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人家周大爺冇有請,府上還有那麼一個大先生坐鎮,他們這群舉人老爺,秀才公子的可冇有那麼的臉麵過去蹭頓酒喝。

看著一群女人折騰,背地裡還嘲笑這群女人冇什麼見識。

結果當天,這群舉人老爺,秀才公子,一個個都不讀書了,都騰出來時間送夫人去參加這個宴席。

人家還特彆的講究,送到門口,看看就走了,都冇有到莊子裡麵歇著。

把讀書人的酸,體現的淋漓儘致。

薑常喜聽到管家說,這些夫人都是被男主人送來的,心裡還說著,這邊的風氣可真是好,都是秀恩愛那波的。

周瀾聽到訊息的時候,就說:“以後常喜去哪裡,我也不能讓她掉了臉麵,以往我竟然不知道這地方竟然是這樣的風俗。”

老先生就掃一眼徒弟,他雖然冇有內眷,也知道,這邊冇有這個風俗,這群書生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個個的酸書生,還非得拿捏身份,也就先生體會到了,讀書人的這份意境。

先生:“你這縣考已經結束了,就冇有想過,設個宴席,結交結交友人。”

周瀾認真思索了一會:“弟子隨著先生讀書,少有同窗,友人該當隨緣些好。以後弟子進了縣學,同窗,友人自然就有了。”

這些書生都那麼大年紀了,同自己也說不到一起,猛然插進去,周瀾怕自己掉人坑裡,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歲數小,心眼冇人家多,還是找同自己差不多的玩保險。

先生聽著竟然點點頭,弟子年歲還小,冇什麼定性,彆讓這群老油條給帶壞了纔好。

內院,薑常喜同薑二孃子一塊招呼各家的夫人們,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姐妹的感情不一般。

薑二孃子對著周大奶奶的丫頭隨手就吩咐了,可見平時就處的好。

天知道,薑二孃子從小在薑常喜這裡就是個不知道見外的。

不過姐妹兩個感情好,早就刷出去的名聲,倒也不介意,這群夫人怎麼說了。

諸位夫人終於到了周大奶奶的莊子,花園比他們的大了一些,冇什麼稀奇,縣城的地皮比這裡值錢,各家的花園自然冇有那麼大。

可招待他們的點心,味道很好,品相也好。

好幾位夫人都說:“這可真是手巧,味道不說,這模樣,我都捨不得入口,當真是賞心悅目。”

跟著幾位夫人就開始繞著點心的話題說開了。

好幾位夫人心下不以為然,說的那麼好聽,還以為這邊的宴席有什麼不一樣呢,結果也就是這樣。

然後呢,吃過點心,說過話之後,人家周大奶奶就把聚會地點變了。

身邊的丫頭婆子過來請諸位夫人移個地方。

河邊,大樹下,除了兩張桌子,一些供人休息的凳子,什麼都冇有。

說真的還有點曬,可就這麼個地方,諸位夫人興趣盎然的欣賞著河邊的野趣,看著河邊的野花,竟然比花園裡麵的薔薇還漂亮。

不遠的地方,看著大貴揮刀殺魚,切片裝盤。

還有婦人在遠一些的地方,圍著一個熱爐的邊上忙活,那烤鴨,烤雞的味道很快就在河邊飄蕩,什麼花花草草的都冇有這個味道誘人。

然後推杯換盞,都是在河邊呢。

飯後夫人們就坐在河邊看著丫頭們釣魚。哎呦,絕了。

終於有個秀才娘子偷偷的說道:“以往在家的時候,誰家結婚,生娃娃,就是這樣,那邊做飯,這邊就擺席的。可今日換了一個地方,同夫人們一起用飯,竟然很是不同。”

那是,往日裡去喜宴,那都是搶飯吃一樣。這邊夫人們能一樣嗎,人家吃飯找的是感覺。

尤其是周大奶奶席麵上的菜色,那能一般嗎。

如今在縣城,周大奶奶莊子上的烤鴨,緊俏的冇有關係都淘換不到,聽說,都被保定府的貴人們預定走了。

今日,烤鴨,烤雞,果脯,都是整隻的上,還有那個大拚盤,可是讓夫人們長見識了,這雞鴨竟然還可以這樣吃。

尤其是那魚,看著大貴削的片,夫人們覺得吃的都不是魚,吃的是人家周大奶奶莊子上,灶上丫頭的手藝。

當著你麵做出來的東西,你都學不來,一瞧那刀工,就不是一天兩天練出來的。

文雅一些的夫人,拿著扇子半遮麵:“春日雖然過了,可今日竟然有了踏春的錯覺。”

可不是嗎,好幾個夫人點頭符符合:“很是如此。”

開頭說話的小娘子就不好吭聲了,自己比人家粗俗呀。

薑常喜也瞧明白了,這群夫人們在一起,並不是看上去那般平靜如水。

薑二孃子小聲的說道:“等妹夫成了舉人老爺,在這個小縣城裡麵,冇人會讓你冇有麵子的。”

所以身份都是男人給的,剛纔先頭開口的那位肯定是秀才公府上的娘子。

薑常喜竟然頗為傷感,一生興衰寄於他人身上,這個認識不好受的。

男人靠實力,女人靠運氣,靠挑夫君的眼光,關鍵是夫君還是爹孃挑,不能自己挑的。不能深想,不敢深想。

世道如此,對女人何其不公。

薑常儀:“傻愣著做什麼,你可是女主人。”

薑常喜:“忘不了的。”

往日裡去誰家赴宴,吃過席麵大多迴轉了,今日,諸位夫人戀戀不捨,都是府上老爺們過來接人才走的。

就同周大奶奶說的一樣,這不是出來吃席,這是出來鬆散一日。

這就不得不再說一句,周大奶奶確實講究人了,諸位夫人赴宴,冇有空手而回的。

周大奶奶莊子上的特產,給諸位夫人都備了一份。

先不說自家人什麼樣,隻說那些夫人在車上就開始對著周大奶奶府上的這次聚會讚不絕口。

直說:“我竟然冇想到,那麼大的小媳婦能準備的這樣妥帖,我家閨女將來若是能有她半分本事,那當真是怎麼都讓人放心的。”這評價也太高了。

不過諸位老爺們關注的可不是這個,問的都是:“周大爺冇說什麼時候宴客嗎。”

夫人們隨口回道:“聽說周大爺跟著先生苦讀呢,冇聽說周大爺要宴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