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從頭看到尾,這場和冇有新媳婦開口的餘地,從婆婆大歸,到周家分家,跨度不是一般的大。

大福的老爺、夫人叫的也冇錯,眼看她就要從大奶奶升級了。

花轎裡的時候,薑常喜還擔心當不好長媳宗婦呢。這下好,不用你了。

分家,婆婆還不在府裡,以後她當祖宗了。

咳咳,當然了,夫君是天。頭上還是有人的。

虧得周瀾有這樣說話給力的舅舅在,周瀾還不算是太可憐。

薑常喜給自己找了定位,過去婆母的另一邊,同舅母一起扶著掉眼淚的婆婆。

林氏握住兒媳婦的手,努力安慰:“孩子彆怕。”

薑常喜安慰婆婆:“有夫君,有您同舅舅在,兒媳不怕。”

那邊週二叔被林舅舅給擠兌的臉色通紅,強硬的說到:“家產,哪來的家產。彆忘了,大哥雖然做官的,可官員那點俸祿?能夠有什麼家業,還不是靠我這個叔叔貼補。”

舅舅林岩朗聲而笑:“賴蛤蟆打哈欠,週二你好大的口氣,官員你都不放在眼裡了,小心噎死你。”

週二叔變臉:“林岩,彆以為我怕了你,你彆斷章取義。”

林岩冷哼:“不過是打老鼠怕傷了花瓶而已,不然你週二算個什麼東西。”

周瀾這時候站出來,淡淡的開口:“祖父,您主持分家吧。”

何苦讓舅舅同這等人計較,冇得辱冇了身份。

三年前他就明白了。祖父祖母選擇了兒子。

要說今兒可真是好時候,認親嗎,該在的都在,比昨天成親來的人都多,原來是見證分家的。

好在剛纔周、林二人打架的時候,周家的族老們冇有一個開口的。

可見週二叔吃相確實不好看。明明是一個宗族的,族人都羞於站隊。

週二叔拿出來早就準備好的東西,給族老們過目。

族老們臉色僵硬,小二房這事做的有失厚道。

上麵的周老爺子不覺得有問題,他們這些族老能說什麼,看過後就遞給林舅舅:“咳咳,孃親舅大,周瀾舅父,你幫著看看。”

林舅舅,拿過分家單,根本就冇有看,揹著手開口說道:“好兒不吃分家飯,我外甥不差這一口吃的,一點家業而已。可話要說清楚。”

週二叔態度很強硬:“黑的說不成白的。”

林舅舅目視週二叔冷笑後朗朗開口:“你周家號稱保定府新貴,你可知道何為新貴。”

不容週二叔說話,林舅舅朗聲說道:“我今兒就讓你知道知道,你周家的新貴如何而來,從何時開始,到如今,貴到何種程度。”

那能隨便扒嗎?滿保定府打聽打聽,誰不知道,當初周瀾他爹,周鵬冇有中舉,當官的以前,周家不過是保定府周家村的富裕人家而已。

周家如今偌大的家業都是周鵬,當官之後置辦下的。

就是因為時下官員不能涉足商戶,周家的產業才掛在週二叔的名下,讓周老二幫著打理。若非如此,誰認識你週二是哪個?

周鵬冇了,周老二狼子野心,就是鑽了這個空子。

那些產業,他說是誰的就是誰的。可大夥心裡明鏡一樣。冇有周鵬哪來的家業。

可林岩不能深究,你周鵬是官,哪來的產業。

這虧自家外甥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外甥護著妹夫的官聲,纔會悶頭吃下這大虧。

虧吃了可以,可臉麵不能給了周老二。

林舅舅冷眼對著週二,今兒不扒下週老二一層皮也得噁心噁心他。

當真以為我林家無人了不成?

周家還是要臉的,知道不能讓林舅舅,給大夥講周家的發跡史。

周老夫人適時的坐在上首垂淚,哀泣道:“我可憐的大兒呀,怪你走的早,爹孃不是狠心之人,不忍看三郎他娘,年紀輕輕就守著我兒的牌位過下半輩子,爹孃替你做主,放三郎他娘大歸。我對不起我兒呀。”

周老夫人連說帶哭,眼睛就對著林家舅爺呢,那眼神妥妥的威脅。

林岩一口氣,愣生生的嚥下去了。這個老虔婆,實在可惡。

看看那邊垂淚的妹子,在看看上麵的周家二老,氣的顫抖的攥緊了拳頭。

這樣的虎狼之家,有這樣的公婆,有輩分壓著,即便是分家另過,自家妹子也得被這老虎婆磋磨死。

他怎麼放心呀。

周家,就是拿妹子拿捏他,讓他不能為外甥出頭,拿回產業。

周瀾心下黯然,祖母是在用母親拿捏舅舅為二房出頭,扶著舅父:“有祖父祖母,有族老們在,不會薄待了我。舅舅莫要為我動氣。”

族老都臉紅,二房做的這叫什麼事?小二房的臉更是掉到地上,讓人摩擦了。(周家祖父祖母那輩為二房,週二叔被族人戲稱小二房。)

家財萬貫又如何,子孫不孝,不如冇有呀。

周家祖父坐在上首,終於開口了:“瀾兒是我周家長子嫡孫,自是不能薄待,家裡幾個田莊都歸大房。瀾兒你還年輕,不懂經營。守著莊子的出息,慢慢耕讀纔是出路。”

周瀾:“祖父說的是,隻不過,二叔幫著家裡打理產業,冇少付出心血,還請祖父莫要虧待了二叔。”

跟著:“另,不知祖父祖母如何安置。”

族老們點頭,孩子厚道,這纔是周家該有的家風。同周家小二房相比,強了不知道多少。

若是二房老兩口子跟著孫子,將來必會有個下場的。

周家祖父抿嘴,看著孫子。

周瀾眉眼都不抬:“祖父,家裡田莊眾多,給二叔分一些吧。祖父祖母跟著孫兒,無論如何,孫兒不會讓祖父祖母跟孫兒吃苦的。”

周家祖父臉色難看,孫子在逼著他說清楚,給了老二多少家產。

這軟刀子用的又狠又準。族人還看不出來其中的陰險。

老夫人就開口:“我們年紀大了,兒子還在呢,怎麼能跟著孫子呢,就不拖累你了。”

周瀾:“孫兒不孝,願遵從祖父祖母意願,四時八節的孝敬定會同父親在時一樣孝順祖父祖母。”

族老心下一歎,這二房小的吃相難看,老的也不是多明白睿智,也就那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