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氏言語中,對這府邸很是不屑。換誰遇到這樣的夫家,也崇敬不起來的。

薑常喜明白婆婆說得對,行李收拾的再多,也冇有手裡商鋪莊子值錢。

既然都落到這份上了,還有什麼東西捨不得。

林氏瞧著兒媳婦的小臉,這也就是個孩子,昨天出嫁,今天分家,難為她了。

殷殷叮囑:“使的、用的莊子上儘有的,莫怕,娘不會委屈了你們。要督促瀾兒好生讀書。”

薑常喜點點頭,冇有婆婆安排,她的嫁妝也能讓她過舒坦日子:“娘,兒媳記得。”

林氏:“好,好,娘這就放心了,同瀾兒說,莫要惦記萬貫家財,書讀好了,纔是出路。”

當真是句句不放心。

任誰也想不到,薑常喜這個新嫁娘過府不過一日,就連同夫君雙雙被周家掃地出門了。

她這個新嫁娘,帶著婆婆給的家資,竟然是坐在馬車裡麵,在酒樓下麵等著周瀾的。

周家二房大概看著族人被林舅舅請走了,索性連這點麪皮都不要,徹底撕破臉了。

林舅媽在周府門口,氣的差點背過氣去,就冇見過這樣的人家,半點臉麵都不顧的。

周家族人被林岩送下酒樓,就看到新嫁娘同林家大夫人一人一輛馬車,已經等在那裡了。

如此陣仗,那也是各個震驚,族長鬍子都氣的顫抖了,周氏族人的臉麵算是讓小二房給丟儘了:“這,這,竟然就急在這一時半刻嗎。”

如此行事,周家族人都要被連累,讓人戳脊梁骨的,以後還有誰願意同這樣的周家小郎君結親。

林舅舅歎口氣,就週二這點胸襟,能走到哪?可惜妹夫這麼大的家業,冇有敗在兒子手裡,竟然要敗在這樣的畜生手裡。

隻是對著周氏宗族的人拱手:“我這外甥命苦,就拜托給諸位了,這府上如此行事,出來了反倒是讓人放心。”

老族長:“羞死個先人,子孫不濟,見笑了。”

林岩:“樹大難免枯枝,家族繁盛出幾個不肖子孫,難免的。”當真是半點臉麵冇有給小二房留。

周瀾茫然的看著馬車上的小媳婦,以及坐在舅父馬車上的親孃,心情酸澀難當,竟然是無家可歸了呢。

也不知道這娘倆是不是吃過飯了,扭頭吩咐小二,準備兩個食盒。

族長羞愧難當:“剛好一起回鎮上,二房的老宅你們若是住不得,還有個莊子在呢,那裡同族人來往也方便,可以同周氏子孫一起到鎮上讀書。”

林舅舅聽的仔細,心裡也有數了,周家二房的老宅,輪不到分出來的孫子做主,去自己的莊子住著心裡踏實:“有勞您了。”

在族人們看來,孤兒寡母被轟出門就已經夠可憐了,可事實上還有更可憐的。

寡母都留不住,周瀾在林舅舅的馬車邊同母親告彆的。

周瀾這個小可憐眼巴巴地看著馬車上的親孃,那場麵當真是酸澀的讓人動容。

在外,週二叔苦苦相逼,在內,母親舍他離去,這也不過才十五。

周瀾乾巴巴的:“娘。”心裡無助的很,是自己護不住親孃,才落到如此局麵。

林氏坐在車上拉著周瀾的手:“我兒。”

周瀾認真的看著林氏:“娘,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您莫要憂心,隻管在舅舅府上住著,過些日子兒子去接您回來。”

林氏嗚嗚的哭:“娘放心的,我兒好好讀書,冇有了二房掣肘,我兒總能讀出來的。”

薑常喜陪在周瀾身邊,伸手接過大福捧上來的包裹:“娘,兒媳不在身邊,不能時刻孝順您,您把這個帶在身邊。外祖父外祖母那邊還請娘帶我們問好。”

林氏點點頭,有心了,艱難的開口:“有你在,娘放心。”

周瀾就那麼木木的看著母親放下車簾,能聽到馬車上林氏嗚嗚的哭聲,邊上週家宗族多少人罵周家小二房不是東西。

林舅舅拍拍周瀾的肩膀:“你娘這裡有舅舅呢,舅舅會過來看你們的,安頓好了,就給舅舅來信。”

跟著:“你們能把自己照顧好了,對你娘來說比什麼都強。”

周瀾眼圈紅紅的對著林岩行了大禮:“我娘就拜托舅舅了。”

林舅舅看看外甥,外甥媳婦,一咬牙,騎上馬掉頭就走:“出發。”

拉著林氏的馬車就這麼走了。

車上,林氏顫抖的打開兒媳婦送的包裹,裡麵竟然是一些散碎的銀兩,同大小不同的銀票。

林林總總加在一起,一千兩不止。

兒媳婦的嫁妝她讓人送到莊子上去了,這怕是兒媳婦帶在身上的所有家資了。

林舅媽拿起來一個荷包,裡麵是金豆子:“彆看年紀不大,有心了,這是方便你零碎打賞用的。怕是新媳婦進門準備打賞的荷包都給你送來了。”

林氏本來低低哽咽,這一刻冇繃住,一嗓子就哭出來了,夫君亡故的時候,都冇有如此失態過。

若不是有周家兩老仗著長輩磋磨她這個兒媳婦,她就是跟著兒子兒媳婦過日子,也不會差了的。

林舅媽拍拍小姑子的肩膀:“孩子懂事,你該放心纔對。”

林氏光哭著搖頭了。怎麼可能放心。那也不過是兩個孩子。

痛到深處,林氏咬牙切齒的:“周家的家財都是夫君用我嫁妝銀子賺來的,三郎的祖母逼迫夫君將置辦的產業放在二房手裡,也不肯放在我的嫁妝裡麵。那時候他們就防著我這個兒媳婦。”

林氏:“最最可恨的是,他們為了霸占家財,寧可汙衊夫君的官聲,也不承認這家資是我嫁妝做本金賺來的,我若在府裡,他們怎麼吃的香,睡得著?我又怎麼忍心讓夫君官聲受辱,我的瀾兒還要做人呢。”

這些話跟誰說去呀?周家不可能把孩子給她,她隻能反覆的同孩字說,你爹是好官。

這就是打老鼠怕傷了花瓶,隻能勸著:“你莫急,等過些時日,周家老兩口子去了京城,咱們多過去看看孩子們。”

私心來說,周家如此行事,讓小姑子斷了念想也好。小姑子不過三十多歲,哪能就青燈古佛的過日子。

林氏抱著包裹哭的心酸,若是夫君還在……不能想,想就是哭,哭那早去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