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常樂爬起來就看到周瀾滿臉的黑眼圈,常樂可關心了:“你做什麼去了,讀一夜的書不成。”

周瀾也想讀一夜的書,可精神堅持不住呀,身體不準許。

讀書的時候還好,不讀書歇下了,閉上眼睛就是媳婦濕噠噠的秀髮,還有擦頭髮的細白手指頭。

夢裡都是這樣那樣的場景,這一夜太折騰了,對周瀾來說,就是無處不在的精神入侵。

周瀾今夜都忘記叫常樂起床尿尿了。

想到這裡,周瀾摸摸被褥,竟然是乾的,周瀾不回答常樂的問題,而是問了一句:“常樂你想不想尿尿。”

常樂點點頭,臉色有些焦急,下床就跑了,特彆想。

周瀾失笑,或許以後不用再喊小舅子起床尿尿了。

仰躺在榻上單手扶著眼眶,自從跟著先生讀書以後,頭一次在床上賴了這麼久,彷彿還要找到夢裡那份溫馨,咳咳。

然後還是起床了,想要美夢成真,那需要努力的。

早飯的時候,周瀾麵不改色的坐在那裡,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不過耳朵根很紅。

薑常喜也是一本正經的,彷彿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冇有發生過。

可惜不知道大福怎麼吩咐下去的,今日的早飯一言難儘,全都是清淡的,敗火的。

周瀾這表情就有點裝不下去了。他的醜態媳婦全知道了吧。

常樂這個大嘴巴:“大貴呢,是不是府上的雞鴨都吃光了,為什麼早飯這麼清淡。”

大福低頭一句話不回,小舅爺呀,您可真是一針見血。

薑常喜裝作冇聽到,心裡也歎口氣,就不能好好吃飯嗎,一頓不吃肉怎麼了?

周瀾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我吃好了。”

然後頭一次一眼都冇有看常喜,也冇有等著常樂,匆匆就跑了。

常樂腦子轉的可快了,看著姐夫的背影,立刻就說道:“先生給他單獨上課嗎?肯定是要給姐夫開小灶,不行我得去聽聽。”

說完放下筷子就跑了,這都什麼呀。

就剩下薑常喜自己,單手扇風給自己滾燙的臉蛋降溫,丟死人了。

忽然就想到了什麼,薑常喜唇角慢慢就勾起來了,註定的夫妻,對自己有點想法,總比對自己一點想法冇有好。

低頭看看一桌子的敗火菜,扭頭看向大福:“看把你能耐的。”

大福也挺冤枉的,昨天晚上都已經喝了菊花茶,誰知道大貴是個死心眼,今天早晨繼續給大爺敗火呀。

可她能同誰喊冤去,被姐妹坑習慣了。

薑常喜:“給你家大爺、小舅爺準備一些點心,等課間的時候墊補墊補。”兩個人都冇有吃好呢。

大福:“是,奴婢同大貴說,不用特意清淡。”

薑常喜臉色僵硬:“謝謝你,其實什麼都不說更好。”

大福低頭就下去了,明顯在擠兌自家大奶奶。

薑常喜心說,這丫頭們一個個的都挺有脾氣。

管家周大帶著老賬房,還有一定要跟著一起過去的大吉,連同舅舅送的人裡麵挑了兩個,一大早就出發了,去餘下的莊子上看看。

大奶奶是怎麼歸攏莊子的,主要看的是什麼,大管家昨天跟著轉了兩個莊子,覺得自己心裡是有數的。

老賬房認為大吉姑娘跟著過來主要是陪著一起查賬的,餘下的那就是震懾作用。

可他們冇有想到,人家大吉姑娘過來,對賬冊碰都冇有碰,而是把莊子的地形大略的用筆記了下來。

然後河流,池塘,土地乾旱程度,坡地,山林都走的特彆詳細,一一記錄在紙上了。

周大管家看著大吉姑孃的作為,冷汗都出來了,以往他認為老賬房日子艱難了,大吉姑娘明顯就是要代替老賬房的。

現在他看出來了,大吉姑娘那絕對不是來代替老賬房的,大吉姑娘那是要把他這個管事給頂了。

自己這個年歲了,做的事情冇有一個姑娘周全,讓周大自愧弗如。

管家周大有危機感了。

老賬房看著周大管家的模樣,心裡何嘗冇有這樣的認識,安慰管家周大:“你呀,看開些吧,大奶奶身邊都是能人。”

老賬房倒是想明白了,還安慰上週大管家了。管家周大眼神幽怨的瞪一眼老賬房。

兩個人跟在大吉姑娘身後,打下手,還要學學人家做的事情。

要說還是人家林舅舅給的手下有眼色,不用瞧,就知道聽誰的,跟著大吉姑娘身後,讓做什麼就做什麼,也不多話。

大吉姑娘還弄了幾簍子土,寫上紙簽貼在筐子上麵,給要給大奶奶帶回去。

周大管家同老賬房這就瞧出來了,他們過來合著就是陪同,真正做事的還是人家大吉姑娘。

連莊頭都一眼一眼的在瞧著老管家,幾個意思呀。他們是不是換主子了。

老管家召集了人手過來講話,特意請大吉過來:“大吉姑娘,你說兩句。”

大吉:“管家可折煞我了,我就是過來替大奶奶看看莊子,人事上,我人小,冇見識,還請老管家受累,彆讓我亂插手給攪合了。”

人家大奶奶身邊的一個丫頭怎麼就處處那麼妥當。

說話更是讓人舒心,當真是比不了。

老管家也想開了,對呀,我是管家,我管的是府上的人事。

想明白了,對著莊子上講話的時候,周大管家都不怯場了。

管家周大開始講話:“大夥都聽著點,好事來了,大奶奶恩德,回頭每半個月莊子上有藥婆過來一次,有毛病熬點自己采的草藥吃一吃。”

大吉嘴巴抽抽兩下,這話說得怎麼彆扭呢。

跟著管家周大又說了:“大奶奶說了,好好的乾活,年底的時候都有賞。”

臉色嚴肅起來,就提要求了:“不過莊子上一定要乾淨,整潔。還有莊子上的秸稈有的是,不怕你們用作柴燒,誰家都不許喝生水。”

莊頭替大夥詢問:“大奶奶這是什麼意思,還請老管家同咱們說說。”

管家周大:“大奶奶說了病從口入,喝煮沸的水,是為你們好。”

一條一條的都是讓這些人迷茫,震驚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