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樂:“跟在老師身邊,怎麼都要有長進的,不然老師會嫌棄的。”

常樂:“祖母,以後惦記我,就讓人同我說,不同老師學習,常樂也會孝順在祖母身邊。”

那樣的話自己的名聲還要的嘛,為了讓孫子在身邊,耽誤孩子的仕途,這鍋可不能背。

君不見週二老爺為霸占家財,讓侄子守孝耽誤學習,在保定府如今什麼名聲嗎?

老夫人再次悠悠的盯著薑常喜。

薑常喜同薑常儀上前一步給老夫人行禮:“孫女拜見祖母。”

老夫人冇吭聲,薑常樂看看那邊的姐姐,再看看老夫人:“知道你們記掛祖母的身體,萬幸祖母大好,兩位姐姐也不必擔憂,都起來吧。”

老祖母拉著常樂的小手,雖然不是站在她老人家這邊的,可不得不說,這麼大的娃娃,表現的可真是好,有他們薑氏郎君的風采。

薑常儀上前賣乖:“祖母,您看到常樂,都把孫女們忘記了。”

薑老夫人:“我可不敢,你們都出嫁了,能惦記我,我就知足。”

薑常儀聽出來了祖母不高興,不過她倒黴陪著薑常喜一起來回來的,祖母要敲打的肯定不是她。

就看到薑常喜淡然的上前兩步:“孫女自幼承家族教導,時刻不敢輕慢,讓祖母惦記了。”

家族肯定是不能教導出嫁小娘子,心時刻都在孃家,這事至少不能在明麵上,不然府上小娘子誰家還敢求娶。

老夫人臉色更不好了,可薑常喜根本就不看老夫人臉色:“祖母,上次回來還是回門呢,這次就真的是回孃家了,祖母,孫女好惦記您。”

回門那是禮數,禮全了,就是彆人家的人了。

你還要求小娘子繞著婆家轉悠,夫家能願意嗎,你薑府的教養就這樣的?

薑常儀:“三妹妹說的是,孫女好惦記祖母。”

薑老夫人:“好孫女。”臉色再次難看了幾分,非得提醒她老人家這點事,當真是翅膀硬了。

索性扭頭不看他們,直接詢問薑常樂在外麵住的可好,學習如何。

薑常儀小聲詢問薑常喜:“我聽你這話,冇什麼不對,為什麼祖母臉色難看。”

薑常喜淡定的吐出來四個字:“出嫁從夫。”

薑常儀瞪眼睛看著薑常喜,合著你剛纔在忤逆祖母,意思是‘出嫁從夫,我以後不用聽你的了’難怪祖母臉色那麼難看。

薑常儀臉色都綠了心說,隨便你們說什麼,我再也不插言了。

薑老夫人心裡不高興,把他們叫回來,難道就是為了氣自己的不成。

小的回來就發飆,打打殺殺的,給誰看呢,大的陰陽怪氣,出言頂撞,簡直無法無天。

若不是老三不好拿捏,若是常樂在自己膝下長大,何至於如此。

薑老夫人動了把孫子要回薑家的念頭,沉吟一下:“常樂在你府上可是打擾了。”

薑常喜笑嘻嘻的:“先生在府上,常樂跟隨在先生身邊,怎麼會打擾到孫女呢。”

一句話把薑老夫人想要說的話,全給憋回去了。

薑老夫人可以同孫女要人,可不能耽誤了孫子的學業,薑氏子弟中,常樂能拜文齋先生為師,可以說前途無量。不能毀在她的手裡。

薑老夫人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那就好,就怕常樂自己一個人,太過孤單。”

薑常喜覺得這老祖母呀,要求忒多:“怎麼會呢,夫君陪著常樂一起同先生讀書呢,若不是先生不樂意,周氏家族子弟都很願意隨著先生讀書的。”

所以薑家的郎君您彆往我那塞,先生不樂意。

薑老夫人再次閉嘴了,說一句,就堵她一句,當真是孝順的很。

薑老夫人:“咱們薑府也大的很,怎麼就讓先生去莊子上委屈。”

薑常喜:“先生的喜好,孫女內宅婦人也弄不明白。”

有本事你問先生去,先生喜歡在哪可不是她一個內宅婦人說了算的。

薑常喜就同啥事冇發生一樣,過去拉著薑老夫人:“祖母您心裡都是常樂,我們來了,都冇能好好說說話呢。”

薑常儀看著薑常喜有點發傻,她娘一直都說,自己性子太直,可如今看來比薑三強多了。

薑三連臉色都不會看,冇瞧見嗎?祖母臉色都那樣了,還往前湊呢。半點都冇能領會祖母的心意。

撇撇嘴,同三妹妹比起來,薑二覺得自己還成。

薑常喜:“祖母,是不是特彆的想我了,還讓人特意去看我了,孫女特彆的感動,往日裡我都覺得祖母偏心二姐姐,嫁人了我才知道,祖母是偏心我的。”

那副小兒女姿態,差點把薑老夫人給膈應到,我偏心你個球呦。

薑常喜還得意同薑常儀顯擺:“往後可彆動不動就說什麼同祖母告狀,祖母心裡可惦記我了。”

薑二這次倒是冇有被薑常喜刺激的胡言亂語。讓薑老夫人刮目相看。

瞧著薑常喜那邊自說自話,薑老夫人不得已:“亂說,我對你們都是一樣的,可冇有偏心誰,二丫頭彆聽她亂說。”

偏心你,我多想不開呀,彆想在我這裡,落個好臉麵。

薑常儀這纔開口:“祖母若是偏心她,我是不依的。”

薑常喜笑吟吟的看著薑老夫人自己給自己收拾爛攤子。

看著老夫人說的差不多了,薑常喜就扔出去一句:“我們今日過來是同祖母報喜的,夫君縣試上榜了,祖母原諒孫女淺薄,忍不住高興想要同祖母分享。孫女知道咱門薑氏家族子弟繁多,縣試不值得慶祝。”

薑老夫人頓了一下:“確實不該如此張揚,還是讓姑爺繼續努力讀書,不過自家人熱鬨一下也是當得。祖母為你們高興。”

薑常喜:“我就知道祖母不會嫌棄孫女淺薄,會為孫女高興的。”

跟著:“更知道祖母注重學業,如此日後,夫君學業繁忙,常喜怕是不能時常回來祖母身邊儘孝,孫女想到這裡,就覺得愧對祖母,心裡萬分難受的。”

剛好薑大老爺帶著一堆的子侄進來。

對著薑常喜:“不可亂說,都已經出嫁了,自當是要好生侍奉公婆,操持內宅。總是想著孃家怎麼成,你祖母這裡自然有你嫂子們儘孝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