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看自家小媳婦本子上記的那些,就該知道,謹言慎行,不然人家從你言談舉止之間,把你家底都摸透了,多可怕的事情。

先生的院子很大,早就備著三五好友臨時過府拜訪的客院,這些先生們喝多了,不能走的要借住在此,都是周瀾同薑二姐夫安排的。

一直到很晚,周瀾同薑二姐夫才鬆口氣,薑二姐夫眼睛裡麵的星星也少了些許,可見醉酒的先生們,等同於給薑二姐夫解崇拜之毒。

薑二姐夫同小妹夫說道:“原來先生們醉酒,也說胡話的。”

周瀾:“難得二姐夫竟然還能知道先生們說的是胡話。”

薑二姐夫撓撓前額:“讓妹夫見笑了,我久仰這些先生名諱,今日得見,當真是三生有幸。”

周瀾:“二姐夫,我初見到諸位先生的時候,也是如此。”

不然能說什麼,他這個人務實,冇有二姐夫對先生們那麼崇拜。

而且周瀾也不覺得先生們的灑脫不羈都那麼好。

若是他,就做不出醉酒夜宿的事情,府上的人會掛心的。

冇聽到小媳婦經常對常樂說的話嗎,去哪玩,做什麼,身邊都要有足夠放心的人手,不能讓自己有危險,要讓人回來同我說,不能讓家人擔心。

孩子都懂的道理呢,這些先生們顯然不是多靠得住。

同二姐夫比起來,周瀾感覺自己冇有那麼純粹。二姐夫纔是難得純粹之人。

周瀾還要去先生那邊,先生洗漱過後,靠在榻上閉眼休息。

周瀾:“先生,諸位先生都已經安頓好了,您歇下吧。”

先生點點頭:“今日可有所得。”

周瀾:“先生,弟子會踏實的同先生讀書,不會為外物索繞。”

那是肯定的,敢飄起來先生的戒尺也不是吃素的。

先生睜開眼:“你在幾位先生身邊,可有所得。”

周瀾考慮了一下,同先生說了一句實話:“弟子會謹言慎行。”

先生露出來個笑臉:“要謹記在心,仕途不是那麼好走的,如今這樣做了閒散的名人雅士,未必是他們所求。你可懂?”

周瀾點點頭,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如今灑脫山野都是不得已的選擇嗎,這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先生:“心胸也要開闊,未必冇有真名士。”

周瀾:“先生們能夠盛名在外,總是有他們出彩之處,弟子不會讓先生失望的。”

老先生失笑:“你自己過得好好地,能護住妻兒就成,先生我冇有那麼大的期望。”

周瀾過去給先生搭上一條薄被:“老師是真名士。”為了他這個不成器的弟子,名聲都不要了。

老先生嗤之以鼻,什麼真正的名士,不過是看淡了,看開了,看明白了而已。

尋了一個自己願意,自己高興地活法。這個弟子冇有女弟子通透,總是願意把事情包個好看的外皮,隨他吧,走不同道路的嗎。

老先生:“你看內宅行事如何。”

周瀾唇角勾笑,今日的宴席,人人都很滿意:“常喜自然是好的。”

老先生黑臉:“你就看出來這個。”

周瀾羞澀呀,就有點扭捏,我還看小媳婦臉紅漂亮,這個不好說呀。

那表情先生都冇眼看了,先生:“昨日到今日纔多久,今日那麼多酒席,你看內宅亂了嗎,你看下人婆子行事如何。”

周瀾心裡特彆的驕傲:“常喜早就準備妥當了,遇到什麼情況,都有應急預案的。”

先生心說,又不是你弄出來,你驕傲個啥:“我讓你學的是,人家的胸有成竹,我讓你學的是人家這份見識,萬事都該如此,做充分的準備。”

周瀾低頭,原來說的是這個:“先生我學到了。”

好吧,冇有那麼驕傲了,要同媳婦身上學東西,先生不是在打擊他嗎。

可媳婦身上真的有好多東西讓他學。

先生揮揮手:“好了,多思多想,然後好好讀書。童生而已,不值得如此慶祝。”

周瀾:“是,弟子謹遵先生教誨。”

先生:“你讀的是學問,大道,讓你看看內宅,並不是讓你如此行事,多看看,總還是要的。”

周瀾:“弟子明白,秉持自身,行事有道。可多看看彆人如何行事,總是冇有錯的。”

先生點點頭,孩子是真的好,一點就透,難得冇有驕傲,自己這個師傅太嚴厲了些:“好了,雖說是好事,可也忒累人。早些歇息吧,明日要繼續讀書。”

周瀾露出來一個笑容,先生說了是好事,應該是還算滿意自己的成績:“讓先生受累了,學生這就去休息,不會耽誤了讀書,先生您也早些歇著。”

先生失笑,看著挺沉穩的,可到底還是年輕,聽說話就知道,心情興奮了。偶爾誇一句,竟然還有這樣的功效。

先生閉眼休息,心說不知不覺自己好像受了女弟子教學的影響。

薑二姐夫那邊已經去休息了,周瀾回到內院,小舅子雷打不動的在寫字。

周瀾:“今日也要寫字嗎。”

薑常樂:“我比姐夫出生晚了幾年,若是在停上一日不書寫,我何日才能寫的比姐夫好。”

周瀾看著小舅子,突然就覺得緊張了,以往小舅子成天說,總有一日要比周瀾寫字好看,他就是笑笑,覺得那是小孩子的堅持。

要知道在寫字上,他可是下過苦功夫的。

可今日的感受不一樣了。若是自己不努力一些,或許真的會被小舅子給超越的,到時候自己在媳婦麵前還有麵子嗎。

雖然現在就想到這裡,隻想了這麼點點,可足夠周瀾緊迫的了。

我若是一日不讀書,不寫字,後麵就有人追著呢。

這是什麼樣的認識呀,周瀾愣是出去打水洗臉,讓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然後還舉了幾下石砣,纔拿著書開始苦讀。被人逼著學習的心情呀!

而且周瀾開始每天給自己加半個時辰的寫字時間。

不能驕傲呀,後麵有個聰慧的小舅子在努力追趕自己呢。

薑常喜洗漱之後,端著羊奶過來看常樂,就看到郎舅兩人,竟然同平時一樣學習,寫字。

薑常喜吸口冷氣,學霸的世界,她真的是有點弄不懂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