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老夫人:“你可得時常回來看看,把你大姐姐的份也給補上。”

薑常喜:“應該的,大伯母你不要嫌棄我冇有大姐姐貼心纔好。”

薑大夫人:“怎麼會,還好府上還有幾個小姑娘在,不然你們都出嫁了,府裡纔是冷清。”

跟著說道:“你也莫要因為姑爺府上冇有長輩就懈怠了。要照顧好姑爺的飲食起居,莫要讓姑爺說咱們薑府的小娘子光知道惦記孃家。”

說話的時候,薑大夫人都冇有抬眼看薑老夫人一眼。他們薑家,不是這樣教養小娘子的。

薑常喜起身對著薑大夫人行禮:“侄女多謝伯母提點。”

薑二夫人:“雖說大伯母說的刻板了些,可你們小兩口正是培養感情的時候,你多為姑爺想一些,姑爺自然就同你靠近一些。”

這兩位伯母算是頂著婆婆的壓力,對她示好,提點了,情分得領。

薑常喜再次對著薑二夫人行禮,那就是領情了,不過冇敢在開口說話,說到感情,她要做出來略微羞澀的表情。

薑老夫人心下冷哼,這一個個的都是好人了。

她老人家為的什麼,還不是為的薑氏子孫嗎。

薑大夫人跟著就說到:“你們從小承歡在祖母膝下,祖母日日惦記你們,隻要知道你們過得好,祖母就放心的。”

薑老夫人皮笑肉不笑得說道:“還是老大媳婦知道我這心思。”

薑二夫人就邊上陪著笑:“兒媳婦們到底比不上您看著長大的孫女們,讓我們都嫉妒了。”

兩個兒媳婦在中間周旋,總算是把薑老夫人應付過去了。

薑常喜其實並不怕的,可得給薑大夫人,薑二夫人麵子,樂的邊上乖乖巧巧的坐著。

這一日回孃家總得來說那是圓滿的,畢竟府上當家做主的是薑大老爺夫婦,他們隻要不想怠慢姑爺姑娘,就不會出現讓薑常喜周瀾尷尬的事情。

何況身邊還有個大殺器常樂在。

薑大老爺看著小侄子,也捨不得讓常樂跟著薑常喜去莊子上。

可三弟不相信自己,相信他閨女,奈何呀,隻能叮囑周瀾,薑常喜小夫妻:“要帶好了常樂,不要讓他貪玩,先生那裡,代我們問好。”

周瀾:“伯父放心,內弟雖然年紀小,可性子沉穩,對待學業謹慎,從不貪玩,每日堅持寫字。”

薑大老爺聽的都激動了,有長輩看著的小郎君都未見得能如此自律:“好,好,不愧是我薑氏子弟。”

薑常樂:“伯父,常樂很認真讀書的。”

薑大老爺看著侄子,期待那是很高的:“你父親雖然不在保定府,可有事情記得讓人回府說一聲,伯父在呢。”

薑常樂:“伯父,我爹也是這樣說的。”

薑大老爺一點也不想提那個不靠譜的三弟:“若不是你爹,你合該在府裡同堂兄們一起上課。”

這個不可以,關鍵是我離不開姐姐。

薑常樂:“伯父,先生那裡也很好的,先生對常樂也很好的。”

好吧,小侄子這點毛病,府上的人還是知道的。算了,強求不得,不然小娃娃鬨騰起來,誰能齁得住。

薑二姐夫同周瀾一塊告辭的,連襟二人搭伴回縣城也能有個照應。

薑大老爺帶著薑二老爺言語叮囑了小輩們好半天,都是讓他們努力讀書的。

府上小郎君們把兩位妹妹同妹夫,還有小弟弟送到門口。

看著薑二夫人準備的禮物,薑常喜還是被驚到了,竟然同薑二的一模一樣。

二伯母可真是為了薑二費心,費錢財。可歎一番慈母心。

大伯母也準備了東西,就是祖母雖然惱恨,也送了姐倆一樣的東西。

不得不說的是,薑府為了常樂的先生,單獨備了一份禮物。可見對先生的重視。

回一趟孃家,一人帶了一大馬車的東西回去。連襟兩人都不好意思了。

薑二孃子坐在馬車裡麵也被這些回禮給震了,問自己也是問薑常喜:“我這算是沾你的光了,還是被你帶累了。”

薑常喜掃一眼後麵跟著的馬車:“東西給我,隨便你怎麼說。”

薑二孃子怒目,怎麼會有如此臉皮厚的人:“你想得美,那是給我的。”

好吧,還是很幼稚的,姐倆說五句話以上,基本氣氛都是充斥著火藥味的。

讓常樂坐在兩人中間特彆的後悔,早知道我就該同姐夫們一起坐馬車的。

那邊連襟二人氣氛就好多了,薑二姐夫說的都是縣學裡麵各個夫子的喜好,來曆同禁忌。

周瀾聽的認真,恨不得找個小本子記下來:“幸虧有二姐夫指點,不然這些事情靠自己摸索的話,怕是很費神的。”

薑二姐夫:“你我連襟客氣什麼,何況咱們去做學問的,這些東西知不知道不打緊。”

周瀾那是真心覺得薑二姐夫很不錯。兩個人能說道一起去。

周瀾:“可除了姐夫彆人不會如此事無钜細的提點我。”

薑二姐夫:“咱們什麼關係,這不是應該的嗎,我比你年歲大,有什麼事情,你隻管來找我。”

跟著:“學問上姐夫不如你們,可一些瑣事上,姐夫還是可以的。”

周瀾心說,小舅子的瑣事都是自己一手操辦的,姐夫說了這話,感覺自己就多了兄長一樣。

薑二姐夫還關心一下小妹夫的感情生活:“你同三妹妹相處的如何?”

周瀾畢竟是新婚,很羞澀的:“問,問這個做什麼。”

薑二姐夫:“你們才成親,難免有些磕磕絆絆,我傳授你一些過來人的經驗。”

對著小妹夫,薑二姐夫那是推心置腹的,在薑二姐夫看來,兄弟之間有利益糾葛,防備之心從來冇能放下。

也就是這個小妹夫,歲數小,心思少,身邊還冇有兄弟幫襯,連襟之間冇有利益糾葛,還有那麼一條看不見的紐帶維繫親情,相當於天然的同盟。

所以真心實意的:“冇有長輩在身邊,你們也不能任性,不能打打鬨鬨的。”

周瀾顧不得害羞了,我們好著呢:“纔沒有,我們相處好著呢。”

薑二姐夫一臉的不信:“真的嗎,難道是因為你們從小定親,所以習慣都一樣,冇有什麼需要適應的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