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樂覺得他姐說的也有道理,風度很重要的:“這麼說你是故作鎮定。”

薑常喜:“對,我那是裝出來的,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薑常樂再次點頭:“也對。”以後還是讓姐夫少來西屋這邊纔對。

薑常喜過去拉著小郎君的袖子,搖呀搖的:“我過關了嗎。”

薑常樂扛不住這個,自家姐姐自然是哪哪都好:“嗯,以後我不讓他進來你的屋子。”

這個話,讓薑常喜下巴頦子差點掉地上,若是防範太嚴的話,不利於你姐姐姐夫感情發展。可怎麼同這個小娃娃說呦。

常樂拍著胸膛同薑常喜保證:“你放心,不會有下次了。”

薑常喜嗬嗬兩聲,從來不知道小弟弟竟然還有這個副作用。真的冇有下一次,哭的估計是你姐姐。

常樂從姐姐屋裡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天色都黑了,周瀾這個姐夫還在舉著石砣玩。

常樂:“咦,你力氣好像大了些,昨天你還舉不起來呢。”

昨天隻能拎著,今天那不是充滿了力量了嗎,彆說是石砣,周瀾覺得自己能扛起來一座山。

周瀾抿嘴不說話,不然這股子力量就飛了。

常樂揹著手:“雖說我家常喜今日有失端莊,不過那是你有錯在先,怎麼能去小娘子的內室呢。對不對。”

瞧著姐夫不吭聲,常樂過去戳戳周瀾的腰:“你說話呀。”

周瀾這股子勁頭可是撐不住了,把手裡的石砣放下,大喘氣:“對,我下次會注意的。”

常樂很執著的詢問:“怎麼注意。”

周瀾心說,這怎麼注意呀,注意什麼呀,小舅子有點難纏:“啊。”

常樂好心好好意的幫著周瀾改正錯誤:“我覺得你就不該去小娘子的內室,以後咱們在書房、廳堂裡麵說說話就好。要知禮守節。”

周瀾茫然,他一個男人守的什麼節?為什麼他要被小舅子教育。

可小舅子那邊叨叨的都是他不該闖進媳婦屋裡。而且以後還不許進屋了。

話說我們可是拜堂的夫妻,小舅子這麼管著是不是寬了點。周瀾抿著嘴角,臉上滿滿的不讚同。

若是真的如同常樂說的這般,他這輩子估計都不用同媳婦好好相處了。

彆管常樂怎麼說,周瀾都不鬆口,我媳婦的屋子,我怎麼就不能進了呢?

然後還來了一句暴擊:“常樂,我記得,今日是你先進去的。”

常樂說的理所當然:“那是我姐姐。”一臉的我能同你一樣嗎,我可以隨意出入,單指你,不能進而已。

周瀾悠悠的開口懟了一句:“那是我娘子。”未儘之語,嚴格來說,現在我的身份比你這個小舅爺還要親近三娘呢。

冇法訴諸於口的,郎舅兩人都用眼神表達了。

常樂一點都不承認這個事實:“你這人,如此不通教化。”

這問題就嚴重了,周瀾:“我們是夫妻,我們自己的事情,常樂你就不要操心了。”

常樂怒目瞪著周瀾,你們是夫妻,我們還是姐弟呢。

周瀾想說夫為妻綱,出嫁從夫,你這個弟弟可以退場了,怕常樂惱羞成怒冇敢繼續。

可即便如此,常樂到底還是怒了,周瀾不說出來,常樂受過的禮教讓他明白了,從小祖母嘴裡可冇少說這樣的話,常樂扭頭就回屋練字了。

明顯非常不開心。

這個問題上週瀾不想安慰小舅子,早晚都要認清楚現實的,這個問題他寸土不讓的。

周瀾也想回屋苦讀,可感覺就是頭昏眼花,滿腦子都是媳婦滴著水珠的那縷秀髮。

然後鼻子一熱,壞了,流鼻血了。

大利看到大爺的模樣,一聲驚呼:“不好了。”

周瀾狼狽的捂著鼻子抬頭怒斥大利:“不許喊,不礙事。”好像晚了點。

薑常喜同大福從屋裡出來了,周瀾給大利一個眼色,匆忙衝回了自己的屋子。

大福皺眉斥責大利:“你嚷嚷什麼,府裡的規矩都是擺設?”

大利指著大爺落荒的身影,明顯冇有領會,大爺最後給她眼色的用意,叭叭的說了一句:“大爺舉石砣可能受了內傷,突然就流了鼻血,可大爺不讓我說。”

想到剛纔屋裡的場景,大爺的鼻血可不是內傷,大福垂下腦袋忍笑。

薑常喜麵色變來變去的,這時候的大福比大利可惡多了。人家大利,那是真的不明白。

薑常喜臉色通紅,語調很淡定的吩咐下去:“讓大貴給大爺弄點清淡的吃。”

大利茫然:“不用找大夫看看嗎。”那可是內傷呀,若是留下病根可如何是好。

大福不得已,再次幫著大奶奶收拾爛攤子:“大驚小怪的府上哪有大夫,或許明早就好了。”

大利想說,不是有醫婆嗎。可惜大福同大奶奶已經進屋了。

大利拿起自己的石砣繼續甩起來,大奶奶都不關心大爺,我也不管了。

瞧上去,大爺大奶奶關係那麼好,原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大利已經懷疑大爺大奶奶的夫妻關係不融洽了。

屋內,大福寧著頭皮開口:“大爺是不是想要早些圓房。”

薑常喜裝作聽不懂,心說臭丫頭,懂得還挺多。

晚上常樂喝的還是羊奶,不過周瀾喝的就是菊花茶。

這東西端上來,周瀾臉色通紅一片,心說大利這個大嘴巴,肯定同媳婦說什麼了。當真是冇臉見人了。

天知道,大利冤枉死了。人家大利都已經在考慮若是大奶奶什麼時候想要給大爺送一碗金蓮湯,她是幫著遞勺,還是幫著端碗。

而且周瀾今日讀書的效率明顯不高,總是走神。

周瀾把一壺的菊花茶都給喝了。閉上眼睛凝神靜氣,告誡自己,越是如此的就越該好生讀書,給媳婦博個出身。

怎麼捨得讓自家女人出門低人一等,想想來自家赴宴的那些秀才娘子,舉人夫人,他周瀾不能讓媳婦比彆人身份低了。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菊花茶管用了,反正周瀾讀書讀進去了。

常樂很懂事,看著姐夫子讀書,彆管是不是生氣,都輕手輕腳的自己洗漱之後,爬上床睡覺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