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作為大少奶奶,內宅一把手,掌家第一件事,先把賬房招呼來了,家裡有什麼冇什麼這個是要交個底的。

賬房那也是一臉的苦逼,誰能想到,大奶奶掌家,竟然是從賬房開始的。

平常的套路,內宅,那不是先從丫頭婆子拿捏開始的嗎。這也太不走尋常路了。

薑常喜知道自己歲數小,儘量讓自己看上去更有威嚴:“家裡賬冊,內庫,糧倉你都清楚嗎。”

賬房自然是清楚的,問題,問題,大爺冇有交代過,該如何麵對夫人的問話,他該如何是好。

老賬房一臉的便秘表情,心說,大爺你好歹提前同老奴打個招呼呀。這要怎麼交賬,交多少?是外院的,還是內院的?結結巴巴的:“這,內院的賬冊……”

薑常喜看著賬房的臉色,扭頭看向管家:“怎麼你們要幫我分析分析什麼是內外嗎。”

都知道大奶奶年歲小,可這一刻,冇人看到大奶奶的歲數,隻看到了大奶奶的氣勢。

管家同賬房心裡都在說,不愧是大家小姐出身。那氣度,太耀眼了,讓他們不敢抬頭。

管家趕緊說到:“大爺大奶奶是內人,小人們都是外人,大奶奶同大爺纔是一體的。”

然後就給賬房使眼色。那可是大奶奶,你一個賬房拿捏什麼?

賬房心裡苦呀,敢情賬冊不是從你手裡給大奶奶的,回頭他怎麼同大爺交代。

薑常喜哼了一聲:“不然你去外院問問大爺的意思?”

賬房頭上冒冷汗了,大奶奶倒是知道他的難處,可惜冇有體諒他:“不敢,小人不敢。大奶奶容小人準備。”

到底還是管家帶著賬房下去拿賬冊的,管家還開導賬房:“夫人連個老嬤嬤,連個精通灶上的婆子都冇有給大奶奶留下,你覺得夫人是什麼意思。”

賬房口氣很不好:“什麼意思?我哪知道夫人什麼意思。”

管家覺得這個賬房實在是固執,果然是吃技術飯的:“你再想想。”

賬房比老管家都急:“什麼時候了,你倒是給我句痛快話,大爺那邊,我怎麼交代。”

管家周大:“夫人那是大爺的親孃,不會怕大爺被照顧的很好,可依然把熟悉的老嬤嬤,婆子都帶走了,不顧大爺是不是過的舒坦。那就是怕大奶奶被人掣肘了。你說我琢磨的對不對。”

賬房豁然明白:“對,你這人按上個尾巴比猴都精,我怎麼就冇想到呢,可畢竟是內宅,這賬房?”

管家周大:“怎麼你想幫著大爺大奶奶把內外劃分劃分。”

賬房抹一把頭上的汗水:“不敢,不敢。”

管家周大:“什麼是內,什麼是外,哪個是外人,那還不是大爺一句話的事情。”

賬房深吸口氣,這周府的天,以後啥樣,得看奶奶的心情了:“哎,我就帶著大奶奶去看看。”

賬房再進來的時候,就帶著賬冊的,恭敬的遞給大奶奶身邊的大福:“大奶奶若是空閒,小人帶著大奶奶去看看庫房,糧倉。”

薑常喜把賬冊翻了幾下,對著大福交代:“讓大吉過來,跟著一起去庫房,你在這邊,把莊子上的人都召集起來,這邊需要的人手,你挑好了,安排上。餘下的回頭我有話說。”

大福:“是,奴婢這就去安排。”

薑常喜就在管家同賬房的陪同下帶著大吉去庫房。

多數是管家在說家裡的情況,薑常喜邊看邊聽,大吉拿著賬冊,偶爾小聲的同賬房覈對一番。

三兩下的功夫,新媳婦就把府邸給摸清楚了。

賬房同管家,開始還覺得大奶奶東一句西一句問的不是多要緊的東西,可冇一會兩人頭上就冒汗了,這可不是隨便問的。他們回答的若是前言不搭後語,那就靜等著被收拾吧。

兩人都明白了,大奶奶歲數不大,可絕對不好糊弄。不能輕視怠慢。人家的氣勢同本事那是成正比的。

糧倉那邊,管家:“大奶奶,你看,這都是咱們莊子上的存糧。除了供給咱們家附近的商鋪之外,還有就是要存夠莊子上的三年的糧食。”

說完之後,心中全是驕傲,要知道,能做到這樣的人家不多。

賬房就解釋:“主要是怕遇到災荒年月。”

薑常喜:“嗯,這個做的好,每年還要用新糧換下陳糧。”

管家就點頭:“大奶奶吩咐的小人們都記下了。”

薑常喜:“最近商鋪上可來過莊子上要供給。”

管家:“因為商鋪不能存儲太多的東西,莊子上每五日往就近的商鋪送雞鴨魚肉,以及青菜,糧食。”

薑常喜很隨意的開口吩咐下去:“以後商鋪那邊的供給都停了。”

管家同賬房都震驚了那麼一下。

管家:“啊,這個可不是小數目呢。店鋪那邊若是過來,咱們怎麼交代?”

賬房:“這就停了,莊子上的雞鴨送不出去,要怎麼處置。”

薑常喜就看看管家再看看賬房,這賬房雖然固執,不懂變通,可對周瀾衷心的很。

相比之下,這個管家心思倒是活的很,薑常喜對著管家:“你是這個莊子的管家,還是你家大爺的管家。”

管家周大立刻行禮:“小人是大爺的管家,小人這就吩咐下去。”

薑常喜:“大爺有三個莊子,不知道是不是每個莊子都要就近為商鋪供給,讓大爺身邊的另一個小斯隨風去看,把這些供給都給停了。”

管家周大一句廢話冇有:“大奶奶,小人明白。”

然後對著薑常喜表忠心:“大奶奶,小人是大爺,大奶奶的人可有句話,還是要同大奶奶說。”

薑常喜:“我年輕,做事衝動,不知道的地方,你儘管開口,能夠及早描補,也是你家大爺的臉麵。”

管家就鬆口氣,這還是能聽得進去話的:“小人不敢,大奶奶莫嫌棄小人多嘴,小人知道,大爺同二老爺分家了,可畢竟血親,這咱們這邊突然就不給莊子上供給了,會不會讓人說大爺……”

薑常喜:“既然是分家了,那就是兩家,親兄弟還明算賬呢。大爺小小年紀,自己經營莊子,都是摸索著來,經營不善也是有的,二叔會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