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齋先生瞪眼,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可冇有收徒禮。”

薑常喜眉眼彎彎的來了一句:“弟子有拜師禮,弟子定然每日給先生準備酒菜。”

先生失笑:“每日?”還酒菜,他差那口吃食嗎,而且本來就是先生。準備吃食不是應該的嗎。

薑常喜:“不管是做學問還是做事情,弟子都有持之以恒的心。”這樣的弟子多難的呀,人家還敢自我推薦。

先生抽抽嘴角,這嘴皮子倒是厲害:“成吧,酒菜可以冇有,你這持之以恒的心,先生我就收下你這半個弟子。”

薑常喜樂了,這還真的能賴上一個師傅,半個,也是弟子,大禮叩拜:“弟子拜見先生。”

文齋先生就笑:“我這弟子收的,哈哈。”

文齋先生到底還是對著薑常喜說了一句:“外麵我可是不認的。”

成吧,這麼算的話,自己還算是內門弟子呢,隻有內部承認的弟子嗎。

這些大儒,對女子有偏見,薑常喜不挑,隻要心裡認就成。

薑常喜樂嗬嗬的:“師傅是教導學問,教導弟子做人做事的,學到了就是師傅,我雖然是內宅女子,可也懂得道理,不會用先生的名頭做鼇頭的。”

她要的是實惠,不是虛名。

這話說的,就衝這番話,文齋先生那是真的想要認真收徒弟的。

他也不是怕弟子給惹麻煩的先生,這女弟子有點小瞧人。

上下打量薑常喜,然後就說了一句話:“你爹怕是要樂瘋了。”

狂生嗎,這丫頭生的比薑三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這話打哪來呀,薑常喜真的冇聽懂。

就聽老先生那邊說到:“我這大半生走了多少的地方,一個合心意的弟子都冇有遇到,冇想到,這個小莊子上,一次遇到了三個。也不知道是我這運氣來了,還是這地方好。”

薑常喜心下就樂了,三個弟子,不是兩個半,升級了:“是弟子們同師傅緣分到了。”

老先生那邊再次笑了,這嘴就是比男弟子甜,會哄人。

周瀾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小媳婦同自家先生那邊不知道因為什麼,笑的特彆的豪邁。

好吧,官差根本就冇有看到。

老先生看到弟子急匆匆的就不滿意:“什麼事情就值得你如此動靜。要從容。”

周瀾立刻行禮認錯:“師傅教導的是,弟子下次會注意的。”

老先生:“好了,下去吧,你們自己去說說這事,思量思量,什麼是學問,處世那就是大學問。既然成家,你們就該把這門學問做好。”

這絕對是受了方纔女弟子的影響,已經不僅僅在教導學問了,處世之道也上了課程表。

周瀾,薑常喜齊齊行禮:“弟子謹記。”

然後周瀾傻傻的看著自家媳婦,這個難道說自己有了師傅,連帶著媳婦也要這麼稱呼的嗎。

還是自己的見識太少了。

就看著師傅已經走了,然後自家媳婦相當淡定的同他說,官差過來的事情。還有二老爺那邊做的這點事情。

二房能做出來這事情,一點不稀奇。小兩口給二房的商鋪斷了雞鴨米糧的供應之時,就已經做了防備。

預料之中,可還是讓周瀾心裡涼涼的,週二叔這是不想讓侄子好過的。

周瀾壓下心思:“這個不急,先生那邊是怎麼回事。”

薑常喜有點傲嬌:“先生慧眼如炬,收徒自然是有其獨到之處。”

指著自己對周瀾說道:“以後我就是你師妹。”

周瀾滿臉的不可置信:“當真。”

薑常喜點點頭:“當真。”

周瀾突然就覺得自己這個弟子的身份含金量低了,名滿保定府的大先生,光他們家就收了三個徒弟,以後自己的師兄弟怕是少不了。

人家還把憂慮說出來了:“不知道先生還有多少弟子。”

感覺先生就是遍地收徒的,周大爺心裡一股子怪怪的感受。

薑常喜失笑:“聽師傅說,半生無緣,突然緣分就到了,在這收了三。”

周瀾瞬間驚喜:“當真。”

薑常喜點點頭,心說,你這表情讓我很不爽。總覺得你在內涵我冇什麼能耐,拉低了先生的收徒水平。

周瀾心說,那還真是緣分,三大弟子之一,含金量還是很高的。

周瀾看到媳婦的臉色不對,趕緊說道:“以後咱們更親近了,回頭常樂回來肯定高興壞了。”

薑常喜點點頭,那肯定是,想到常樂,把那點不愉快就忘記了。

周瀾擦擦冷汗。媳婦變師妹了。更不好招惹了。

小兩口先把給縣尊大人的拜帖寫好,很是鄭重的確認過,冇毛病才讓人送過去,薑常喜準備夫人外交了。

然後晚上吃飯的時候,因為身份不一樣了,地點變了,不在內宅了。

問過先生之後,師徒小聚了一番。薑常喜作為先生的弟子,能同先生一個屋子用飯了。

常樂聽說師傅收了她姐做弟子,指著自己鼻子就說:“我是師兄了。”

所以你看,郎舅二人關注的就冇在一個點上。

先生都覺得這小子能做夢。你那麼一點點,也好意思開口當師兄。

周瀾就同小舅子說到:“不願意叫姐姐,你可以稱呼師嫂。”

薑常樂立刻就喊:“姐。”纔不會便宜了彆人。

薑常喜作為新弟子,正在師傅麵前獻殷勤:“師傅您彆管他們,您嚐嚐,大貴的手藝,相當不錯的。”

然後兩個學生就看到,後來居上,論在先生眼裡,他們竟然冇有不怎麼學習的薑常喜得先生心意。

人家先生還說呢:“常喜學的是不一樣的學問。”

常樂嫉妒了:“先生不能教我嗎,我以後同姐姐一塊學。”

周瀾就挑眉,自己就這麼被拋棄的。還要努力,他們是夫妻,郎舅,姐弟的關係,很明顯,姐弟關係打敗了夫妻,又打敗了郎舅。

嗬,自己顯得多餘了。

先生搖搖頭,對著小弟子:“你呀,學什麼,先玩吧。”

跟著把大弟子給拉扯上了:“不過同你姐夫一塊玩。”

周瀾一點冇高興,先生什麼意思,他心智同小舅子一樣大嗎?智商比不上就算了,情商還差不多,傷害那就真的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