大姑姐。”

薑常樂:“纔不會呢,若是不能孝順長姐,定然是小娘子不夠柔善可人。”

薑常喜覺得自己醉了。這小郎君怎麼就那麼可人。不愧是自己帶大的。

薑常儀有點聽不下去了:“你再繼續這樣下去,你看著吧,以後長了很難有小娘子願意嫁給你的。”

薑常喜:“總有慧眼識珠的,我們常樂那是要名滿京城的,差個吧的小娘子青睞嘛?”

說的多狂氣呀,偏偏常樂還低眉順眼的瞧著薑常喜笑,那意思,肯定是呀。

不知道這姐倆哪來的自信。

薑常儀心說,難怪聖人說食不言寢不語,這個規矩多好,若是不開口,自己還能再吃一些呢。。

吃過飯,薑常樂拉著常喜商量:“二姐姐來了,你看二姐姐的臉色多難看,定時日子過的不順遂,你讓我帶著二姐姐去散散心吧。”

薑常喜搖搖頭,堅決不鬆口:“我可以帶著你二姐去散心。”

薑常樂:“那怎麼能一樣呢,二姐姐看到你基本上就不會順遂的,還是讓我帶著二姐姐去吧。”

薑常喜本來也是想要常樂帶著薑二,一塊鬆散的,可就忍不住為難薑常樂。

薑常儀在邊上怒了:“常樂,我也是你姐姐,走,我帶著你去,咱們不用同她商量。”

什麼時候薑府的小郎君,要聽一個女郎的了?

常樂纔不管薑二的話呢,眼巴巴的看著薑常喜。

在常樂麵前自己說話根本就行不通,把薑二給氣的呀,對著薑常喜:“我說話不管用了是不是,我是不是比你大。”

薑常喜:“成吧,今日你二姐姐在這裡,咱們得聽她的。”相當的給薑二麵子。

哼,薑二可牛氣了。就是透著一股子心虛,薑三今日怎麼這麼好說話。

薑常樂偷偷的看薑常喜,被薑常喜捏了捏臉蛋:“好好帶著這個傻子玩,估計她都不知道怎麼玩。”

常樂就笑:“保證完成任務。”

常樂帶了大利,大福,連著大吉都給帶上了,準備帶著薑常儀去長見識。

薑常喜留下了薑二身邊的婆子,說是請婆子幫忙看看回禮要帶的東西。

然後薑二就同薑常樂走了,走在莊子的路上,薑二孃子每一步都要盤算一下,這路太不好走了,有泥。

老遠的就能聽到薑二孃子同常樂商量:“常樂,不然就算了,咱們就是爭取一個話語權,其實二姐在莊子上呆著就好。”

常樂:“彆怕,我都給你帶路了,我都不怕踩泥呢,你快點。”

好吧薑常儀從小的教育就是聽話,府上郎君們的話更要聽。

所以薑二孃子擰著頭皮同薑常樂走了。那個不情願的身影,薑常喜看的直搖頭。

帶著婆子過去那邊清點果脯的數量,烤鴨的數量,還要婆子幫著弄個單子,這都是要準備出來給,薑常儀帶回縣尊大人府上的。

薑常喜還問了縣尊府上都有什麼人,細緻周到的讓婆子側目。

婆子心說,這小娘子當真是個周全的人,難怪非要把自己留下。

虧得自己還誤會小娘子,以為要帶著自家大奶奶出去不合時宜的玩耍呢。

婆子事無钜細的同薑常喜說了一遍,然後看著周大奶奶吩咐身邊的丫頭,一樣一樣的準備,每個院子,按著身份不同,都準備了回禮。

婆子清點這些東西,裝上馬車的時候,薑常喜才頂著一把紙傘,去找那邊的薑二同薑常樂。

她留下就是為了穩住這個婆子,為了讓薑二鬆散一天,也怪不容易的。

還冇有走到河邊,薑常喜就聽到薑二孃子對著河岸大聲呼喊:“快,快彆讓這條魚跑了,啊,常樂快來呀,這邊有魚。”

虧得婆子冇有過來,不然還哪有形象可言。

常樂相當懊惱,本來就是網魚,很簡單就可以,冇有技術含量。

可二姐姐看到網魚太簡單了,還要逮魚,哪是那麼好逮的,二姐姐還鬨騰,看到魚就嚷,魚早就跑掉了。

從來不知道,自家二姐姐是個如此鬨騰的性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