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聽薑常喜說道:“可見我同妹妹有緣分的。”

說著從身上摸出來一塊溫潤的小葫蘆玉飾,塞在林家小娘子手裡:“我給妹妹的見麵禮。妹妹莫要嫌棄。”

李家小娘子從開頭就繃著一張臉,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有什麼不愉快,可讓薑常喜連番操作,給弄得臉色通紅:“姐姐。”

然後咬了自己舌頭,應該是嫂子纔對。

看一眼李大人,然後慌亂的在身上翻找出來了一方玉佩:“表,表嫂,這是我出生之時,爹孃讓人給我雕刻的。”

這可是不能收,來頭太大了。

薑常喜直接把玉佩給李家小娘子係回去了:“妹妹怎麼如此見外,我怎麼能收妹妹如此貴重之物,若是妹妹也喜歡我,咱們閨中相交,妹妹院子裡麵有好看的花,或者妹妹有喜歡的料子,隻管推薦給姐姐就是。咱們姐妹稱呼可好。”

爽快的性子,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弄得李家表妹差點直接就被這位姐姐的人品折服:“自然是好的。”

是呢,可你送的葫蘆玉石貴重呀。李家小娘子糾結了,身上冇有帶著其他的飾品回贈。

兒媳婦幫著打開了局麵,林氏也能進入狀況了。

林氏讓丫頭送上來一副頭麵:“你們小娘子相交,貴在心意,很是不必如此,頭次見麵,剛好從首飾鋪子出來,這裡有一套很適合小娘子的頭麵。”

李老爺突然就覺得臉上有點掛不住,他弄個巧遇,可不是為了閨女收禮的。

尤其是讓一個小輩控了場,很是有些灰頭土臉。

那邊女眷已經有了共同話題,氣氛很好的搭上話了。自家閨女同林表妹拘謹,都是這位侄媳婦在控場。當真是個能人。

雙方見麵,評語竟然是一致的,也算是有緣分。

昨日,林兄突然同他說了那麼一大堆的東西,李老爺雖然都答應了,可卻是不相信,那是周府的小輩,為林氏考慮提出來的要求。

隻當是林兄不好開口,把這些推到了小輩的身上,如今看來,自己走眼了,怕是真的是這小輩的意思。

薑常喜已經拉著李家小娘子搭上話了:“妹妹平日在府上都做些什麼。”

李家表妹不算是很熱絡,也不冷淡:“除了讀書,也無甚有趣的事情做。”

薑常喜點點頭,這是個略微內向,心機不深的女郎,不會平白得人東西,有點衝動,從小戴在身上,意義不一樣的玉佩都拿出來了。

隻要對這女郎不錯,應該不會給林氏找麻煩的。性子就擺在那了。

多看看紅樓夢還是有點用的,你看看,這不是頭一見麵,就知道怎麼聊嘛。

就開始拉著人說話:“妹妹竟然在讀書,真了不起。”

李家小娘子嘴角終於抽抽了一下:“聽聞姐姐府上保定府薑家,詩書傳家,姐姐莫非在笑話我。”

薑常喜就笑,原來聽說過自己,可見同婆婆林氏的親事,表叔是同閨女商量過的。

能陪同李表叔出來,小娘子的接受態度就不錯,婆婆到了李府倒是不用發愁怎麼同繼女打開局麵了。

李老爺看著自家閨女三言兩語讓人套話,隻能端茶狂飲。好不尷尬。

薑常喜:“若是說我薑家的郎君,讀書上肯定是冇說的,可這讀書也分人的,不怕妹妹笑話,我就屬於讓兄弟姐妹們特彆有成就感那波的。”

李家小娘子盯著薑常喜,等著她解釋,一臉的什麼意思?

薑常喜也不賣關子:“墊底那波的。”

李小娘子冇忍住笑了,然後趕緊行禮:“對不住失禮了,姐姐說話風趣,我很喜歡。”

薑常喜:“妹妹天真質樸,容貌秀麗,姐姐一見如故。”

李老爺心說,這若是個男子,我家小娘子怕就被勾走了。

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林氏的兒媳婦如此畫風。

不過人家兩個小輩卻是相處的很好。兩個小的越說越是親近,尤其是自家天真的小娘子,已經被人吸引了心神。

李表叔歎口氣:“林表妹。”

薑常喜分出來一半心思關注著這邊呢,說真的,就這個稱呼,當真是牙疼的很。

婆婆林氏掃一眼小輩那邊,不甚自在的說道:“李大人,您稱呼我林氏就好。”

彆管將來是誰家的,她眼下都是林氏。

當著兒媳婦的麵,林氏也覺得‘林表妹’這個稱呼不合適。

李大人不是那麼認為的,說好的親事,突然就林氏,李大人的稱呼了,那不是要黃嘛。

李大人對林氏相當滿意,性子軟點他不嫌棄,自己就那麼一個閨女,若是太過強勢的主母,他還不放心呢。

關鍵是兩人幼時就相熟,說李大人心繫林氏也不為過。

李大人避而不談稱呼的事情,而是同林氏說道:“林兄昨日同我談過。”

林氏臉色就紅了,談的什麼,心裡還是有數的。

李大人:“即便是冇有林兄一番懇談,你我這般年紀,我亦是這般的想法。”

說的這是什麼呀,林氏雙頰緋紅,偷偷瞧瞧兩個小娘子那邊,不甚自在的說道:“孩子們在呢。”

李大人瞧見林氏的容色差點失神,喝口茶才繼續說道:“我本就該同侄媳婦見上一麵,這孩子是個有主見的,能護住你。”

說道兒媳婦,林氏高興了,說話也能放開些:“我也是當孃的,我願儘我所能的護住他們。”

李大人:“自當如此,以後咱們會護住他們的。”

額,李大人段數比林氏高多了。薑常喜得說,婆婆再嫁之後,怕是還是個冇什麼主意的。

怕是隻有讓這位李表叔牽著鼻子走的份。瞧瞧三倆句,婆婆林氏就被李家表叔給撩撥的眼裡隻有情情愛愛了。高手。

也明白李大人為什麼執著於迎婆婆林氏入府了,這樣的小娘子,這樣的繼母,府內少了多少是非呀。

看著李小娘子的年歲,現在議親都已經不早了,李表叔應該是急著迎娶纔對。

李府怕是就差個當家主母。自幼相識,周家婆婆的性子怕是被拿捏的死死的。

可不得不說,這事吧,應該有些前緣在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