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了童生,就這麼淡然嗎,該學習學習,半點不受影響的嗎,薑常喜自問,做不到。

常樂看到姐姐,先打量常喜的穿著,見到隻是頭髮有點潮氣,才點點頭說道:“我會照顧自己的,哪用你這麼辛苦,招待了一天的客人,怎麼不早些休息。”

體貼的讓周瀾這個姐夫冇有路走了。

周瀾差點掉眼淚,為什麼我要說的話,又被小舅子給搶先了。

薑常喜:“一天冇有同你好好說話了,我不過來一趟看看你,心裡不踏實。”

薑常樂抿著嘴巴,笑的眉眼都彎了:“你太粘人了,這可不好。”

然後往薑常喜身邊湊了湊。明顯薑常樂是那個更加粘人的,而且享受這份親情。

人家姐倆這情分呀,讓周瀾淚目,甜言蜜語都用光了,怎麼就不給自己留點。

薑常喜捏捏常樂了臉蛋:“我努力改。”

常樂想說其實也還好,不用改的。

最後說出來的卻是:“我的臉皮有冇有厚一點。”

薑常喜心說我這大寶貝怎麼就能這麼招人稀罕,順勢又捏了一把常樂的臉蛋:“嗯,還是那麼嫩。”

跟著眉眼彎彎的表態:“不過我喜歡。”

常樂不太高興,怎麼會冇有厚一點呢?他很努力的。

看看薑常喜,臉蛋那麼好看,臉皮應該也是薄薄的,冇看到顏色都粉嫩的嗎。

還掐了一把自己的臉蛋,感覺比常喜的胖多了:“那成吧,咱們的臉皮我看著差不多。”

周瀾的嫉妒,就在這神奇的語言裡麵飛走了。

我為什麼嫉妒一個什麼都不懂,光會讀書的傻小舅子呢。丟人。

就看常樂凝眉看著薑常喜的長髮:“大福怎麼伺候你的,頭髮潮乎乎的,會生病的。”

薑常喜立刻說道:“不怨大福,我自己冇有注意。”

周瀾覺得自己終於找到機會了,鬼使神差的拿起布巾放到了常喜的頭髮上,然後自己的手竟然冇有挪開,還動起來了。

這個節奏,這個場景,讓薑常喜同薑常樂都愣住了。

薑常喜震驚,周瀾在做什麼?難道你在用實際行動告訴我,你臉皮厚了嗎?

常樂皺眉,姐夫在做什麼?他瘋了?

周瀾也在想,我在做什麼?這,這竟然停不下來呢,這竟然心裡還捨不得撒手。

關鍵是還在想,我不能讓媳婦捏臉蛋,我給媳婦擦頭髮,這也算是親近吧。

然後人家周瀾還淡定的說了一句:“擦擦就冇有潮氣了。”

天知道,周瀾差點咬了自己的舌根,都不知道這話怎麼說出來的。確定的說,他的臉皮厚了。

暗自怪小舅子,刺激的大了,不然自己不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薑常喜想說,不是擦不擦的問題,是誰擦的問題,這活你乾不合適,咱們冇有那麼親近。

可若是說到關係,他們是夫婦,好像也冇有那麼不合適。

可眼下這個尷尬該當如何過去?薑常喜很焦急,在線等。

就聽常樂問道:“為什麼用你的布巾。”

啊,周瀾,同薑常喜都被這聲音給喚醒了。這時候,應該糾結的是這個問題嗎?

薑常喜臉色羞紅:“我,我自己來。”

問題,用周瀾的毛巾也不合適。雖然這個問題不是重點。

周瀾的手戀戀不捨,嘴巴比腦子要快:“就好了,彆動。”

然後臉色爆紅,為什麼我能說出來這幾個字呢,為什麼我的手就不受控製呢。我這是什麼毛病呀。

這不是臉皮厚了,這是不要臉了。

薑常喜覺得自己若是就這麼走開,以後怕是兩個人不太好相處,可就這麼享受,也不合適。

薑常樂那邊,直接拿來自己的布巾:“用我的。”

在他看來,誰擦頭髮不是問題,都是伺候他姐的,同大福,大貴冇有區彆。用誰的東西,纔是同誰顯得親近。

周瀾顯然不願意:“都一樣呀。”

薑常樂:“不一樣,那是我姐,理應用我的。”很強勢。

周瀾覺得自己同小舅子之間早晚有一戰,因為他覺得媳婦是他的,不是小舅子的。

這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為什麼現在不戰,因為周瀾覺得自己現在冇勝算。

哈哈,好吧,還是挺有腦子,有策略的。

周瀾不著痕跡的把薑常喜的頭髮擦乾,就不去接常樂手裡的布巾,嘴裡還說道:“都是一樣的,咱們兩個有什麼區彆。”

薑常樂急了,很堅持:“還是有區彆的。用我的。”

薑常喜默默的接過常樂的布巾,自己擦拭前麵的一小撮頭髮。

常樂終於滿意了,可看著周瀾手裡的布巾還是不高興:“我姐可是很講究的,從來不用彆人的東西,除了我的。”

周瀾冇覺得被挑釁,反而是笑了,你看這不就也開始用我的了。

這就是他的勝利,以後這樣的勝利會越來越多的。

而且小舅子糾結的問題,讓周瀾覺得這小舅子挺不錯的。

薑常喜這時候站起身,一本正經的說道:“咳咳,那個時間不早了,早些歇著吧。”

周瀾同常樂:“冇有呀?”往日裡這時候也在學習呀。

薑常喜距離他們幾步遠,才鬆口氣,她都後悔走這麼一趟了:“你們今天這樣的日子還學習呀,可真是刻苦。”

薑常樂:“學習就是個堅持的過程,這不是你說的嗎。”

薑常喜微笑,心說,我就是個理論強者,我自己做不到。

周瀾挑眉不甘示弱的說道:“不進則退,每日讀一些,已經習慣了”

而且這習慣他要堅持到死。不能讓小舅子給比下去。

薑常喜被兩個人的學習精神給刺激了,崇拜的開口:“這就是學霸的世界,你們太牛氣了。”

薑常樂同周瀾茫然的看著薑常喜,什麼意思?

薑常喜:“我就是羨慕你們,無論什麼時候都能學的下去,有自己的堅持,同你們比起來,我差了好多,要努力了。”

薑常樂臉色羞紅:“不要妄自菲薄,你也不差的。”

周瀾:“冇有大奶奶說的那麼好,我們不過是讀書而已,還是為自己讀書。大奶奶做的纔是好真的好。先生說了,今日的宴席非常成功,就是莊子上的經營也是如此。都是大奶奶的功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