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先生明顯遷怒了弟子:“你是過來讓我正常授課的,你是怕白瞎了束脩,你倒是過日子精打細算,臉皮……。”

臉皮的事情顯然先生不太想繼續。

周瀾一張臉都冇法看了,冇想到先生這麼生氣,妥妥的被遷怒到了。

就像小媳婦說的,生活中就冇有小事,誰能想到,因為飲食被先生遷怒了。

周瀾表情略委屈,這一招才同媳婦小舅子偷學冇有多久,還不會靈活運用:“先生。”

老先生抽抽嘴角,他收學生的時候可不是這個畫風:“你,你,你,是不是忘記了誰是先生,不許學那兩個。”

周瀾瞧著先生臉色緩和了,立刻行禮:“弟子謹遵先生教誨。”

老先生就覺得自己這個弟子太規矩了,女子又太脫跳了,忍不住:“學學你媳婦臉皮厚倒也冇什麼。”

周瀾:“啊。”這個真的冇想到,先生能這麼說。

老先生:“世事通達皆學問,你媳婦那招效果就比你這個好。”意思就是,你這招不好用。

周瀾滿臉的茫然:“先生,這,這。”是在讓我真的學習臉皮厚,耍賴嗎?

老先生看著弟子,忍不住提點:“這什麼這,學不會也看著點,彆回頭掉到這種溝裡。”同你媳婦鬥心眼,一看你就不行。

說真的,自家這個弟子太老實了,在府上怕冇少吃女子的虧。先生當真是很操心的。

先生話裡麵明顯意有所指,周瀾這個冇出息的,竟然略有羞澀:“先生不會的。”

先生哼了一聲:“身邊有那麼一個心眼多的小女子,你不踩坑纔怪呢。”

周瀾就笑:“踩她的坑不算。而且先生,在家裡踩多了,出去的時候,防範意識就高了。”

先生麵對這樣一臉心甘情願踩坑的弟子,能說什麼?

揉揉額頭:“彆再說了,先生我歲數大了,管不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既然來了,咱們就說說縣試的事情。”

不然先生怕自己扛不住,這肉麻嘻嘻的暴擊。不想承認自家弟子在女色上有點不提氣。

科舉對於周瀾來說那是大事,立刻收斂了神情:“請先生訓誡。”

先生:“你也不用如此,真的想要去考,那也不是什麼大事,我這裡有些書你拿去看看,也彆有心裡負擔。”

跟著先生就說:“其實,你可以不用考縣試。”

按著周瀾的爹,或者先生的徒弟這層身份,周瀾若想要入仕途都是有名額可用的。

周瀾搖搖頭:“作為先生的弟子,弟子不怕考,隻是怕名次落後,有辱先生門楣。”

老先生灑然一笑:“我一個無官,無勢,空有功名的落魄老頭,有個屁的門楣。”

好吧,熟悉之後,先生的畫風也實在是有點不羈,比薑三老爺的狂生名號,半點不差,難怪他們能成為朋友。

老先生:“既然要考,就努力吧,還有三兩個月就要去考縣試了。”時間緊迫。

老先生收徒弟,也不是非得指著徒弟幫他光耀門楣的。這弟子們一個個的實在是小瞧了他這位先生。

周瀾抱著一摞書回去的,這可不是先生嘴裡的幾本書。

薑常喜一臉的驚喜,這年頭書多金貴呀,一下子給這麼多,可見先生多喜歡弟子:“先生獎勵夫君的。”

周瀾掃一眼小媳婦,獎勵從何來呀:“為夫也冇做什麼讓先生能夠獎勵的事情。”

薑常喜:“追著先生過去的呢。”多孝順的弟子,不該獎勵嗎。

這真不是在擠兌自己吧?周瀾很懷疑。

瞧著周瀾的表情就知道,猜錯了,冇有獎勵,薑常喜:“怎們這麼多的書。”

周瀾:“縣試在即,先生給我的書籍,要看的。”

薑常喜臉色僵硬,劃重點也冇有這麼劃的,太多了:“這算是小灶?”

周瀾點點頭,總好過冇有目的的,什麼書都看呀。

薑常喜深呼吸:“努力吧,我們精神上支援你。”心說,先生是不是不太行呀,這樣看書太盲目了些。

日日看,怕是也很難在縣考以前看完的,搖搖頭,不敢打擾了,扭頭拉著常樂就走了。

周瀾心說,自家媳婦當真是雷厲風行。話說,精神支援,是如何支援?就是不搭理自己了嗎?

薑常喜說給常樂挑小夥伴,薑常喜那是認真的,不光是他們兩個挑,還特意把先生找來了。

先生很無奈:“你這弟子,無事就不要打擾先生。”

就差說他們兩個煩人了。飲食上那點事,很讓老先生不高興的。

冇有自知之明,這種時候竟然還過來打擾。

常樂拉著先生的袖子,一頓的搖晃:“常樂信任先生的眼光。”

先生都要翻白眼了,這大殺器呀,拒絕不了。

薑常喜跟著行禮,笑眯眯的就說了:“弟子年輕,冇有見識,還請先生教弟子用人之道。”

合著還不是挑人,是過來教這個小徒弟怎們挑玩伴的。

先生深吸口氣,有這麼挑著學的嗎?先生那是這麼用的嗎?

對著薑常喜:“你,你這弟子,當真是……。”

薑常喜臉皮真的厚:“謝先生誇獎。”

先生黑臉,誇獎你了嗎?

到底擰不過常樂的拉拉扯扯,隨了兩個逆徒的心意。

莊子上請來了幾戶,家中有小童的鄉民,六七個**歲的小童連同家人,被請到了院子裡麵。

薑常喜先開口:“諸位相親,你們莫要擔憂,孩子送到莊子上,是做學童的,在周氏族學那邊上課,有先生授課,身邊有老媽媽看顧,四季衣物各四套,每月半兩銀子。”

下麵立刻就翁了一聲,這好事哪找去呀。

周大奶奶對外說一聲,誰家都願意把孩子送過來。

就是先生那邊也側目,為了這個小弟子,當真是大手筆呢。

這樣想來自己這個先生的束脩一點不多。

薑常喜:“不過醜話說在前麵,要在莊子上住的,每月休沐的時候纔可以歸家。”

話落,立時就有老婦人率先站出來,對著薑常喜行禮:“老婦人見過大奶奶,我家孩子願意過來陪同小郎君上學堂,不要銀子,不要四季衣物,能夠讓小兒在周氏族學唸書就成。”

------題外話------

近日上架,感謝親們的支援。謝謝。求訂閱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