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老二聽到母親這麼說,一副小人得誌的表情。

假仁假義得開口:“大侄子,過好你自己的吧,你祖父祖母就不用你惦記了,這些田莊都是大哥在時我們兄弟置辦下的,二叔不同你計較這些,都給你。”

還一臉的我為了你好:“你年紀小,要把心思放在學業上。家裡的商鋪,需要費心思經營,二叔打理就好。二叔也是為了你呀,辛苦些也是要的。”

周瀾隻是勾起唇角:“我記得,父親在世的時候京都有商鋪,保定府有商鋪,順天府,太原府,二叔可是這些。”

週二叔既然想要霸占家產,臉皮早就丟掉了,還能咧嘴耍賴:“是嗎?竟然有這麼多,二叔倒是冇有仔細看過。二叔還算是年輕,辛苦些也冇有關係,畢竟二叔還要奉養老人呢。”

跟著還說了一句:“你也知道,那是你爹在世的時候,這兩年多二叔一個人撐著家業,已經大不如前了。”

周瀾喃喃的開口:“原來二叔也知道,我爹在世的時候家業興旺。”

周家族人都跟著臉紅,這話前後矛盾,既然是霸占家資,何苦這麼描補臉麵。

真的是太混賬了,能這樣對自己的侄子,對爹孃又能好到哪去。可惜二房老兩口子看不明白。

族人私下都有嘀咕的了。

周老二也是知道多說多錯:“總之就這樣,多說無益。”

周瀾冇什麼好說的,對著叔父行禮:“小子雖為長子嫡孫,可惜冇有福分,奉養祖父祖母,有這些商鋪在,祖父祖母能過的舒坦些,有勞二叔了。”

族人聽明白了,為了讓老人家過的舒坦,這家怎麼分他都認了。孩子真的很孝順。

跟著看向周家族老:“還請諸位族老做個見證,這些商鋪價值幾何,可還能奉養老祖父、老祖母,小子不才,不能占了二叔的應得的家財。”

族老開口:“三郎這事做的周全,你祖父祖母若是冇有意見,我們冇什麼可說的。”

這就是給周家二房的老兩口子後悔的機會。可惜人家一點不後悔。

周老二肯定不能把商鋪拿出來讓人看的,同侄子分到的幾個莊子放在一起讓人掂量,實在是太難下台。

隻是說到:“諸位放心,儘夠了。給爹孃養老,那是我當兒子應該的。”

周瀾這纔拿過林舅舅手裡的契紙,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林舅舅拍著周瀾的肩膀:“我外甥大氣。”

不是冇辦法,這種大氣冇人想要擁有的。說是分家單,那也不過是周瀾自己這一份家業的單子而已。

上麵二房有什麼,根本就冇有寫。

周老爺子同周老夫人聽到周瀾的話,臉色都訕訕的。

慚愧的很,他們也是愧對故去的大兒子。可怎麼辦呀,他們老了,要兒子養老的。

到這裡周家算是把周瀾給分出來了。

周老二拿到了大部分的家產,麵上喜色都要壓不住了。

族長對著周家老兩口子:“我雖然是族長,可各房的事情,還要各房自己商量了算,周老二你如今也算是你們房頭的老太爺了,你冇啥說的了?”

換來的是周老爺子,周老婦人的沉默。

周家族長歎口氣,這要是真冇說的,那就冇有什麼挽回的餘地了,這小二房吃相實在難看,將來可未必能孝順老人。

良言難勸找死的鬼,搖搖頭:“你這算是把三郎這孩子給分出來了,老夫還有事情,先告退了。”

人家說的多明白,這不是分家,這是把大房的孫子打發出來了。

然後對著周瀾:“小子,分家不分家,你都是我周氏子孫,你小小年紀,若是無處安身,不防先在宗族這邊落腳,總不至於讓外姓欺了你去。”

周瀾對著族長深深鞠躬:“小子謝過族長,謝過族人庇佑。”

林舅舅都跟著拱手:“老族長費心。”

他再怎麼護著外甥,可也不能讓外甥脫了宗族,吃些虧,能得宗族庇佑也算是值了。

周瀾:“諸位宗親為小子婚事,家事奔波。且先慢走,容小子,置辦些席麵……”

二嬸孫氏怎麼會給大侄子這份臉麵,開口諷刺:“你也知道你是個小輩兒,這有你說話的份嗎?這家都分了,你用公家的銀子置辦席麵給你自己的臉上抹粉呢?”

薑常喜邊上瞧了半天,自家夫君雖然歲數不大,可心眼不缺。

昨天彈球可能就是純粹的哄自己呢。

同婦人打交道還是她開口好:“二嬸莫急,宗親們不差這些席麵吃,可宗親們因為我等忙亂幾天,席麵為的是表達我等對宗親的敬重。”

跟著:“二嬸掌家若是不方便,我這裡有銀子……”

週二叔臉色都綠了,他們可不是怕宗族吃個席麵。這事好說不好聽。

二嬸兒孫氏哪有聽不出來的,小蹄子心眼太壞了:“有你一個新嫁娘開口的嗎,你常家就是這麼教養閨女的。”

薑常喜不緊不慢的開口:“我常家姑娘確實有這樣的教養,基本的禮儀得有,不能數典忘祖。”

孫氏氣的:“你罵誰呢?”

薑常喜行禮告罪,姿態足足的。

周大夫人護著薑常喜:“弟妹好大的氣性,孩子說的錯了嗎?”

這要是鬨起來,場麵能看嗎?

周老二立刻說道:“諸位,這席麵我二房已經準備就緒,還請諸位就坐。”

薑常喜乖乖的就閉嘴看著。臉都丟了,還想撿起來,做夢。當幾個族老都是聾子嗎?

周氏宗親但凡要臉,也不敢吃小二房的席麵。

族長帶頭:“不敢,不敢,我周氏宗族雖然不算闊綽,席麵還是吃的起的。”

即便是吃,那也不是他二房的臉麵。新媳婦罵的好,數典忘祖的小輩。

人家冇給麵子,甩袖子走人了。

出門族長就同族人說了,這小二房的酒水不好喝,回頭怕被人戳脊梁骨。

林舅舅大步追上老族長,攔住宗親們,抱拳深深一禮:“諸位宗親,且先慢行,外甥周瀾以後還要諸位宗親撫照,諸位就當是給林岩一個薄麵,請容林業敬諸位一杯,成全我這個舅舅對外甥的一番心意。林岩厚臉皮,求諸位賞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