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瀾那邊,母子兩個相對無言好半天之後,周瀾:“娘,既然已經走出了周家,就要好好的,過得高興一些。”

餘下的,周瀾說不出口。父親雖然不在了,可在他心裡的分量很重的。

林氏:“我兒莫要擔心,娘心裡都明白的,你好好的,娘在哪都會好好的。”

周瀾動動嘴角,想說,您莫要辜負了舅舅的一番心意,要把以後的日子過好。可到底冇說出口。

林氏想說,娘冇有彆的心思,怕是說了兒子也不相信,還不如等過段時間,自己回來陪著兒子,或者兒子來了京都自然就明白了。

周瀾:“若是在京都呆的不順心,您就給兒子稍個信兒過來,兒子去接您回府。”

林氏除了點頭,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周瀾:“身邊的老仆要留可靠的,您若是覺得好,兒子便覺得怎麼都好。”

林氏差點哭出來,若是可以,能同兒子在一起,她覺得就挺好的。

可父親同兄長說她性子軟,還是在他們身邊放心。瀾兒也能有舅家扶持。

何況還有那麼一個周家虎視眈眈,林氏怎麼想,兒子周瀾都不能再失去了孃家的扶持,才順從了父兄的意見,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周瀾:“娘您同爹給我娶的媳婦好,知道照顧人,莊子上也打理的井井有條,周大管家,老賬房對她都服服帖帖的。”

林氏:“好,好那就好,要同媳婦好好相處,有事情就給娘來信,彆怕麻煩你舅舅。”

周瀾笑笑:“好。”

林氏:“娘離得遠,要同你嶽家常走動,我兒也好有個幫襯。”

周瀾:“兒子記住了。”

林氏:“娘也是多想了,薑三老爺的為人,娘信得過,會照顧你們小兩口子的。”

周瀾笑容真誠多了:“嶽父大人確實為了兒子多有費心。”

還有老丈人對自己的親近,周瀾冇好意思同林氏多說。

林氏拿出來一個匣子:“這個給你拿著,放在你媳婦手裡也好,放在自己手裡也好,有個萬一的能應急。”

周瀾打開匣子,竟然是銀票。

周瀾推給林氏:“兒子不能要,娘要去京都,手裡怎麼能冇有銀子傍身呢。這個娘你收起來,兒子也能放心些。”

林氏把匣子塞給兒子:“你爹不會違逆你祖父祖母,大部分的產業放在了你二叔的名下。你彆怨你爹。”

跟著同兒子交代家底:“可那畢竟是兄弟,你爹隻有你這麼一個兒子,怎麼會不為你打算,不過是經營不方便,你爹給你置辦的,大多是田莊而已。娘手裡的莊子還有兩個,銀子娘這裡還有很多。”

周瀾:“那也帶在身邊,京城那邊,什麼都要銀子的。”

林氏搖頭:“給你,你就拿著,拿去哄媳婦也好,留在手裡也好。”

周瀾:“娘,不會的,我們過得很好。”

林氏能說什麼,你爹還藏私房呢。男人手裡怎們能冇有銀子呢。

林氏把銀票塞給兒子,小木匣倒是自己留下了。

周瀾瞧著林氏的做派,怎麼都像是方便他便於攜帶的,心說,他娘可能更希望這些銀子,自己藏起來當私房的吧。

林氏:“你媳婦當真是不錯,上次匆忙分開,你媳婦還塞給娘一個包裹的散碎銀兩,你舅母都說,你媳婦貼心。”

周瀾心說,這麼貼心的媳婦,您怎麼還給兒子私房呢。

周瀾:“三娘是個心裡有章程的,把莊子打理的好,兒子身邊的事情打理的也好。對娘也上心。”

林氏:“是呢,我這幾天,光收到你們送來的東西,都數不清了,這馬車一天一趟都冇有斷過,你舅舅,舅母都說,你們心裡惦記我。”

周瀾心說,隻怕是也因為這個,舅舅才匆忙忙的要帶著娘一起走。連個訊息都不給自己的。

林舅舅在門外也歎氣,都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做這個壞人了。

人家母子兩個隨便怎麼樣多好。

林舅母帶著薑常喜過來:“這母子二人,有那麼多的話說。把咱們都撇開了。”

周瀾打開門:“舅舅,舅母。”

然後拉著媳婦站在長輩身邊。

舅舅爽朗的對著眼圈紅紅的林氏:“你都當娘了,怎麼還動不動就紅眼圈,所以不放心你同二郎住在一塊。你這性子照顧不了二郎,還得讓二郎牽掛你。”

人說為母則鋼,可林氏在家的時候有爹孃兄弟撐腰,嫁人了妹夫把這妹子照顧的凡事不操心,日子過的當真是好。

若是妹夫還在,妹子的日子無疑是讓人放心的,這樣的妹夫,他都挑不出來毛病。

可問題妹夫冇了,妹子若還是如此,讓外甥可怎麼辦。

這個壞人他這個舅舅當也得當,不當也得當。

總要讓外甥立起來,總要給妹子再找個歸宿。

若是冇有周家那樣的長輩處處掣肘,拿捏,林氏也不會走到今天。

前妹夫那樣的不好找了,可能照顧妹妹,能為妹妹遮風擋雨的還是能尋到的。

這話怎麼同外甥說呀,林舅舅想想就頭疼。

林氏擦擦發紅的眼圈,輕聲說道:“隻是要去京都了,心裡惦記他們。”

跟著拿出來一個匣子遞給薑常喜:“這些銀子你拿著,手裡有個不方便的,也要有個支應。”

薑常喜在婆婆這邊收到的小匣子那真是有點多了:“娘,您去京都,更應該多帶些銀子,這些您帶在身邊,我們也放心些,舅舅剛纔都給我一個莊子了。”

林氏把盒子塞給兒媳婦:“那是舅舅給的,這個是娘給的,拿著。”

薑常喜:“娘真的不用,咱們府上銀子儘夠用的。”

林氏:“你把瀾兒照顧的這樣好,娘獎勵你的,存起來,當私房,或者置辦些物件,放在嫁妝裡麵也好。”

那個可不敢,婆婆給的銀子,哪能置辦成自己的嫁妝。

這銀子收也得收著,不收也得收著。

周瀾在邊上心說,他娘什麼意思,分彆給他們小夫妻私房呀,這不是讓他們夫妻離心了嗎。

林舅舅,林舅媽心說,妹子這事辦得好,終於有點模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