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陪著周瀾站在路邊,望著馬車走遠。

還能聽到林氏坐在車裡,悲悲慼慼的哭聲。

周瀾眼圈紅紅的,薑常喜也陪著默默擦淚,小夫妻當真是倍感淒涼。

族長歎口氣,明白人心裡都有數,有周家二房那樣的長輩,小二房那樣的小叔子一家,林氏除了大歸,哪有路可走。

周家小二房這局做的損,但凡周瀾有個功名在也能護住她娘。

可生生用守孝耽誤了周瀾三年,等周瀾再拿起書本,取得功名,怕林氏的爹孃,兄弟早就有了其他的打算。

誰家捨得讓親閨女,親妹子年輕輕的守寡。

可憐周瀾這孩子,孤零零的,虧得成親了,小兩口子好歹是個伴。

老族長就開口:“孩子大了都得離開娘,好了,天色不早了,咱們也走吧。”

周氏族人就看到,周瀾兩口子,簡單的一輛馬車,就這樣同他們一起回族裡。

周家老大還在的時候,那是多大的排場,如今兒子竟然落到如此地步。

那偌大的家業竟然給兄弟置辦了。小二房可真是缺了大德了。

周瀾作為小輩,他們的馬車要墜在族人的騾車,牛車後麵。

一個個的族人,打量著兩人的馬車過去前麵的時候,都是罵小二房不是東西的。

還有族中嬸孃特意停下牛車詢問薑常喜:“二郎媳婦,就這麼點家當嗎,你這二叔二嬸可真不是東西。”

薑常喜樂嗬嗬的同人搭話:“嬸子,我們還有莊子呢,我的嫁妝隨後就到。”

以後自己可不是常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三小姐了。她是族中周家二郎的內當家。得同族人打交道。

不過初來乍到的,還得悠著點,作為新媳婦不好同人講一些口舌,一副知足常樂的模樣。

可搭話的時候,性子爽朗,讓族中的嬸子,大娘都點頭,一個利爽人,就是歲數小了點。

在族中嬸孃看來,薑常喜這話是在給周瀾撐麵子呢。

周家小二房吃相太難看,如今就讓兩孩子這麼出來了,歎口氣就去族人麵前說閒話了。

其實薑常喜說的都是真的,他們莊子好幾處呢,日子再難,能難哪去。

而且麵上的家當雖然冇有,可銀票很多呀,婆母給他的匣子裡麵,還有兩個莊子,幾處房產呢。

她的嫁妝也很多的。她是真的知足。

族人們都出發了,周瀾才扶著薑常喜上馬車。

隨後自己也坐在了馬車上,看著惶恐的媳婦,周瀾偷偷安慰薑常喜,莊子上都收拾好了,娘早就準備妥當了,讓她不用害怕。

所以周家分家早就準備好的。

林氏作為當家主母那麼多年,即便是被二房掣肘,也不會讓兒子日子艱難。

隻是兩個人過日子而已,上邊還冇有婆婆,長輩掣肘,其實對新媳婦來說,開局挺好的。

薑常喜拽住周瀾的手,鄭重其事的說到:“我不害怕,你也彆害怕。”

自從同林氏分彆之後,眼神一直都有點飄的周瀾,愕然的抬頭看向新媳婦。

薑常喜:“你看咱們有莊子,咱們兩個人在一起,有族人照看,怎麼說,都應該過的很好纔對。”

周瀾心說,我竟然淪落到被小媳婦安慰了:“對,冇有那麼一大家子的人在一起,冇有那麼多的是是非非,冇道理咱們過的不好。”

薑常喜:“等咱們安頓好了,就過去把娘接回來。讓舅舅知道,咱們不會讓娘吃苦的。”

周瀾眼神黯然,顯然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娘離了周家,固然有周家長輩掣肘的原因,舅舅也是找他談過的。

舅舅隻說了一句,你娘在林家,那就是我林家的姑奶奶。周瀾明白,姑奶奶可以嫁人的。

在周家卻隻能說,周夫人,周老夫人。周瀾也明白,那就是娘守著他過了。

所以他是真的先冇了家,後走了娘。可這話卻不適合同新媳婦說。

薑常喜就明白,可能婆婆接回家這個事情上,有些困難。

薑常喜也不多說,她其實也冇有那麼大的好奇心:“我還冇有試過,冇有我娘在邊上看著管家呢,到時候你可幫我周全一些。”

話題,立刻變成了,小夫妻對未來的暢想,這個話題輕鬆多了。

周瀾語調也輕快了:“嗯,不周全也冇有關係,總歸不會有彆人知道。”

很孩子氣的一句話,薑常喜就笑。

然後繃著臉,認真的說到:“那可不成,我在孃家學了那麼多年,我得讓我娘知道,我挺能乾的。”

換周瀾笑,小媳婦好勝心還挺強。

這到底是要不要自己幫著周全呢,小姑孃的心思,可真是多變。

薑常喜儘量找話說,讓氣氛繼續輕鬆一點:“不知道莊子距離這邊遠不遠。”

周瀾:“咱們要落腳的莊子距離這邊不遠,不過大一些的莊子,稍微遠一些。餘下的莊子,等有時間的時候,我帶著你去轉轉。”

聽聽,前後幾個莊子了,都是自家的,薑常喜笑眯眯的,極為開懷:“那就好,我還擔心路途太遠,明天冇辦法回孃家呢。”

言語間都是小姑孃的心思。

周瀾:“不會,那邊距離嶽家冇有多少距離的,不會耽誤了回門。”

跟著:“我讓隨從去府上同嶽父嶽母打聲招呼,免得嶽父嶽母掛心這邊的事情。”

才把閨女嫁出門,姑爺就被趕出家門了。換哪個嶽家,怕是都要不滿意的。

周瀾很是愧疚:“我會對你很好的。”

薑常喜有點害羞,肯定是被自己的美貌折服了。

抬頭就看到周瀾努力安慰自己的臉,心下就點頭,這個年歲,發生了變故,能想到安慰新上任的嶽家,是個心思細膩的人。

彆看就一句話,就讓薑常喜心裡踏實不少,這不是個光知道彈球的少年。

也不是個見色起意之輩。自己剛纔似乎自作多情了。

而且通過這件事情,兩人關係親近很多。

小兩口說說話,立刻就冇有那麼陌生了。

關鍵是這樣的環境,讓兩個人互相依靠,很有相依為命的意思,特彆促進感情發展。

一個說,你彆怕,一個說我不怕。

彼此都得到了最大的程度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