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失笑,這兩個倒是忠心。

開口說道:“誰讓你們去了,你們跟著大爺身邊,將來是要管事的。”

薑常喜:“那些莊頭在做什麼,能做什麼,有比現在聽聽更明白的嗎。難道你們將來不是想要當管家的。”

若不是陪著周瀾這麼久的人,薑常喜都不想點撥,藝多不壓身的道理都不懂。

驚喜來的快,可不是這個道理嗎?大奶奶是怕他們以後做了大爺身邊的管事,被下麵的人糊弄了。

順風:“啊,大奶奶小人明白了。”

隨風更是直接樂瘋了:“大奶奶明天小人一定好好學。”所以今天這兩人就放羊了唄。

薑常喜傲嬌了:“珍惜吧,你家大奶奶給你們講課的機會可不多。”

第二日,薑常喜授課就是用大吉從莊子帶回來的那些數據,同一筐子一筐子的土。

幾個簍子裡麵的土質標簽都有,還需要大吉姑娘同這群漢子講一下關於莊子上的佈局,以及人口。

薑常喜讓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想法,把怎麼管理這樣的莊子說了一遍。這就是虛擬教學。

然後讓邊上聽著的人提意見,最後完善出來的東西,這群漢子自己都不敢想。這是他們能弄出來的東西嗎。

話說若是莊子可以這樣管理的話,那得是啥樣呀。不敢想呢。

周瀾、常樂下午回來的時候,都是在屋子裡麵陪著先生一起聽薑常喜給下人上課的。

常樂偷偷的看向院子裡麵:“先生咱們也學這個。”

先生:“咱們學的是你姐的理家之道,瞧出來點門道冇有。”

常樂搖搖頭,先生:“那就繼續看。”

周瀾那邊讀書呢,先生鄙夷弟子:“不通俗物,光讀書,你難道隻要名次嗎。”

周瀾臉紅,主要是他得先把功名弄下來。若是他有功名傍身,哪用得著夫人如此費事,用心的攏著這些人。

誰敢不儘心。

人家周瀾想要一力降十慧。

還有一層隱匿的心思,媳婦都這麼厲害了,自己若是差了,配不上媳婦的。

讓周瀾怎麼敢不努力呀。

先生:“你媳婦這叫集思廣益,要善於聽取不同的意見。”

周瀾同常樂一塊點頭,若是換成他們,肯定不會去爭取一群下人的意見。可隻有這些人纔是真的同莊子打交道的。

薑常喜那邊對著這些人說道:“回頭大家的想法都互相通通,我不做置評,明日起,老管家帶著你們去幾個莊子上親自看,免得你們隻知道紙上談兵。”

薑常喜:“回來之後你們再說說,這些莊子該如何管理。你們得辦法是不是行得通。種地,耕田我是外行,我聽你們的,你們也要多聽聽真正在種地那些人的意見。”

好吧,這還有實踐課。

先生閉目養神聽著自家女弟子的聲音:“可惜,是個女子。”

常樂“先生,女子怎麼了,女子也是有本事的。不能小瞧女子。我家常喜比男子都強。”

先生心說,我當真是不敢小瞧了。

試問,即便是男人有幾個人能為了幾個莊子這麼費心的。這份心思,胸襟,魄力,都是一等一的。

誰家的莊子不是靠著糧食出產。

可這位弟子雄心勃勃,瞧著竟然是想要多方麵發展,也不知道能不能折騰出來一個結果。

先生已經開始算計自己的私房了,萬一折騰的不成,貼補弟子一些也是可以的。

就憑這股子折騰敢想的本事,就該支援。若是男子的話,冇有功名又如何。

當然了身為女子,能折騰,再有一個有功名的夫君,纔是最穩妥的。如此想來,弟子是個女郎也冇什麼不好的。

先生自己思索一圈之後,就把事情給圓滿了呢。

大吉是個閒不住的,莊子上這點賬目,人家晚上歸家就能整理清楚。

所以大吉陪著老管家帶著一群人又去莊子上了。

這才幾日的功夫,一波一波的人來莊子上,弄得莊頭特彆的緊張。

不過看著這群人對他的態度都很好。莊頭心裡才踏實些。

老管家心說,不愧是跟跟著大奶奶的人,瞧瞧一個個的,心思多深呀,明明就是過來頂替人家莊頭的。

偏偏一個比一個能裝。同人莊頭這麼近乎,還不是為了從莊頭身上套訊息嗎。

藥婆帶著一車藥材跟在這一群人的身後,給莊子上的人挨個看診。

莊子上熬著一大鍋的草藥湯,給這群人洗涮,去身上的虱子。

莊子上的人都高興壞了,竟然還有這等好事。

大部分都記住大奶奶這份恩德了。也不反感主家讓人來莊子上走動。

大爺成親對他們來說那是好事。

大管家跟著走這麼一圈之後,就看出來了這點變化。

這群人不光知道莊頭,還知道了他們家大爺,大奶奶,知道他們是給大爺大奶奶做事的。

管家心裡那是把大奶奶當神拜的。

在收攏人心上,大奶奶絕對比夫人高多了。

大吉帶著人,不著急往下一處走,每個莊子都看的仔細,讓這群人都充分的對莊子瞭解一番。

她自己也把莊子的特點給記個七七八八的。

如此數日之後,薑常喜才讓這群人把對莊子的規劃都說了一遍。

期間,先生同周瀾、常樂都在旁聽。

開始的時候,大夥看到老先生同大爺都聽著,說話還結結巴巴的,不過最近在莊子上說的多了,討論的多了,一個個的說著就順溜多了。

山地多的莊子,有醫婆的建議,要養藥材,這個讓薑常喜很意外,她確實這麼打算的。

有人能想到這裡,那就是有腦子的。

沙地多的,有人提議要養瓜,而且根據地勢提議的,說了那邊距離保定府近,多少出產都不會砸在手裡,可以換成銀子的。

薑常喜把這人也給記住了。是個活泛的。

跟著薑常喜就拍板了,哪個莊子上去的什麼人,按著他們的計劃,能做什麼事。

薑常喜:“彆說我不講道理,半年時間,不管是做什麼,不管你怎麼做,都該見到成效纔對。半年之後,我看結果。”

跟著:“你們過去莊子上,不是當莊頭的,你們算是管事,我會讓管家同莊頭說配合你們工作,莊頭聽你們調動。”

這就是相當於給他們配了一個熟悉莊子上情況的副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