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二姐夫突然就發現,小舅子說的對,誰能記住第二名的名字,大家嘴裡傳唱的不過是案首。

可這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若大家都這麼想的話,名次還有用嗎?

薑二姐夫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那個,這個。”

常樂:“姐夫如此作答,若是能夠把穩,不衝著案首而去,有什麼不可。”

薑二姐夫:“這,這,”他竟然冇有辦法辯駁了。

常樂對著自家姐夫,那是很護短得:“姐夫胸中自有溝壑,隻是還不到崢嶸的時候。”

不願意讓薑二姐夫看扁了自家的姐夫。人家常樂一套一套的。

言語裡麵那個驕傲啊,讓周瀾特彆的感動。

周瀾拉著自家小舅子:“二姐夫,周瀾雖然年少卻少了銳氣,多謝二姐夫提點。”

薑二姐夫:“不是,不是,是我考慮的不周。妹夫年紀小卻要頂門立戶,合該如此穩妥。”

跟著:“同妹夫比起來,二姐夫慚愧的很。”

薑二姐夫越發心疼這個小妹夫了,他好歹有爹在呢,妹夫揹負的卻不僅僅如此了。

難怪小妹夫比自己還穩重。

然後周瀾就繼續苦讀了,這次先生可是冇有給他孝經抄寫的,不過依然有題海戰術,都是二姐夫幫忙找來的往屆府試試題。

先生變著花樣的把試題折騰幾遍之後,周瀾都要吐了,現如今的周瀾隻想趕快把府試考了,真的不想再繼續做題了。

先生說周瀾驕傲了,多大的把握就敢盼著趕緊開考呀。

多少人都覺得準備不足,輕易不敢下場,為什麼自己教出來的一個個都是傻大膽呢。才學了幾天?

周瀾被先生訓斥也不敢吭聲,不過對於做題,真的頭疼的很,莫不如趕緊把試考了,這是心裡話。

終於盼到周瀾去府試的時候,薑三老爺,薑三夫人陪著姑爺應考。

場麵相當的隆重。

往日裡怕打擾了姑爺讀書,兩口子都是每日匆匆過來看看兒子,陪著先生嘮嗑就走的。

現在好了姑爺要下場了,薑三老爺的不盯著怎麼能放心呢。

尤其是送姑爺進考場的時候,薑三老爺盯著自家兒子常樂:“你不給你姐夫加油鼓勁嗎。”

常樂黑著臉,不想丟人了。

周瀾更是腳步踉蹌了一下,乾嘛呀,這樣的驚嚇不能太多的。影響考試心態。

薑三老爺冇有瞧見兒子成名的那次,相當遺憾的,這不是話裡話外的想要兒子給姑爺鼓勁:“常樂呀,若是你姐夫……”

常樂捂著薑三老爺的嘴巴:“不許說,我姐夫肯定是馬到功成。”

跟著對周瀾做個加油的手勢:“我看好你,加油。”

周瀾抿嘴:“放心,看我的。”然後郎舅兩個確認了眼神,周瀾就入考場了。

薑三老爺非常之遺憾:“怎麼這麼簡單。”

常樂悠悠的看著自家老爹,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不然您還想要看我下去給人當猴耍嘛。”

薑三老爺:“兒呀,都說我兒是才子,可成名作,爹還冇有親眼見證過呢。”

薑常樂:“那卻是簡單,爹回頭在酒樓下麵聽著,總有哼小曲的。”

見兒子態度如此堅決,薑三老爺歎口氣,還以為能看到自家兒子給姑爺加油打氣的樣子呢。

要知道帶著媳婦遊玩回來之後,多少好友在說這件事情,在誇他家兒子一語成名。

可惜當爹的錯失良機,愣是冇能見證。

看來兒子是不打算滿足他了。要繼續遺憾著。

周瀾進了考場,開始了他的戰鬥。

因為嶽父大人在外麵的一番操作。周瀾都冇有顧得上考試緊張,光慶幸小舅子腦子夠清醒,冇有一起丟人了。

京都那邊,薑常喜進了茶樓,場麵一點不比周瀾的府試輕鬆。

誰知道這位五品官的表叔如此狂放不羈,竟然安排了偶遇,還是為了見她。

當然了,人家身邊帶著小娘子呢,瞧模樣同自己歲數不差多少。

林氏帶著兒媳婦出來玩,冇想到會碰到這樣的場麵,臉色通紅,這個絕對是冇想到的。

表兄這個安排實在是有點倉促,說不是碰巧她都不相信的。

薑常喜要比婆婆林氏淡定的多,難得在這樣一個禮法森嚴的古代,遇到個熱情奔放的人。

追人家婆婆追到兒媳婦麵前了,能人呀。

而且這位表叔的外表還是很能打的。長相好的人,總是占些便宜的。

林氏臉色通紅,愣在那裡,一時間失語了。

還是這位表叔淡定,很撐得住場子,開口介紹:“今日帶著小女出門,未曾想到竟然能碰到林表妹帶著府上女眷出行,當真是太好了。”

林氏這才帶著薑常喜過去見禮:“李大人。”

李表叔大大方方的:“林表妹這個稱呼未免生疏了些,我還想著,我一個男人帶著小娘子實在不方便,想要拜托表妹看顧一二。”

薑常喜心說,這老男人的套路果然深沉。

然後就瞧著這位李表叔看向薑常喜,不用林氏介紹,很是隨和的開口:“這位想必就是侄媳婦了,這話說的冒昧了,我這還冇有介紹自己呢,算起來咱們是表親。”

李表叔給林氏遞了話頭,林氏跟著有點磕巴的介紹:“這位李大人是你舅母孃家嫂子那邊的表親,論起來,你該叫聲表叔。”

薑常喜大大方方的起身行禮:“保定府周家,薑氏見過表叔。”

啊,這個當真是冇想到,侄媳婦竟然大大方方的,而且半點不見怯場,簡單幾個字,就把身份點出來了。

人家代表的是周家。彆拿人家當小孩子看。是個有心眼的。

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同人家歲數差不多的閨女,相形見拙呀。

李表叔倒是準備見麵禮了,可如今他身份尷尬,對於女眷來說那就是外男,不好送出手,愣是頓住了那麼幾秒。

林氏還冇有在狀態內呢,場麵就有點冷,李表叔就那麼頓住的幾秒,李表叔就失了先機。

薑常喜詢問李表叔身邊的小娘子:“這位可是表叔府上的女郎,我竟然覺得好似見過李家妹妹一樣。”

李表叔被驚到了,爽朗的很呢,這若不是個女子,他肯定以為閨女被人調戲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