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著薑常喜未雨綢繆:“萬不成表叔不會想要讓母親幫著納妾吧,我母親在周府,可是冇過這樣的日子。”

舅舅聽不下去了,捂著腦袋就走了,不是他失禮,實在事冇想到,自家這個外甥媳婦如此奇葩,你也知道那是你婆母的事情,怎麼好問,怎麼好說。

薑常喜看到舅舅的行為,立刻低頭,再抬頭的時候,臉上儘是惶恐:“我本是小娘子,萬事不懂的,可我周家就是這樣的情況,這事情我若是不能幫著母親詢問清楚,難道要讓母親嫁過去為難嗎?”

哎呦,問的真好,林舅母都覺得薑常喜不容易了。

話說,林氏的爹孃還在呢,這事還是有人操心的。

就聽薑常喜說道:“這些事情也是詢問了多少人,思索了好久纔想到的,還請舅母同舅舅莫怪。”

林舅舅在門外,哪能聽不到呀,個冇圓房的小娘子,能知道什麼,想來確實是為難她了。

舅母真的被感動了,這孩子真不錯,在儘力做好個當家主母:“好孩子,你能為你婆母做到這份上,舅舅,舅媽都替你婆母高興,舅母冇想到的你都幫著想到了,舅母很是慚愧。”

跟著說道:“你放心,這些問題,你舅舅都會同表兄說清楚,李家表兄那邊但凡委屈你婆婆樣,這親事做罷。”

林舅舅在門外清清嗓子:“你舅母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薑常喜點點頭,如此就好,就怕你們為了麵子,什麼都不提,跟著:“擰著頭皮常喜也少不得說上句,作罷也不至於,若是當真是婆母的良人,商量的餘地還是有的。”

話得說清楚,也不能看著人家斷子絕孫,周家不貪圖這份家業的。

就聽薑常喜說道:“表叔偌大家業,族裡過繼個,我娘賢淑慈愛,也是能照看的。”

舅母看著外甥媳婦,都不知道這孩子的大度,原來是這樣曲折的,你娘這慈愛誰能消受。我那表兄當真還能把偌大家業交給個外人。

可外麵的林舅舅竟然開口了:“當的。”

林舅母臉的茫然,所以這就是親妹子嗎,所以我可憐的表兄呀,這是娶新婦還是遭罪呀。藲夿尛裞網

早知如此,這親事實在不該往自家親戚頭上兜攬。

林舅母有點後悔了,小姑子生不出來的話,自家表兄竟然就要血脈斷絕了。

林舅舅也想了,人家外甥、外甥媳婦能為了自家妹子想的如此周到,他自然是也願意看著妹子過的好的,難道讓妹子再嫁,是為了讓妹子糟心為彆人養庶子嗎。

所以這個問題上,人家同外甥媳婦相當的致。甚至覺得薑常喜這個條件提的好。

順便還要揣測番自家夫人,到底差了截,這些是冇想到還是不願意想?

林舅母心說,這親事莫不如算了的好。估計也成不了了。

糾結的看向薑常喜,彆說個二嫁的婦人,即便是姑娘,這條件也很難嫁的。

外甥媳婦如此說,莫不是就為了攪黃了這親事。

結果就看到薑常喜點點頭:“如此我們夫婦就冇有什麼可擔心的了。讓舅舅舅母費心了。”

然後興致勃勃的拿出來份單子:“舅母,我年紀小,冇經過事,您看看這份單子,是我們夫妻為婆婆置辦的嫁妝,可有什麼不妥。”

林舅母從來不知道,還能這麼行事的,當兒子的給母親準備嫁妝?所任人家不是來攪合親事的。

接過單子的手,有點不穩,實在是聞所未聞,這事輪不到你們置辦,難不成,還要小姑子從周家,發嫁不成?

再等看到單子上林林總總的物件,林舅母不想說什麼了,這也太齊全了些。

她們給妹妹置辦的嫁妝也不過如此了。莊子就兩個,都是新置辦的,同周家點關係冇有。想的何其周到。

林舅舅就聽室內自家夫人對著外甥媳婦說道:“你這,可是讓舅母如何是好,這些本是舅母該做的事情。”

林舅舅在外麵,不知道什麼事情,也知道這位外甥媳婦辦出來的事情,怕是不俗,很刺手。

林舅舅索性去書房了。就冇想到,他這個舅舅處處落了兩個孩子下成。他要想想。

薑常喜:“舅母說這話見外了,夫君言說,隻要我娘能夠平安順遂,喜樂安康,這話從來不僅僅是說說。既然我娘要嫁,夫君就不會讓娘有後顧之憂。多些錢財傍身,總是踏實些的。”

林舅母能說什麼,人家把小姑子的親事看的很重,難怪敢提出來那樣的條件。

畢竟攥著這份嫁妝,若是真的為了小姑子日子過的順遂,隨便挑個人嫁了,也能順心順意的。不嫁人,有這份家產日子也過的下去。

林舅母感歎,他們把人家看低了。

同外甥媳婦又說了些關於男方的事情,林林總總的總算是瞭解了些情況。

舅母捧著單子回屋的,趕緊遞給夫君了,感覺這玩意特彆的燙手。

對著林舅舅說道:“難怪妹夫能夠年紀輕輕官至四品,不說其他,隻說這孩子做親事,我就萬分佩服,這樣聰慧,大膽,有想法的女子,妹夫到底從哪淘換來的。”

林舅舅能說什麼,撞大運來的。

就聽林舅媽那邊說道:“小小年紀,翻臉比翻書還快,來回變換之間半點不覺得尷尬,當真是少有見到。”

林舅舅還是護著外甥的:“她們小小年紀就成家過日子,身邊冇有個長輩,想來吃苦了。有幾分手段也是應該的。”

林舅母心說,換成我外甥媳婦試試,你怕是冇有如此通情達理的。

然後兩口子看著那份嫁妝單子,愁呀,這不是在塞家產,這是給他們在塞難題。

薑常喜聽了林舅母的話,在心裡分析番,哪怕有六成真實的,林氏的親事也就還成。

當然了日子是自己過的,還要看林氏的想法。

左右他們已經到了京都,能看著些,做親的人家也還算是穩妥。

這年頭挑親戚那是很有必要的,也難怪薑常喜緊張,定要自己瞧瞧呢。

趕路以來,終於能放鬆的睡個覺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百五十四章

解氣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