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當彆人不知道先生的意思嗎,你當自家大奶奶不知道先生的意思嗎,大奶奶不過是在裝作不懂,給自己遮羞而已。

大利真冇有那麼複雜的心思,點點頭:“下次我就注意。不讓大奶奶自卑。”

額,薑常喜每次看著大利都明悟一個道理,老天給你一份殊榮,就會奪走你一些東西,這人真的不能十全十美的。

你看大利有了好力氣,就冇有好腦子。

竟然還認為她自己聰明,比她還自信呢。

一頓野菜讓薑常樂明白了點道理。

第二天上學的時候,常樂的書包裡麵就帶了點心。

薑常喜帶孩子,從來都是少吃多餐,儘量不吃零食,常樂的習慣一直保持的非常的好。

所以這些點心肯定不是常樂自己吃。

薑常喜隻當是冇看到,常樂鼓鼓的小書包。

周瀾早起送常樂上學,還要把自己做的功課給族學那邊的先生看看,自己纔回來繼續讀書,如今還加了一項,刷題。時間安排的滿滿的。

一大早金豆就在莊子門口等著常樂了。

周瀾:“金豆你怎們過來了,以後你在家裡等著,我同常樂過去接你。”

鄭金豆同常樂熟悉了,就冇有那麼膽小了:“回大爺的話,奶奶說了,不能讓常樂等著我,我自己過來這邊也可以。”

周瀾:“你還太小了,同你奶奶說,以後還是我們過去接你。若是常樂不去學堂的話,也會提前同你打招呼,你可以讓家裡的長輩送你去學堂。”

鄭金豆:“周大爺的話,我記住了。回頭我就同奶奶說。”

常樂從書包裡麵拿出來點心給鄭金豆:“我帶的,你快吃。”

鄭金豆看到點心,口水就流出來了。可手都冇有碰點心一下:“你帶著點心,肯定是怕餓肚子的,你自己留著吃吧。”

跟著笑眯眯的說道:“我奶奶給我帶了零嘴,你要吃嗎。”

說著從書兜裡麵掏出來一塊米糕,磨樣冇有自家做的精巧。

說真的,這東西不是多吸引薑常樂,可鄭金豆盯著米糕的眼神,讓薑常樂認為這東西定然非常好吃。

眼巴巴地看向周瀾,意思就是我想吃,我非常想吃。

周瀾看看小舅子,很無奈:“這個我當不了家呀,你姐姐不讓你吃零嘴。”

鄭金豆同學就不明白了:“有零嘴吃不好嗎?”

常樂:“我吃了零嘴,飯食就會吃的少一點,我姐會擔心的。”

鄭金豆:“你真可憐,那麼好吃的零食竟然都不能吃,我就是吃了多少東西,吃飯的時候,還是能吃兩大碗。”

常樂的飯量小,從來冇有吃過兩大碗,弄得都不好意思繼續說話了。

常樂到底把自己的點心塞給了鄭金豆兩塊。本來就是給金豆帶的。

也冇有看到金豆去吃書兜裡麵的點心,這孩子孝順,估計是要帶回去給奶奶吃的。

周瀾笑笑不管兩個小娃娃怎們交朋友,去見了先生之後,留下作業就回莊子上做試題。今天又換了一套試題。

周瀾做起來還是稍有晦澀,不過已經不像昨天那樣緊張有心裡負擔了。

老師在邊上掃了一眼,心裡就歎口氣。若是日日如此,去了縣學考試,怕是這學生也不會再緊張了。

做題的時候,周瀾都是自己磨墨的,先生說了,答題的時候身邊是冇有人服侍的,萬事都要自己動手,要早早的習慣這些雜事。

到底還是幫著弟子,做了自己眼裡旁門左道的事情。

周瀾活動活動肩膀,把自己做的題給老師送過去:“老師今日的題做完了,辛苦您幫弟子審閱。”

先生把昨天看過的試題,換一個角度,自己出題給了周瀾一份:“下午的時候給我。好了。”

周瀾抿嘴偷笑,先生心軟了:“弟子告退。”

出去活動活動手腳,蹲著馬步背一會書,等常樂回來就可以午飯了。

心裡還能美滋滋的想一下,今天午餐吃什麼。

昨天答題的時候,他可冇有這麼好的心態。心思一直都緊繃繃的。

下午再做老師自己出的試題,周瀾就感覺到了難度。

如此過了四五日,周瀾上午的答題已經很流暢了,不過下午先生自己出的試題,就比較難搞。

而且自己答題速度上來了。

周瀾還習慣了思考一下,自己做的每道題,換成先生的思路,會如何出題。然後自己如何答題。

這可真是無意中發展出來的技能。

大先生還要給周瀾講書,先生說了,周瀾現在為了應試,都是在投機取巧。書不是這麼讀的。

所以周瀾一天到晚絕對夠忙,晚上還要耍一會大利弄來的石鎖,每天睡著的時候應該是最幸福的。

如此十幾天之後,薑常喜都覺得,周瀾該放鬆一日,這麼下去精神怕是支撐不住的。

先生可不這麼認為,當年科考的時候,誰不是這麼熬過來的,你當人上人是那麼好當的嘛,你當寒門學子的晉級之路該是什麼樣的。

先生:“讀書能有多辛苦?不進則退,他一個男人冇有你以為的那麼嬌弱,若是無事做,就出去同新認識的夫人們說說話,莫要打亂了他的進度,為師看如今的狀態剛剛好。”

周瀾就在邊上笑:“有常樂陪著我,先生每日給我講書,我這裡真的冇有問題。”

薑常喜就怕他壓力太大,適得其反。

還好,薑二孃子來了,提前也冇有讓人送帖子,看來是說走就走的旅行。

薑常喜知道她來了,就去迎她,姐倆在莊子上遇到的。

薑常喜直接上了薑二的馬車,上下打量薑二:“你可是受委屈了。”

薑二孃子翻白眼:“你怎們就不說點好的,我能受什麼委屈。”

薑常喜:“不是逞能要麵子的時候,若是受了委屈你就說。”

薑二孃子惱羞:“你這人什麼心思。”

薑常喜:“怪我嗎,你一聲不響就過來了,我能怎麼想。”

薑二孃子:“你嫌棄我冇有禮數。”

看著她還有心情挑刺就知道,應該冇有受什麼委屈。

薑常喜就不搭理她了。薑二這人藏不住話,過不了一會,自己就能知道所為何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