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先生聽了學生的話,頻頻點頭,這學生還那麼謙虛,頭腦清醒,當真是難能可貴。

本來就是收個徒,如今卻不是了:“大丈夫立世當如此坦蕩,你年紀小,靠自己也能博得前程,惠及妻兒。”

這讚譽有點高,周瀾臉色通紅,不過也很嚮往。

老先生:“既然是過去縣衙那邊,倒也不必等下午,你爹固然不在了,你老師還在呢。拿著我的名帖去官衙。”

周瀾訝異了那麼一瞬,還有這等待遇?

看著先生遞過來的名帖:“這,這,學生惶恐。”

老先生很隨意:“怎麼不認我這個師傅?”

周瀾:“學生不敢。”恭敬的接過先生的拜帖,就這麼被先生給打法去縣衙了。

認真地說,周瀾對先生那是打心眼裡麵尊敬的,可自家爹在世的時候,那可是實打實的四品,拿著先生的名帖去縣衙,怕是還是有許多需要規避的地方。

先生的心意卻不能這麼辜負了。

想到自己被師傅迴護了,周瀾心裡酸澀了好半天。

原來的時候,但凡周家大老爺周鵬回鄉,縣尊大人都是過來拜見的,那時候周瀾作為周家的公子,見縣尊大人真的不太難。

如今卻是不一樣了,衙役通稟了許久,周瀾依舊在縣衙外麵候著呢。

不過倒是同縣衙的秉筆打探了許多違、規之處,默默記在心裡,準備回了莊子上,就讓人收拾了。省的哪天讓人給陰了。對二房,周瀾那是很提防的。

天色近午時,衙役才讓周瀾進去拜見縣尊大人。

縣尊大人高高在上端著茶盞:“周公子,可是有什麼為難之處。”

周瀾心說難怪等候了這麼久,人家以為自己求上門的呢:“回稟縣尊大人,小子今日過來拜見確實有為難之處。”

縣尊大人臉色就不太好看。

周瀾:“家父在世的時候,府上使的,用的,家裡仆婦,都是按著朝廷規製,如今父親不在了,小子無知,不知這些規製該如何。還請縣尊大人提點。”

縣尊大人放下茶盞,上下打量周瀾:“原來如此,你能想到這裡,很是不錯。回頭讓小吏到你莊子上,幫你看看。周大人在的時候,冇少照拂鄉裡,本縣也是受益匪淺,若是有事,周公子儘管開口。”

這話可真是實在多了,縣尊大人也是冇想到,這麼大的年紀,能想的如此周全。

這樣的事情,但凡求到頭上,冇有不應的。而且,周大人雖然不在了,可週夫人尚在,到底也是有品級的婦人。說是越製,也不會很多。

周瀾這時候才奉上名帖:“小子慚愧,還要家師迴護。”

周瀾心說,師傅的心意,能護著多少是多少,自己若是不遞上名帖,纔是對先生的不尊敬。

縣尊大人接過周瀾雙手奉上的名帖,都站起來了:“是文摘老先生,賢侄你當真是好機遇。”

說著就哈哈哈大笑:“就說周大人怎麼會不把小公子安頓妥當。當真是慈父之心。”

周瀾嘴角抽抽,他不認識家裡的先生,可還是知道文摘這個字號的。

滿保定府,也就知州大人能同文摘先生身份對等。那是傳奇一樣的存在,那是實實在在的大先生。

就同縣尊口裡說的一樣,那真是,那真是好機遇。

縣尊大人對著周瀾的態度立刻就不一樣了,把名帖遞給身邊的衙役:“去做了登記,就把名帖還給賢侄。”

有了老師立刻就不一樣了,從周家小子,到周公子,現在變成了賢侄。

而且縣尊大人說了:“既然是先生的名帖,還讓小吏過去跑一趟作甚,賢侄你太過謹慎了些。”

周瀾謙遜的回話:“小子不敢牽累了老師的名聲。”

縣尊大人:“好,如此性情,難怪能夠拜入文摘先生為弟子。”

跟著:“如此也好,等過上兩年,你入仕後,不過再更換手續而已。”

周瀾都不敢多開口了,縣尊這話說的,彷彿有了文齋先生為師,就是有了入仕途的保障一樣。

老丈人到底費了多大的功夫,給自己找了這麼一位先生?

最讓周瀾驚訝的還是,這樣的先生說過,不敢耽誤了小舅子。那小丁點,還在尿床的娃娃,到底什麼資質。

讓當姐夫的那是倍感壓力。

縣尊大人熱情的拉著周瀾話家常,主要是聊師傅的,然後還說:“說起來,犬子娶的也是薑家女,你們應該還是連襟呢,怎們不見你們走動。”

周瀾抽抽嘴角:“小子在嶽父府上見過姐夫,時至今日小子家事還冇有安頓好,纔沒有上門叨擾。”

縣尊大人:“好,好,你們連襟也是緣分,不要那麼見外。”

從縣衙出來的時候,周瀾那是站了好久的,這些訊息都需要消化消化。

當初老丈人婉轉的給自己送了師傅過來,自己那真是覺得不能白瞎了老丈人的一番心意,這才拜師的。

誰知道老丈人的心意這麼深沉。

這時候纔想起來,自己連師傅的根底都冇有摸清楚就拜師,那是多麼蠢的事情。

自己什麼都不問,老師肯定不會以為自己同老丈人那邊打聽清楚了。

那麼自己在老師的心裡,到底是個什麼形象,莽撞,無知。

周瀾現在想起來就臉紅。自己的蠢樣,老師怕是都看在眼裡了。

若是回去還冇有點感悟,怕是這個學生會被收拾的很慘。

薑常喜這邊,從周瀾走了就開始盤算,不符合規製的地方,其實也就是莊子上的下人了。

自家親爹那是有功名在身的,倒是可以掛一些名額,可自家的莊子上也有人。

自家這些下人要怎麼安置才能讓莊子平穩過渡,需要費腦子的。

薑常喜都在想,實在不行,就讓常樂早點去考個功名。孩子太小,指不上呀。

可惜,婆婆冇有同他們在一塊,不然也不至於如此。婆婆身上是有品級的。

想到婆婆,還有婆婆有可能的打算,薑常喜替周瀾心酸,當真是不容易。

正在琢磨著呢,大福就來回稟,管家帶著店鋪上的管事過來了。

該來的早晚回來,薑常喜早有準備:“讓人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