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等縣試過了,夫君就去縣學的學堂讀書吧。”

薑常樂先問了一句:“那不是要同我分開。”

薑常喜:“你努力點,爭取一起考到縣學裡麵去。”

薑常樂:“可我不想同你分開,族裡上學距離這邊很近的。”

姐姐同姐夫在一起比較,當然是姐姐重要了,冇看到爹孃他都扔下跟著姐姐走了嗎。

周瀾再次歎氣,這話常樂說還可以,自己說那就太冇出息了。

可明顯薑常喜又被這小子的話給征服了。

當人夫君的,碰上這樣的小舅子,那就是劫數。

周瀾瞧著薑常樂,正確認識了小舅子的存在,自己的劫數。哈。

晚上吃飯的時候,全魚宴。魚湯,酸菜魚,水煮魚,鬆鼠魚,油炸小魚。

老先生身邊三位弟子陪著,看著滿桌子的魚:“這全都是魚。”

薑常樂眉飛色舞的:“弟子親手給先生逮來的,先生要多吃些。”

老先生很詫異:“親手逮的。”

薑常樂眉飛色舞的把下午的娛樂說了一遍。那聲音透著快樂。

老先生聽著就不是滋味,一起吃飯有什麼用,那不是玩的時候都冇有帶著自己嗎。

看著先生臉色不好,周瀾:“學生以後不會貪玩了。”

薑常樂終於意識到先生臉色變了:“弟子會認真學習的。”

先生:“哼,老了,冇有你們年輕人的精氣神,玩不到一塊了,讓人嫌棄了。”

什麼意思?不是在嫌棄他們出去玩樂?先生的幽怨是冇能同他們一起玩耍?

薑常樂眨眨眼,先生也貪玩的嗎:“先生喜歡,明日弟子願意陪著先生再去捕魚。弟子不怕耽誤學業的。”

聽聽多大方呀。

先生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想得美,先生怕耽誤你學業。”

跟著看向薑常喜:“玩物喪誌冇聽說過嗎,你也不怕他移了性情。”

薑常喜笑笑:“回先生的話,不怕的,若是他真的迷戀捕魚,耽誤學業,我就日日,頓頓給他吃魚。”

薑常樂心裡高興,他喜歡吃魚,姐姐心疼他。

先生同周瀾看看桌子上的魚,說真的頭一頓新鮮,第二頓或許還喜歡,可日日,頓頓都吃這個,真的不擔心薑常樂迷上捕魚,這個姐姐也夠心狠的,這招也是絕了。

先生看著小弟子,喜滋滋的模樣,竟然還很期待看到這樣的情形。

不過這小子不缺心眼,笑眯眯的說了:“我喜歡吃魚,可也不會貪玩的,我會好好的跟著先生讀書的。”

薑常喜:“先生吃魚吧,那條河是活水,想來這魚肯定鮮美。”

先生點點頭:“能養出來這麼大的魚,這條河兩岸的人家想來日子過的不錯。”

日子不富裕的地方,河裡的小魚小蝦早就被撈光了。

薑常喜:“學生倒是仔細觀察過,日子不算是艱難,也冇有多富裕。尋常而已。不過流經自家莊子上的河峪略長,這段河峪裡麵的魚蝦日子比較安逸。”

先生冇想到,這話竟然是出自女弟子的口中,放下筷子:“這魚吃的好。”

還看向周瀾:“你可明白了些什麼。”

周瀾很慚愧,小媳婦這些日子在附近走動,竟然還看了民生,連地勢都看了:“弟子汗顏。”

先生點點頭,能聽出來自己差在哪裡也是不錯的:“確實該汗顏呀,知恥而後勇。”

常樂茫茫然的:“先生在說什麼。”

薑常喜多少可能明白點。給常樂挑魚刺:“先生讓你專心吃飯,莫要卡了嗓子。”

吃過飯先生就把周瀾給帶走了。

先生安慰周瀾這個弟子:“那是老師我的女弟子,有點見識那也是應當的,可你得努力,不能讓個女子給落下太多。你那媳婦是有心人,她帶著人把莊子裡外都走過一遍,能注意到民生,這就是見識。還能檢視地勢,那就是心思細膩。”

周瀾很慚愧:“夫人聰慧,我不及之處多矣。”

先生:“你可是她得夫君,他的天,氣餒了可不成。”

周瀾:“弟子雖愚鈍,可不敢忘記努力,還請先生教我。”

老先生:“書是讀出來的,也是悟出來的,同你媳婦比先天條件雖然差了點,後天努力可不能在差了。”

周瀾很鬱悶,這就先天差了嗎。也不好同先生辯駁,同自家媳婦比,贏了也不太好看的。

所以周瀾就開始了後天努力的日程,早起跑步,夜裡讀書,每天都要等叫醒小舅子尿尿之後才睡下的。

薑常樂最近就有點驕傲,最近都冇有在換過被褥呢。

聽到小舅子這話的時候,周瀾全是苦笑。

這件事情當中,他就是那個無名英雄。

結果夜裡的時候,大貴就過來送雞湯了。

周瀾:“怎們這個時候還有雞湯。”

大貴:“大爺這邊的燈油最近消耗很多,大奶奶就知道大爺在苦讀,早幾天晚上就準備了的,隻是怕影響了大爺讀書,冇敢送來書房。”

有大利在外麵等著周瀾招呼的,可惜大爺一直冇有招呼吃宵夜。

大貴:“這幾日大奶奶看著大爺眼圈都黑了,才讓奴婢送過來的。”

所以自己的努力媳婦都看在眼裡的。所以小媳婦悄無聲息的安排了那麼多,怎麼就覺得心情那麼激盪呢。

周瀾:“放下吧,以後灶上不用再準備這些,我夜裡讀一會就睡下了,冇有吃東西的習慣。”

真實的講,這個習慣那是有的,不過因為自己身材略微豐滿,最近給把這個習慣給戒了。

總不能同媳婦圓房的時候,自己還是肉肉的,會被媳婦嫌棄,被人笑話的。

可有人惦記自己的感覺,特彆的窩心。

周瀾喊小舅子起來尿尿之後,抱著小舅子就睡著了,揉揉小舅子肉肉的臉蛋,感覺就是踏實。

好像自從成親以後,他很久冇覺得怕了。

最近莊子上有個奇怪的現象,婦人們都很勤快。

原因是從院子裡麵伺候過主子的婦人們,勤快的跟著男人去下地耕田的,被大貴姑娘給挑走兩個。

餘下的婆子們最近爭相下地,可惜大貴姑娘這幾天就冇有過來看一眼。

讓幾個婦女有點灰心喪氣,做事又開始拖遝,抱怨屋裡的男人冇本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