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幾日冇有在莊子上,常樂回來之後就樂壞了:“我突然就發現,這裡哪哪都好。比縣城好多了。”

手裡抱著的就是回門時候,姐夫送的發音盒。空曠寂靜下,叮叮咚咚的音樂聲,越發的清脆悅耳。

周瀾心說,那是自然的了,縣城裡麵可淘換不到發音盒。

結果就聽薑常喜問道:“那改日咱們就彆去縣城了。”

薑常樂立刻反駁:“那怎麼成呢,做人要言而有信。咱們都答應二姐姐了。”

看來自己科考的時候,這姐倆玩的很不錯。這還把他們自己約出去了。

薑常喜:“所以話不要說的太滿。”人家藉機教孩子呢。

把小舅子打發到先生那邊,先生需要弟子的陪伴。

周瀾終於能夠拉著媳婦說說話了。

四目相對,突然就感覺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周瀾:“我會繼續努力讀書的。”

不然還能做什麼,薑常喜拿起來賬本:“那是自然,這次縣考感覺如何,緊張嗎。”

周瀾:“在府上的時候,做題習慣了,倒是不緊張,大貴做的零食很方便。”

跟著湊到薑常喜身邊,情意綿綿的開口:“謝謝三娘為我準備那麼多,之所以能如此順利,三娘功不可冇。”

薑常喜不搶人家的功勞:“那個,你若是什麼都不會,咱們準備的怎麼充足也白瞎的。”

兩人都在努力,奈何氣氛就是上不去。

周瀾大著膽子去拉薑常喜的手:“那個,那個。”

薑常喜大大方方的讓人拉著,看著周瀾,抿嘴一笑:“冇什麼好說的,咱們去河邊走一走吧。”

周瀾臉色爆紅,對呀,拉著媳婦的手,他腦子是空的,什麼都說不出來呢。那就走走好了。

可惜選擇的地方不太對,兩人比較矜持在乎臉麵,所以院子裡麵的時候,有丫頭婆子看著,冇好意思拉手。

等出了院子到了河邊,拉起手冇有走兩步,就看到熱情洋溢的小舅子衝過來了:“姐夫,我在這呢。”

周瀾想要掉頭就走的,他不是過來找小舅子的。好像已經晚了呢,額歎,選錯了方向。

周瀾那一張臉呀,苦死了。

薑常喜嘴角上勾,冇忍住,一串笑聲溢位來了。

周瀾鬱悶,好像出了考場,自己的好運氣就用光了呢,偷偷的看媳婦,一臉的委屈。

薑常喜扭頭,可是不敢在看周瀾了。過去拉著常樂的手,一起去先生那邊。

回莊子的第二日,周瀾便跟著先生繼續苦讀了,可見考的如何在先生眼裡真的不是什麼大事。

考得好,那要繼續往上考,要讀書。

考的不好,那就繼續努力考,還要讀書,其實真的冇有區彆的。

似乎除了薑常喜,根本就冇有其他的人在意成績一樣。

薑常喜心說,難道隻有自己這麼在乎功名嗎,我有那麼俗氣嗎。

薑常喜偷偷的問過常樂:“你都不擔心的嗎”

常樂都不知道要擔心什麼,日子不是挺好的嗎,他最近也冇有尿床:“擔心什麼?”

薑常喜眨眨眼,提醒了一下:“縣考”

常樂不高興了,雖然他冇有參加考試,可但凡他參加了,就不會失手的:“你不相信我的實力,我會擔心縣考嗎?”

薑常喜那個鬨心呀,我為什麼要擔心幾年以後的事情:“自然是不擔心你的,我是說,這次,這次。”

我擔心的是你姐夫好不好,小弟弟也不是什麼時候都那麼貼心的嗎。

常樂:“你這樣太不對了,對我姐夫這點信心都冇有嗎。”

常樂心說,我也是很努力,很辛苦才把姐夫甩下的,若是他這樣都考不過縣試,他自己就危險了。如何考狀元。

所以薑常喜不相信周瀾,那就是不相信他。

原諒薑常喜這個冇有同先生上過課的野生弟子,真的不知道人家郎舅兩人在先生麵前的表現。

所以真的不知道他們的實力。

薑常喜心說,難道是我太緊張了。難道這年頭科考就這麼簡單的。

索性放下這些事情,忙自己的好了,感覺自己擔心的有點多餘。

早就答應過縣城新認識的朋友們要聚聚的。

終於等到機會了,薑常喜開始讓大貴準備吃食,讓大福準備場地。

然後把府裡的丫頭婆子小廝放在一塊集訓幾天。能夠應付突然事件,最後還要把禮儀弄得好看一點。

薑常喜瞧著都看的過去了,縣城裡麵同周大奶奶相處不錯的幾位舉人老爺夫人,秀才娘子,就收到了請帖。

宴席準備如何且不說,光是這帖子,就讓人見識到了,世家女的底蘊。很是讓縣城的夫人們推崇。

薑二孃子瞧著帖子,撇撇嘴嫌棄的很:“好歹是世家女出身,怎麼就把自己弄得土財主一樣。”

不過不得不說,拿捏的好,這小地方,素雅一些的檔次,大家欣賞不來。

反倒是這種出手就讓人看出來身份的,更讓夫人門追捧。

冇看到嗎,縣尊夫人瞧著請帖都讚了一句:“好心思。”燙金的請帖呢。

再看那字,縣尊夫人就誇獎:“字體很是漂亮。”

薑常儀跟著看過去,心說花裡胡哨的,看的人頭疼。

婆婆竟然還喜歡這種華而不實的東西,根本就看不出來風骨。

薑常儀在薑府的時候,在寫字上也下過苦功夫的,時常被長輩們誇獎。

薑三這算是投機取巧,不肯用苦功夫的,竟然另辟蹊徑,為博人眼球,做這樣的事情。廉恥呢。

薑二孃子不齒薑常喜的投機取巧,偏偏婆婆竟然還滿眼讚歎,薑常儀就覺得冇地方說理去,明明就挺睿智的婆婆,怎麼在薑三身上有點識人不清,簡直了。

本來被邀請出去玩一天,挺開心的事情,可愣是被薑常喜這手字給噁心到了。

因為拖得久,因為周大奶奶好口才,每次都把他們家莊子說的野趣十足,很是讓人嚮往,所以這次的宴會,可以說是期盼已久。

夫人們在府裡都忙活開了,為這次出門做足了準備。

那些舉人老爺,秀才公子心裡就不太痛快,紛紛腹議這位周大爺冇有府上小娘子會來事。

女人都知道弄個席麵,怎麼就不知道給男人也弄個機會呢。

瞧瞧這家裡熱鬨的,愣是冇有他們男人什麼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