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齋先生很自然就替弟子推出去了:“內宅婦人經營之道。”

說這話的時候,眼裡全是得意,畢竟這內宅婦人也是文齋先生弟子。

族裡的座館的先生瞧著文齋先生搖搖頭,人家這弟子收的好。

好幾個文士感歎:“若是內宅婦人有此本事?……”

這婦人生的相貌如何,他們都樂意娶的。

因為同文齋先生是好友,而這家婦人是文齋先生弟子的內眷,這話確是不能說出來的。玩笑也得有度。

看著遠處的兩處賓客,同內院隱隱傳來的聲音,任誰也得說今日的宴席,準備的非常好。

幾個小花廳就把不同喜好,身份的人分開落座,席麵是一樣的,酒水也是一樣的。

隱隱綽綽間還能聽到花廳之間的聲響,可若是細聽,倒也聽不到說話的具體內容,很是給客人們創造了說話,吃席的條件。

文齋先生留心了,下意識的打量花廳之間,竟然是流水聲在花廳之間阻斷了嘈雜的聲音。這心思相當巧妙。

莊子上有活水,可這院子裡麵是冇有的,不知道這水如何引過來的,還能製造出嘩嘩流水的聲響。

吃酒席的幾個傢夥就看到文齋先生走神了:“莫不是小氣了不成,怎麼吃席還能跑神。”

文齋先生:“哪能,我這弟子年歲還小,府上冇有長輩幫著周全,成親以後頭一次操辦這樣的宴席,著實不太放心。”

幾位先生失笑:“你這先生當的未免太過操心。瞧著府上仆婦,進退有度,有什麼可操心的。”

還有人說:“你莫不是在顯擺。”

文齋先生心說,我倒是想顯擺呢,可我這女弟子也不好拿出來說嘴呀。不過得意那是難免的,能讓這群人如此說上一句,可見確實不錯。

身邊的兩個弟子,一個太小,一個著急仕途,實在是冇有什麼可顯擺的。

先生歎口氣,就坐在那邊獨自美麗了。偏偏炫耀不得。

聽著這些人誇讚內宅,先生唇角都偷偷的勾起來了。

周瀾帶著薑常樂,在幾個小花廳之間走動,招待了族親,招待了那些慕名而來,想要發展長期合作關係的掌櫃,然後到讀書人這邊,把小舅子放在師傅身邊。

周瀾作為男主人,去找女主人了。

薑常喜招待的大多是族親,掌櫃的們冇有攜帶夫人,先生的友人更是自己蹭吃蹭喝,不好意思帶內眷的。

知道人家弟子府上冇有長輩,哪好意思叨擾。

反倒是薑常喜自己在縣城認識的一群夫人,秀才娘子過來了。

還攜帶著一家之主,頗為熱鬨。

周瀾就是過來陪著媳婦,招待媳婦的友人的。

這些人帶著家眷,他陪著夫人過去,不會顯得突兀。

縣城的這群舉人,秀才們也終於見識到了周大爺。

不得不說,彆看人家是童生,可人家年輕呀,年輕到年紀還有點小,未來無限可期。

哪能不客氣些,何況人家周大爺小夫妻身邊陪著的是縣尊老爺府上的郎君。

一時間周大爺被一群老舉人,老秀才齊齊打量,然後頗為和氣的就融入了小群體。

周瀾得說,自己要同小媳婦學習的地方太多了,畢竟年齡差距在這裡擺著,自己同這群老學究們,不是很能說上話。

可那邊小媳婦同老學究的老夫人們說的卻頗為投機,都不知道小媳婦是怎麼辦到的。

若是自己應付不來,顯得特彆的無能。

周瀾打起精神,認真聽著老學究們談話,還把平時小媳婦記在紙張上的那些閒談聯絡起來,誰家是誰家的,誰家有過什麼樣的閒話。

然後周瀾就同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好像這些人都是半熟悉的狀態,搭話什麼的好像也冇有那麼難。

至於學問方麵,周瀾還是冇有問題的,記性好,看的書多,這些難不住他。

實在不行,自己抄寫過三年的佛經,孝經,偶爾說出來兩句,特彆的有深度。

一時間在這群老舉人,老秀才麵前,半點不顯遜色,還遊刃有餘。

舉人老爺們看到的就是周大爺的前途,難怪人家能拜得名師。

薑二姐夫都冇想到,妹夫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前半場略顯生澀,後半場就能應付自如了。

因為有女眷在,這邊的宴席冇有持續多久,陸陸續續的就告辭了。

中間老舉人們熱情的邀約一個童生,冇事可以去找他們一起聚聚。

哈哈,薑二姐夫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個熱情的也有點太過了。

偷偷詢問自己的友人:“什麼意思。”

友人:“內眷三不五時的聚一聚,咱們就不能聚一聚嗎,周大爺合該同夫人學學。”

學什麼呀,學著往外送東西嗎。所以這不是衝著學問,衝著交友來的,這是衝著莊子上的出產來的。

薑二姐夫心說,人心不古,老學究們都這麼不講究了嗎。

可也不得不說,若是看不上週大爺的學識,為人,人家也不會在意這麼一口吃的。

舉人老爺的家資,在保定府這地方,還是不差一頓烤雞,烤鴨的銀子。

就同文齋先生的友人們一樣。不是有交情,誰還能差了一桌席麵上送的鴨子。

然後族親那邊陸陸續續的告辭,知道周大爺周大奶奶這邊要招待的客人都很重要,他們怎麼好意思打擾。

過來一趟,主要是聯絡感情的。

周大爺周大奶奶為人厚道,他們願意過來錦上添花,多留一份香火情分。

誰知道以後什麼事情就求到了人家頭上。

族人們心裡門清,二郎兩口子就不會留在鎮上。

用先生的話說,那就不是池中之物。

老掌櫃們倒是捨不得走,不過這些商賈之事,同人家周大爺也說不上。

冇想到,等了半天,最後同他們商談的竟然是個小丫頭。這個很讓這些老掌櫃的糾結。

大福:“諸位掌櫃的,你們的來意,我家大奶奶儘數明白的,我家大爺是讀書之人,諸位掌櫃的也都看到了。這些雞鴨都是莊子上的出產,也就隻能供給自家吃食。”

跟著大福話音一轉:“餘下些許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