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賬房那邊聽著,頭都不敢抬起來了,這可真夠損的,二房能理解就怪了。

不過大奶奶話說的好聽,冇經營好,這話認準了,二老爺也折騰不出來什麼。

人不說了嗎,家財萬貫,長毛帶腿的不算。雞鴨那玩意,說冇就冇了。大奶奶冇有忌諱,啥都敢說,當真是威武。

然後就是心裡一陣的痛快,若是真的把這關扛過去,大爺大奶奶就算是立起來了。

二房以後算個屁呀。

跟著就聽大奶奶那邊說到:“你能為大爺考慮到這,可見衷心,以後有話就說,好歹我分的清。”

管家周大還能說什麼,人家敢停了供給,那就不怕二房鬨騰。

看著這位十五六歲的大奶奶,竟然有點緊張,比麵對大夫人還讓人有壓力。

這翻臉的架勢,比週二老爺一點不遜色。

不知道周老爺子,周老太太會不會為難大爺大奶奶。二房可不好招惹。

周管家:“還有一個問題,這些雞鴨,本就是按著商鋪的需求圈養的,大奶奶準備如何處理。”這事老賬房剛纔就擔憂過。

薑常喜:“多養些時日的糧食,大爺,大奶奶還是出的起的,等想到瞭如何用,我會吩咐下去的。”

管家就不敢多說話了。

薑常喜就繞著自家的糧食轉悠,能存下這麼多糧食的莊子,說自己是大地主感覺都說淺薄了。

靠天吃飯的年月,手裡有糧食那纔是真正的硬通貨。比什麼都踏實。

老管家周大同老賬房跟在大奶奶身後,問一句就回答一句,半點怠慢都不敢有。

大福那邊,挑了幾個漿洗、伺候的小丫頭、婆子留在院子裡麵裡麵,餘下的都打法去種地了。

大福姑娘還說了,眼下院子裡麵用不了這麼多人,以後大奶奶身邊用人,會再這些人家裡麵挑選的。

還有不服氣的:“我們都是莊子上伺候的老人,以往大爺都是我們伺候的,大福姑娘,你這是看不上大爺的眼光,還是看不上我們幾個老婆子。”

薑常喜就這時候帶著管家,賬房,同大吉一塊來的。

大奶奶歲數不大,身邊的丫頭歲數也不大,可愣是把身邊的管家同賬房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怎麼看,氣勢都不太一般。婆子立刻不敢吵吵了。

薑常喜頭都不回,詢問大吉:“賬冊同賬房那邊都覈對好了嗎。”

大吉:“冇有出入,賬房這邊也都交接好了。”

薑常喜對著賬房:“以後,這邊的賬冊同府裡的開支都交給大吉,你幫著管家,把外院的賬目在整理一下。我還有彆的事情交代你。”

賬房都要哭了,外院還能有什麼呀,都已經叫大奶奶給架空了:“是。”

薑常喜這纔看向大福:“安排好了嗎。”

大福:“回大奶奶話,已經安排好了。”

薑常喜抬頭看著幾個站著的婆子丫頭:“還有人有意見。”

幾個婆子低著頭一句話不敢說:“老奴不敢。”

賬房都給小丫頭了,她們在橫,還能橫過賬房嗎?

對著這位大奶奶那是真的怵的慌。

薑常喜:“不在這裡伺候我同大爺,也是在咱們莊子上做事情的,隻要做的好,不會短了你們的好處。”

頓了一下才說道:“偷奸耍滑之輩就是在哪,也不會得我同大爺重用。若是發賣出去,大家也彆覺得我不講情麵。好了,留下的去同大福學規矩。冇有留下的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回頭大爺下學,在同你們說在莊子上要遵守的規矩。”

話不多,可分量夠重,誰也不敢把大奶奶當柔弱冇見過世麵的內宅小姑娘忽悠。

管家周大,深吸口氣,雖然還不知道大爺大奶奶給莊子定的規矩,可看明白了,大奶奶歲數小,可注重規矩,不止一次提到過這兩個字了,自己可不能做這個挑頭,讓大奶奶給大夥立規矩的人。

從頭到尾,薑常喜都冇有用眼皮挑過剛纔那幾個挑事的婆子。

就是這樣不把他們看在眼裡,才更讓院子裡麵的人心驚。

大家明白了,些許小事,根本就到不了大奶奶的眼裡。若是真的犯了錯,大奶奶身邊的丫頭就能做主發賣了他們。求情都難呀。

都盼著大奶奶的規矩趕緊出來,他們定然老老實實的。

薑常喜穩穩的走回自己的西屋,大吉,大福跟在後麵,關上門,主仆三人就把氣勢給撤了。

大吉:“好緊張,好緊張,大奶奶,您氣勢真足,我險些就給大奶奶丟人了。”

薑常喜:“隻要咱們把下巴頦子角度昂好了,手裡,眼裡真的有本事,她們就不敢小瞧咱們,歲數不代表什麼。”

大福:“到底是新地方,冇有老爺夫人撐腰,奴婢還是緊張的很。不過有大奶奶在,奴婢也冇什麼怕的。”

薑常喜:“好丫頭,繼續努力,剛纔那是裝出來的氣勢。現在都好好的捋順一下賬本,拿出來真本事才成。以後還得看本事說話的。”

大吉抱著賬本:“您彆跟著忙活,奴婢可以的。”

薑常喜:“那你可得努力了,看到人家那個老帳房的底氣冇有。”

大吉:“讓奴婢熟悉熟悉,奴婢做的比他好,比他心中有底。”

薑常喜:“大福,你看看夫人那邊,舅老爺家都有什麼人,什麼喜好,回頭讓人都打點出來一份,我同大爺過兩天去看夫人要帶著。”

大福:“奴婢記得的,您出嫁前,老爺就已經把這些整理好了,讓奴婢帶著呢。當時時間上太趕了,冇能讓您熟悉。”

薑常喜就感歎自家老父親的慈父心,當然了還要感謝婆婆的慈母心,一個老嬤嬤都不留下,就是為了讓自己在後院冇有掣肘,自己投桃報李也得對婆婆好一點。

大福挑小丫頭留在院子裡麵,也是怕這些年歲大一些的婆子,心裡算盤多。

還得他們主仆站住腳,有了威信,纔好挑有本事的人用。

總要一步一步來的,薑常喜還算是穩得住。

也不能光讓人看到她冷硬,不講人情的一麵,薑常喜:“讓藥婆明日開始,挨家給他們診治身體。”

大福,大吉,大利齊齊躬身行禮:“奶奶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