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勉強讓自己鎮定,看著除了肥沃耕地之外的坡地。

管家開口有些為難:“這些坡地,耕種作物也冇有什麼出產,開始的時候,還讓人收拾出來,耕種過幾年,最近就不在耕種了。”

薑常喜放眼望去,這就是個坡度不是很陡峭的山頭,能在莊子裡麵還有自己的山頭,老天送給她的。

不同於老管家的為難,薑常喜很興奮:“就這麼晾荒也有點可惜。回頭找些果樹,弄個果園子也好。”

管家:“不知道大奶奶栽種果樹,是想要供給自家,還是要做什麼。”

老賬房跟著就說道:“水果這東西不好存儲,可這麼大的山頭以後長滿了果子,想要一次性的出手也不容易。”

其中的為難之處,不用說,大家都該明白纔對。

薑常喜:“慢慢來不著急,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咱們先要有果林,才能去想銷路不是。”

還冇看到果子呢,就想著要砸手,確實有點多餘。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不是嗎。

管家,同賬房都是欲言又止的。心說,年輕,還是年輕呀。打算不夠長遠。

薑常喜也明白,管家同賬房那是長遠打算,就安慰到:“你們吃到的烤鴨,烤雞,就是大貴的手藝,大貴能把雞鴨做出來,誰能說得準,她不能把果子做出來。”

管家同賬房心說,夫人可真是天真,這都敢想。果子能做成什麼?

老管家:“若是能夠做成蜜餞,那倒是能夠留的久一些。不過那玩意,窮苦人家吃不起。富貴一點的人家,都是自己做的。”

薑常喜點點頭,老管家說的都對,不過她真有更好的辦法,所以還是先栽樹吧,畢竟想要果樹掛果,還要好幾年呢。怎們折騰真的不著急。

管家同賬房暗暗發愁,這是聽不進去勸的,好在就那麼一個山頭,栽上果樹也不值當什麼。

讓薑常喜冇有想到的是,莊子上有活水流動。

薑常喜:“就這麼一條活水,莊子上農田引水夠用嗎。”

老管家:“趕上乾旱的時候,咱們莊子上遊,下遊的村子都要灌溉,這河流就冇有這麼寬裕。聽說還有村子同村子之間為了搶水打起來的。”

靠天吃飯的時代,水就是命。

不過他們莊子這邊冇有人敢過來截流的,畢竟周家那是出過四品官的。

這也是族人為何對周瀾如此照顧,因為周瀾的爹,確實讓族人得到了庇護。每到農耕灌溉之時,周氏族人都不必同其他的村子搶水。

薑常喜明白,水在這時候的重要性:“從明日開始,就抽調莊子上的壯勞力,在河邊上挖兩個池塘,蓄水。”

管家驚掉了下巴,這也太果斷了些:“那可是個大工程。”

薑常喜:“總是要做的,雨水季節的時候存儲一些,趕上乾旱了纔不至於抓瞎。”

賬房聽著這話從大奶奶嘴裡說出來,總覺得維和。就是老農也未見得有這樣的見識。關鍵是這份魄力。

薑常喜:“趕在旱季之前把池塘挖出來蓄水。莫要再旱季斷了下遊的水源。”想的非常周到。

周管家:“小人這就安排下去,大奶奶隻管放心。”

薑常喜:“整個莊子上的排水也要做好。”

周管家:“小人明白。大奶奶放心。”

不明白的地方,還要找人問明白了。管家突然發現,想要在大奶奶手底下做事,自己要做的,要學的很多。

繞著小山頭走一圈,薑常喜對於自己這個大地主的身份更直接的有了認識。

附近村子裡麵有憑租土地的佃戶,這個季節就開始在田裡勞作了。

知道是莊子上的大奶奶,佃戶們也冇有敢上前湊,聽說大戶人家的女眷都很講究的,她們怕衝撞了。

不過家裡的菜乾,果子,或者雞蛋送來了不少。

從送的東西上就能看出來,種地不容易,日子艱難。

薑常喜讓人把東西都收回去,對著人說道:“隻管放心的耕種就好,我不過是過來看看。莊子上有醫婆,明日要過來這邊采藥,大夥互相轉告一下,可以讓醫婆幫著瞧瞧,疑難雜症醫婆看不好,可頭疼腦熱的還是可以。”

莊子上的人聽說這話,彆管是不是佃戶,都給薑常喜行禮:“大奶奶仁慈。”

薑常喜:“大家都是鄰居,說這話就見外了。”

好吧,一句大家都是鄰居,讓一個莊子的人都興奮了。

她們同周傢什麼時候成了鄰居了,一個茅草屋,一個莊子,他們可不敢高攀。

難怪人家是當大奶奶的,這也太會說話了。

等薑常喜坐上馬車走了,莊子上的人還送出來好遠呢。

周管家:“大奶奶仁慈,莊子上的人,不是熬不住了都不捨得去看大夫的。”

薑常喜:“都不容易,醫婆會的也不多,能幫上些就好。”

薑常喜還看到了十幾畝的沙灘地,頗為心動:“這可是養瓜的好地方。”

老賬房都臉紅,他不懂呀。冇想到大奶奶竟然懂這個。

老管家:“若是大奶奶覺得還成,回頭就讓人找了瓜秧栽種上。”

薑常喜看著管家就笑,管家不是莊頭,不能要求管家還懂得種地,所以薑常喜很寬容的說道:“回頭找個莊頭吧。”

老管家同賬房都啊了一聲,什麼意思呀,薑常喜就又笑了笑。

等薑常喜回府,老管家同賬房找了懂耕種的,才知道,自己多冇見識。在大奶奶麵前丟人了。

虧得大奶奶什麼都冇說。老管家一張臉都燙的慌,他就該同老賬房一樣閉嘴就好了。

老管家覺得,他最近都不敢去見大奶奶。當然了還要惡補一下,種地的知識。省的下次再丟人。

薑常喜還同莊子上的人,其他村上的人,打聽有冇有什麼其他的高產作物。

甚至還要同有經驗的老農,一塊說說漚肥的問題。

說真的陪著大奶奶出去一遭,老管家也好,老賬房也好,都覺得府上分不分內院真的無所謂。畢竟大奶奶見識真的不俗。

尤其是在對於莊子的治理上,他們反正是服氣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