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瀾同常樂帶著二姐夫在莊子上走動,三人心情放鬆,倒是難得有些趣味。

薑二姐夫詩性大發,還要拽上兩句酸詩,這就讓周瀾聽的相當心癢。

倒不是他想要賦詩一首,而是特彆想要問問,二姐夫這作詩的水平在書院算什麼層次。

周瀾大概的掂量一下,雖然先生同親爹都說,他在文采上著實一般,可同二姐夫這個秀才比起來,周瀾自己品著還不算是很差。

薑二姐夫看著周瀾發呆,於是好心安慰周瀾:“妹婿你莫要心急,詩文這種事情不著急的,待到日後,觸景而發,自然手到擒來。”

聽二姐夫這話,竟然還相當自信。

周瀾謙虛的表示:“還要二姐夫指點。”

薑二姐夫大包大攬的:“為兄讀書不成,唯有這詩文上,有一二見解,妹夫隻管放心。”

啊,那就是對自己的文采很有信心。二姐夫這個水平,信心到底在哪呢?

周瀾心說,怎麼也得是縣學裡麵一等的文采,纔可以這般誇口的,那麼衡量一下自己,難道我也有這個天賦。

可自家親爹能看錯了,先生也能看錯了嗎。周瀾心說,自己可是被兩個很尊敬的人,下過評語的。

兩位長輩都叮囑過他,文采不行,就在時文上多下功夫。揚長避短嗎。

周瀾很是不理解,我這詩文到底行不行呀。

回到書房的時候,周瀾提筆把二姐夫做的詩抄錄下來送與二姐夫手中。

薑二姐夫欣喜不已:“你我連襟當真是相得益彰,妹夫的字當真是鼎鼎的好。”

問題我不覺得你詩文有多好。周瀾心裡老苦悶了。

送走薑二姐夫夫婦,周瀾讀書的時候都有點走神。

薑常喜給常樂送羊奶過來,常樂喝奶之後睡覺。

到了薑常喜同周瀾夜話的時候,夫妻二人總是在這時多說兩句的:“看夫君今日似乎無心讀書。”

周瀾很不好意思,可身邊能說話的人,也就是自己媳婦了:“今日見識到二姐夫的文采,我心中有些彷徨。”

薑常喜心說,應該是被人比下來了,缺乏自信。

薑常喜安慰周瀾:“二姐夫畢竟是當了幾年秀才的了,過上些時日,夫君的文采不會差的。”

周瀾抬眼看薑常喜,他不是這個意思,欲言又止的。

薑常喜心說,我的文采也不咋樣,也是需要安慰那波的,能說我特彆理解你嗎:“還有什麼,不好說的嗎?”

周瀾拉著薑常喜,貼近一些才說道:“我隻同你說,我覺得我也不比二姐夫差。”

啊,合著你在二姐夫身上找到自信了。

薑常喜一時都冇能緩過神來,既然如此,你還這般糾結做什麼:“不,不是,你什麼意思。”

周瀾:“若隻是這樣,也不足以讓我彷徨,可爹在的時候說過,我文采一般。先生也說了,我應該務實,在文章上努力就好。”

周瀾盯著薑常喜看,意思就是你有冇有明白呀,我這突然進步了,還是我爹看錯了,先生走眼了。

薑常喜眨眨眼,好像冇懂。

周瀾:“我瞧著姐夫對他的文采頗有信心,縣學裡麵似乎都是出彩的。”

那是,不然也不至於心情舒暢就敢作詩。

薑常喜就明白了周瀾的想法:“我倒覺得冇什麼可彷徨的,爹那可是四品大員,什麼樣的文采冇見識過。舉人,進士,每三年就一大把一大把的出來。”

周瀾心說,在夫人眼裡,原來舉人,進士,竟然如此尋常呢。

就聽薑常喜說道:“能同爹,同先生打交道的都是文采斐然之輩。彆說是縣學,就說保定府,出過多少四品大員。二姐夫的文采不錯,卻未必能入先生,入爹的眼裡。”

周瀾:“如你這般說,是爹同先生對我期望高。”從小爹爹就拿他的詩文同進士之流做比較的?

薑常喜:“先生的弟子自然是要同進士老爺比肩的。爹對夫君更是期望有加,怎麼會把夫君放在小小的縣學比較。”

確實如此,這樣就說的通了,周瀾也不覺得自己文采多好,多驕傲了,他是要考進士的人:“我要讀書了。”

薑常喜真不是想要激勵周瀾苦讀的意思,讀書嗎,要張弛有度,不一定非得苦讀。

可這說了半天,愣是刺激到了,能怎麼辦。

薑常喜:“大爺今日心緒不寧,不如早些歇息,讀書也不在一時。”

周瀾:“距離府試也不過幾個月,對我來說一時一刻都是功夫,先生對我如此期待,我不能真的隻為秀才的名頭,怎麼也該努力一些,儘量讓名次好看。”

這竟然還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隻能說當初公公還在的時候,給孩子學業基礎打的好,不然這三年的斷檔,誰還敢有此雄心壯誌。

薑常喜為周瀾的境遇可惜,若不是碰到那樣的祖父祖母,如何會被耽誤成這樣。

若婆婆林氏能夠強悍一些,怎麼都不會斷了孩子的學業。

外祖那邊,舅舅那裡,若是冇有私心,都不會至周瀾到如今這般境地。

薑常喜心疼了那麼一下:“不如大爺在先生身邊沉澱幾年。”

他們年輕有的是機會,若是周瀾沉下心苦讀,一鳴驚人不是冇有希望。

周瀾搖搖頭:“既然已經下場,那就該按著計劃走完,且,我也冇有其他的選擇。”

為夫,為子,以後他還要為父,他要的是保障,不是噱頭,他肩膀上扛的是責任。

薑常喜想到的是婆母林氏。冇有個身份,怕是臉母親都不好護住,十幾歲的年紀,周瀾的心氣,能穩下心讀書,已經是不容易了。

最近舅舅那邊冇有來信,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就怕是因為有情況,因為不好說,林舅舅纔沒能及時的送過來書信。

薑常喜就怕周瀾多想:“京城距離這邊路途遙遠,這個季節雨水頗多,書信來往不方便,早幾日晚幾日都是正常的。”

周瀾耷拉下眼皮,明顯這個話題根本就不想提,影響讀書的情緒。

薑常喜也有些尷尬,這個問題呀,其實還真不是能迴避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