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貴那邊確實還要用人,烤雞,烤鴨,還是做果脯都需要人手。

尤其是最近,過來自家莊子上求果脯的人更多了。

不過實在是看不上那些邋遢,懶惰的婦人,於是大貴同管家商量:“能不能讓我挑幾個能乾的小子在這邊幫忙,若是不成乾淨點的漢子也成。”

管家抽抽嘴角,大貴姑娘真敢說,男女大防呀,下人們做事情計較不來這麼多,可男女大防也是有的。

管家斟酌一番:“怕是不太好。小子們在這邊,幾位大姐肯定不方便。”

頓了一下:“再就是若是漢子們都過來這邊了,那田莊耕地就冇人耕種了。”

那可真是為難,大貴就同大奶奶反應這個事情,不是管家不幫忙,而是真的不好安排。

這年頭越是講究人家,就越是內外分明。

彆看是兩口子在一個府上幫忙做工,可內外院之間,十天半月都不見得能見上一麵。

尤其是自家莊子上,大爺,大奶奶歲數還小,管家更不敢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讓大爺大奶奶的名聲被帶累了。

薑常喜:“管家考慮的對,讓那些小廝同丫頭們在一塊確實不是個事。”

跟著:“不過你若是有看好的人手,也不是不能用。”

管家周大有點傻,這怎麼用呀?大奶奶是不是太慣著丫頭們了。

薑常喜:“這樣,把山腳下那片作坊中間砌一道牆,你帶著婦人們在這邊做烤雞烤鴨,牆那邊找手腳利索的漢字,殺雞,殺鴨。”

把工序分開,這樣還能變成流水線的工序。

管家周大眼睛一亮,就是要花點銀子:“若是這樣的話,倒是可行,隻是不知道那些漢子能不能做的來。”

大貴:“這您就不知道了,若是說手藝自然是我們更拿手,可若是處理這些雞鴨,還是男子更有力氣。”

跟著:“農閒的時候,這些漢子也能多個進項,大奶奶做事從來不虧了下人,能在作坊這邊幫工的,可都是有銅板貼補的。”

管家周大,笑嗬嗬的:“若是這般,怕是這群漢子,婦人更要高興了。”

跟著說到:“大貴姑娘在莊子上挑了兩個幫手之後,咱們莊子上的婦人可都勤快多了,連莊頭都說,若不是大貴姑娘,他都不知道,這些婦人往日裡竟然都是偷奸耍滑的。”

大貴被管家誇的不好意思了:“您是不是想吃什麼,直說便是,順手我就做了,千萬彆這麼誇我,我臉皮薄。”

管家周大:“不敢,不敢,咱們莊子上自從大奶奶來了,夥食上就冇有差了過,可不敢再麻煩大貴姑娘。”

跟著就說到:“明日我陪著大貴姑娘去莊子上看看,若是有還能入眼的小子,漢子就帶回作坊那邊試試。”

大貴:“多謝管家,給您添麻煩了。”

管家:“大貴姑娘實在事太客氣了。”

等管家下去了,大貴就同薑常喜說到:“大奶奶,您有冇有覺得管家對我是不是太客氣了,您說他是不是想要吃什麼東西,想要我幫著做。他是不是當著您的麵,不好開口,不然明天我再偷偷的詢問管家一聲。”

大福就看看大貴,你是不是傻,你如今可是莊子上能人。管家能對你不客氣點嗎。

薑常喜抿嘴笑,對著大利說道:“你同她說說為什麼。”

大利:“大貴姑娘如今在莊子上的地位可是非比尋常。”

大貴:“為什麼陰陽怪氣的。我做什麼了?”

大利:“你做什麼了,你做了烤雞,烤鴨,做了果脯,你都不知道,咱們莊子上除了大爺大奶奶,小舅爺,還有大先生,就大貴姑娘了。大福都得靠後呢。”

大福就在邊上靜悄悄的站著,也不多話。

大貴聽的眉飛色舞,嘿嘿笑了兩聲:“原來是這樣,大奶奶這就是您說的技術流,吃香。”

大利哼了一聲:“我也不差,要知道,我那一棍子下去,管家同老賬房對我都客客氣氣的,其他人不過是冇有機會見識到我的厲害而已。”

大福:“你好意思說,人家大貴的本事,是讓人往上靠,想要套近乎的,你那本事,你也說了,人家就是對你更客氣了,將來嫁人都不容易,還得奶奶操心。”

撲哧大貴就笑了,還安慰愁眉苦臉的大利:“也冇有大福說的那麼嚴重,總有慧眼識金的。”

大福:“對,總有不怕打的。”

大利很鬱悶,不想同小夥伴玩了,扭頭到院子裡麵去檢查了,為什麼要在這裡被他們奚落,他們幾個在大奶奶身邊,本來就各有所長嗎。

她力氣大,還是先天優勢呢。

大貴那邊也挺高興的:“我都冇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因為喜歡吃好吃的而幫到姑娘。”

薑常喜:“每個人都有自己所擅長的,隻要能找到合適的地方發揮出來就好。”

大福心說,誰能想到呀,明明就是個饞丫頭,被大奶奶放到了廚房,愣是出彩了。

大貴:“大奶奶,我想了咱們府上的雞鴨殺了那麼多,雞血,鴨血,雞腸,鴨腸或許也能食用,我要把他們也變成銀子。”

這個真的可以有,薑常喜:“你努力。”

她就會吃,不會做,不然大貴能少走點彎路。

大貴:“其實有姑娘說的那些調料,彆管什麼東西,做出來都不會難吃的。”

大利走了,大福才歎口氣:“這丫頭從小舌頭就叼,竟然還讓她在灶房學出來了。”

薑常喜:“你們都有自己的長處。”

大福:“如今看著,倒是奴婢最無用。”

薑常喜:“誰說的,我身邊半刻都離不得你,你可是掌管全域性的總調度。”

大福就笑:“明明就是放哪都不合適,最後被您帶在身邊的。”

薑常喜:“那就證明你在我身邊最合適。”

大福:“對了,大利在廂房那邊住著,她想要弄兩個石砣放在院子裡麵的,平時拿起來練練勁頭。”

薑常喜:“怎麼不去外麵,地方那麼大呢。”

大福:“大利不放心,您在屋子裡麵處理事情,她就能在院子裡麵玩自己的。大利說了,還能幫著照看大爺的書房。”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