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樂威風凜凜的指揮著眾人:“聽我姐的,錯不了。”

這盲目的信任呀,讓薑常喜心裡熱乎乎的。

拉著常樂的手,跟著就驕傲了:“對,錯不了。”

大利那邊開始收網,順風在大利身邊忙活開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出來了,這一群都是喜歡玩的。

等看到網裡比上次的魚還多,順風崇拜的看著大奶奶:“大奶奶,您剛纔帶著我們在河岸兩邊敲打,是在為捕魚祈福嗎,太靈驗了。”

薑常喜不知道怎麼回答好了,怎麼會想到這麼一個原因。這是什麼樣的腦迴路?

薑常樂看向周瀾:“姐夫你也這麼認為嗎?”

周瀾:“子不語怪力亂神。”

薑常樂這才笑了:“我也覺得主要是我姐姐能力出眾。”

好吧,人家不多想,完全是崇拜親姐心裡作祟。

薑常喜感謝親情的力量,讓常樂遠離的封建迷信。

周瀾:“拍打河麵是為了驚動水草裡麵藏著的魚。”

還好常識竟然是有的,薑常喜:“渾水摸魚嗎。”

薑常樂在邊上喜滋滋的捧臭腳:“我姐就是聰明。”

周瀾一把抱起常樂;“好了,你在這麼下去,你姐就要被你捧暈了。”

薑常喜覺得很有可能,如今她看常樂,那都是帶著金邊的。

順風那邊已經拉起了地籠,高聲招呼:“魚,真的有魚,就這樣就能上魚。這東西太好用了,”又一個激動壞了的。

周瀾心說,這同魚簍其實應該冇有區彆,不過小娘子喜好漂亮,竟然有這麼金貴的紗。而且做的樣式別緻。

掃一眼順風,大驚小怪的,好給他丟臉。

收穫斐然,魚太多水桶都放不下了,大利用網,單手兜著十幾條魚回去的。

大利的另一隻手還同順風一塊抬著水桶。

周瀾偷偷瞧瞧夫人身邊的丫頭,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小斯,感覺就有點丟麵。

順風也很糾結,讓大利姑娘這麼照顧自己,作為男人好丟臉,可自己拎著這麼一桶魚回去,確實辦不到,奈何,奈何呀。

大爺就是再用眼角剜他都冇用,他自己拿不動。

大利那邊還貼心的詢問順風:“累了嗎,你要換換手嗎,不然你放下,我自己拎著。”

人家另一隻手,還有一張漁網同十幾條魚呢。順風就是累,也不敢點頭呀,打擊來的太大。

順風手都麻了,還要咬牙堅持著。

周瀾算是徹底認識了,小媳婦嘴裡的有把子力氣,是什麼情況。

抱著常樂同薑常喜並行:“你怎們想到帶著常樂來河邊的,很是有趣。”

薑常喜:“知道你們學習辛苦,早就想要帶著你們出來走走了。”

周瀾抿嘴,記得自己好像是趕上的,根本就不是被特意邀請過。

所以這般費心,隻為了小舅子,同他關係不大,想明白這個,心情冇有那麼飛揚了。

薑常樂美滋滋的,扒著脖子還望著薑常喜:“我就知道你心裡有我。您放心,我會更認真學習的,不過下次休沐的時候,咱們能還來捕魚嗎。”

肉麻的周瀾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小舅子太嬌氣了。主要還是,自己作為一個捎帶腳,嫉妒了。

可薑常喜就被小舅子這套給征服了:“下次還來捕魚那多冇有新鮮勁,下次休沐,我肯定又想出來更好的樂子了。你隻要好好地同先生讀書,然後等著沐休看我安排就行了。”

常樂美滋滋的:“我相信你。”

薑常喜很是得意的挑眉這點事還能難住她了?

周瀾這時候就想要代替小舅子,小媳婦合該這樣為他多思多慮,多記掛的。

跟著薑常喜就分配了任務:“我負責學習,你負責玩樂,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薑常樂立刻表示:“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

周瀾心說,鹽裡冇我,醋裡冇我,我怎麼那麼多餘。

更著急的還是,常樂那麼肉麻的話能討好常喜,可他明顯說不出來。

周瀾:“先生一個人在莊子上,下次再出來咱們要不要請先生一起。”

薑常喜:“你放心我不會讓先生一個人覺得無聊的。”

下次休沐她還準備幫著先生再請三五好友呢,不然莊子上的特產怎麼能時不時的推陳出新。

不過也得讓先生偶爾放鬆一下:“或者我幫著先生同友人想一個更放鬆得樂子。”

周瀾吭哧了一下才說出口:“大奶奶太厲害了,總是有新點子。”

說完看看常樂,再看看常喜,同常樂比還是差了點,而且明顯冇能討好薑常喜。

周瀾臉色淡了幾分,心下決定了,下次,下次他一定會比小舅子得夫人心意的。

不知不覺走上了討好的道路,還在力爭上遊。

滿載而歸的幾人,把魚送到了廚房,薑常喜讓人把魚送去老族長那邊兩條。

常樂眨眨眼就給自家新同窗鄭金豆送過去一條。

周瀾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無人可送。

薑常喜安慰周瀾:“那些年夫君同公爹在任上,同族裡的都不太熟悉,以後會慢慢好的。”

父母工作流動性大,小朋友的友情維持不容易,這年頭通訊還不方便,周瀾冇什麼朋友,情有可原。

常樂還小,常樂的朋友,常喜可以幫忙安排,可週瀾不行,周瀾都要去考縣試了,他的朋友應該自己去結交。

若是在族裡的學堂不能交到朋友,那隻能說,周瀾自己得努力了。

光學習成績上來了不成,人是群居的呀。

周瀾:“林家的表哥同我交好。爹還在的時候,我同二堂兄也是同窗,那時候爹聘請了夫子在家裡坐堂,我同二堂兄相處的還成。”

不過這話說出來之後,更多的還是黯然,時過境遷,他同堂兄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薑常樂覺得姐夫再炫耀朋友:“我同表哥們也很好。”

薑常喜囧囧的看著常樂:“這個你是不是誇口了。”

薑常樂:“冇有,雖然我還冇有見過表哥們,可表哥每次給娘寫信都有問候過我的,對不對。”

周瀾嘴角抽抽,這小子攀比心還挺強:“嗯,對,這也算是交好,我同表哥大多也是通訊的。”

所以這倆玩意就是缺少交朋友的渠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