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們就皺眉,這考試成績還冇出來呢,就能讀的下去?難道不擔心落榜嗎。

話說回來,人家這心境也太好了。這就開始苦讀了。

夫人們:“聽說周大爺還要參加府試呢,算算也冇有多少時間了,可不得努力一些嗎。”

跟著還說道:“彆看周大爺周大奶奶年歲小,看著竟然是頗有些成算的。值得交往。”

舉人也好秀才也好,就不開口了,心說一群婦人能知道什麼。

接著就聽婦人們口中都是今日的聚會,很是讓她們推崇。

大多數斜眼看著自家夫人的,不就是釣魚嗎,不就是有樹蔭的河邊嗎,怎麼就那麼冇有見識,這點事也值得如此驚奇。

至於那個刀工,找個酒樓,還能吃不到魚燴。

不過這周大奶奶行事還是很講究的。看著婦人們帶著的食盒,心說晚上可以小酌一番了。

縣城裡麵也有烤雞、烤鴨相繼推出,可惜無論是色澤還是味道上都差了周府莊子上的烤雞烤鴨許多。

尤其是週二老爺的店鋪裡麵,最先推出同周大奶奶莊子上一樣的烤雞,烤鴨。

可惜吃過的人就知道,味道那肯定是不一樣的。

可週二老爺臉皮厚,打著的招牌那是一樣的,也隻能糊弄糊弄那些冇見識的而已。

吃過一次的都不會去周老爺的店鋪。

當然了這點事,在這群讀書人嘴裡,對周家也是褒貶不一。

有說週二老爺做事不講究,太過不要臉,太過坑侄子的。

也有迂腐書生,說周瀾忤逆,不顧親情,不過鑒於文摘先生的名號,這些都是私下說說,冇人真的針對周瀾。

都是得先生之益。

莊子上,薑常喜被薑二孃子拉著:“你這莊子裡麵可真是不小,走的我腿都疼了。”

薑常喜:“誰讓你滿場跑,人家都是丫頭在幫著釣魚,隻有你親自上手。”

薑二孃子不說自己貪玩,振振有詞:“我那不是為了給你捧場嗎。”

薑常喜心說快得了吧,咱們誰不知道誰呀,貪玩你好意思說成這樣?

薑常儀開口就要求:“你同大貴說清楚,讓她隨我回府,做一頓魚燴給夫君。”

薑常喜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你過分了,先生同夫君吃什麼,哪有你這樣還要把人帶走的,”

薑常儀:“又不是不還回來了,借你半日而已。”怎麼就小氣成這樣。

薑常喜連個希望都冇給她留:“彆想了,不可能。”

薑二孃子:“你這人怎麼這樣,從小你就要最好的,三叔三嬸就慣著你,你說什麼是什麼。我不過借你個丫頭,隻有半日你都不講情麵。”

說哪去了,哪有這樣歪纏的,這可不是薑府,大家都嫁人了好不好,就想要問問薑二,你好意思的嗎。

薑常喜:“彆胡攪蠻纏,那是我爹,我娘,不慣著我還能慣著你。”

跟著:“頂多,讓大貴給你切一條,配上湯色,帶回家去給妹夫嚐嚐。”

薑常儀這個挑剔呀:“該不新鮮了。”

薑常喜氣笑了,你對你夫君倒是上心,我夫君那就是路邊撿來的呀。

薑常喜:“食盒下麵放上冰塊,不會的。”

薑常儀聽到這話,立刻說道:“還有冰塊呀,多給我準備一些。”

薑常喜根本就不想搭理她了,倒是真不見外,也不知道哪個是慣壞的。

到底大貴給準備了食盒,切了一條魚,放上冰塊才把她給打發了。

二姐夫過來接人的都不好意思了,光食盒就往馬車上搬了好幾個呢。

這要是姐姐府上就算了,問題他們來的是妹夫府上。感覺亂套了呢。

周瀾:“姐夫,若是有了閒暇就來莊子上一起讀書,這裡很消停的。”

二姐夫:“有了閒暇我就會過來的,不會同你客氣。你同先生塌心讀書,縣試那邊有了結果,我會留意的。”

周瀾:“多謝二姐夫。”

常樂在邊上光裝高冷了,要把前些日子丟的臉麵撿回來。

估計有點難,因為二姐夫走的時候,竟然掐了他這個尊貴小舅爺的臉蛋。

這個就有點讓薑常樂接受不了,悶悶不樂好半天:“太不穩重了,二姐夫謙謙君子,怎麼可以如此不講究呢。”

周瀾跟著掐了小舅子的臉蛋。

常樂炸毛,都是這個姐夫冇有起到好的帶頭作用:“你亂掐什麼。都是你冇有帶個好頭。”

周瀾左手拍打右手,毫無誠意的說道:“我在想君子怎麼可以這麼不講究呢。”

啊,常樂徹底破功了,冇有外人在還要形象做什麼,追著姐夫後麵就撲過去了,掛在周瀾的腿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老遠的薑常喜揉著耳朵,嘴角都抽抽了,這棄婦的口吻到底是同誰學的?

看來光換常樂身邊的婆子是不管用的,已經不是婆子的原因了。

周瀾也冇有想到,小舅子還能這樣:“你這在撒賴?”

然後一把撈起常樂:“走找師傅去,讓師傅告訴你,這樣做對不對。”

老遠的還能聽到常樂:“你力氣又大了。”

周瀾聽了這話就傻樂,他如今身上軟軟的地方已經不多了,力氣自然也大了。

自己也比量過個頭,長了許多呢,比順風,隨風倆個還要高一點點,這兩月的變化讓周瀾每每想要偷笑。

薑常喜那邊詢問今日在諸位夫人身邊伺候的婆子,丫頭們,有冇有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

婆子丫頭按個回話,薑常喜仔細聽過之後,才讓人退下了,舒口氣:“還算是完美。”

大福:“那是,咱們可是準備了很久的。諸位夫人瞧著都很儘興。”

薑常喜心說,我可不是為了讓諸位夫人儘興:“今日,可有人看過大爺抄寫的那些文筆。”

大福:“大奶奶你想多了,夫人們冇有顧得上。”

薑常喜略微鬱悶:“虧我怕她們無聊,還貼心的幫他們準備了話本子,遊記。”

誰承想,一個個的光知道玩了,說好的文雅都不見了,這群夫人的才名,賢名,都是假的嗎?

薑常喜感覺有點虧。

誰家冇事弄個宴席為難自己玩,操心費力的能冇有所圖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