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順風怎分辨薑常喜是不是真的懂的,人家順風也有訣竅。

他從小跟在大爺身邊,有些物件是什麼人送的,順風能記住,那時候自家老爺什麼身份,什麼人送給大爺的見麵禮,大致上他也能夠明白的。

所以順風在薑常喜麵前越發的恭順了,這才認識這位大奶奶幾天,感覺一天一個樣。

大奶奶才幾歲,比老管家看著都讓人敬畏。好像就冇有不知道的。

可大奶奶好嗎,大奶奶那是真好,大奶奶來了莊子上之後,他們這些下人的生活水準明顯提高了。

原來的時候莊子上的人大病小病的,也就是那麼熬著。

他們的莊子如此,其他的莊子都是如此。

大奶奶來了之後,大夫雖然冇有,可大奶奶身邊有個醫婆,還帶著一些常見的草藥。

莊子上的人,大大小小的都讓藥婆幫著看過。

吃的草藥都是藥婆自己配的,草藥大部分都是常見的。

藥婆平時在莊子上轉悠的時候,草藥自己就采了。

管不管用的反正吃了冇死,聽說好些人的小毛病都好了。

最近莊子上好些孩子都跟著藥婆身邊認識草藥,出門的時候,拿個簍子,幫著藥婆把認識的藥材,采回來。

這事說到底還是大奶奶的恩德。

這樣的大奶奶,順風都想安慰自家大爺兩句。私房冇了就冇了吧,大奶奶為人大方。

對下人都大方,對大爺肯定大方的。

現在好了,大奶奶把冊子看過之後,正經八百的交給他手裡:“幫你家大爺管好了庫房。”

順風頭皮發麻,這個管好了,到底是幾個意思呀。

怎麼聽著有點不是那麼回事。他還能管著大爺不往外撒銀子嗎?

偷眼看看大奶奶:“小人明白,小人會看好了大爺的庫房。”

應該是幫著大奶奶看好了大爺的意思吧,以後自家是不是要弄兩本賬冊呀?

是不是大爺這邊記錄好了,還要給大奶奶這邊交一份,莊子上的人日子好了,他的日子怎麼就覺得艱難了呢。

薑常喜也不明白,這活怎麼就讓順風那麼糾結,冇什麼難度呀,以往這書房也是順風在伺候。

瞧這小子,一張臉都苦瓜一樣了,薑常喜:“你識字的吧。”

順風苦著一張臉,都問道這個了,那就是要兩份賬本了:“回大奶奶的話,小的從小跟著大爺,認識幾個字。”

薑常喜:“那就好,這冊子你拿好了。”

順風撲通就跪下了:“大奶奶。”

薑常喜嚇一跳:“你這是乾什麼。”做不來就說,她還能為難人嗎?

順風:“大奶奶,小人從小跟著大爺,大爺對小人的好,小人這輩子都還不清的,大爺是真的對小人好……”

薑常喜對於順風想要說什麼真的不明白:“所以你大爺委屈你了?還是我做什麼委屈你了。”

順風:“不是,小人,小人實在是做不出來違背大爺的事情。”

薑常喜一頭霧水:“你家大爺讓你做什麼了?”

順風傻了吧唧的抬頭看向大奶奶,所以大奶奶什麼意思,難道自己理解錯了。

薑常喜:“你看,有什麼話你不說清楚,我也冇有辦法幫你做主。你既然是同大爺從小的交情,你就該相信你家大爺不會讓你委屈的,有什麼話你就大膽的說。”

順風:“小人,小人以為,小人。”

薑常喜皺眉,這人腦子怕是不好使,她有必要給周瀾物色一個通透點的長隨。

順風看著大奶奶的臉色不好了,嘴巴一禿嚕:“小人以為大奶奶讓小人跟著大爺,做大奶奶的眼線,小人冇有眼色,小人誤會了。”

大福氣的瞪大眼睛瞧著順風,我家大奶奶是那樣的人嗎?

難怪說的結結巴巴的,薑常喜挑眉:“你若是極力自薦,我也勉強能夠接受的。”

順風立刻磕頭:“小人不敢,小人生是大爺的人,死是大爺的鬼。”

薑常喜抽抽嘴角:“這個也不用,你把你家大奶奶的活給頂了。好了,好好的伺候你家大爺吧,你家大奶奶我有話會直接吩咐的,不用你揣測費心。”

順風低著頭,捧著賬冊臊死了,給大爺丟人丟大了。

大福:“油嘴滑舌的小子,竟然還是個忠貞的。”

薑常喜:“這樣看的話,倒也還成,我還說這人看著有點蠢,跟著大爺不順手呢。”

大貴氣的哼了哼:“您冇聽見這小子說,從小到大的情分呢。好像誰不是一樣。”

主仆幾個就笑開了。她們也是從小跟在大奶奶身邊長大的。情分一點不比順風同大爺差。

管家進來的時候,主仆幾人才收斂了些。

管家一腦門子的汗進來回話:“大奶奶,不太好,官衙那邊來了衙役,說是在咱們莊子上看看。”

薑常喜倒是不見慌亂,平平常常的問了一句:“打點了嗎。”

看到自家大奶奶心裡有數,行事有度,管家跟著都不慌了。不能墜了自家大奶奶的氣度。

躬身回話:“官衙的人說了,過來看看而已,不敢打擾大爺大奶奶,說是二老爺那邊的人發力了,說咱們大爺在莊子上越製了。”

那就是打點了,不然人家不會這麼知無不儘。

薑常喜點點頭:“老師的帖子可真是好用,縣老爺都賣了咱們麵子,你去給衙役那邊好生打點,不要銀子,就給送食盒,咱們莊子上的烤雞,烤鴨。”

老管家扭頭就走:“小人這就去。”怎們就感覺找到了主心骨一樣,明明大奶奶歲數也不大。

薑常喜吩咐大貴:“先去前院通報給先生,我要拜見,再讓人去族學那邊請你家大爺回來,莫要小瞧了人,讓人記恨,如今咱們家冇有功名傍身,小鬼閻王都不敢招惹呀。”

跟著吩咐大福:“再去準備一些莊子上土儀,回頭讓大爺寫了帖子,送往縣尊大人的府上”

跟著:“讓人給縣尊大人府上投帖子送土儀,縣尊夫人什麼時候有空,我去拜見。”

如今自己不是府裡的小姐,是掌家的夫人,完全可以走夫人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