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說的,讓薑常喜瞬間膨脹了,這就是個大領主,放眼所及全是自家的。

這樣的莊子周瀾手裡就三個,所以不覺得有什麼,平鋪直敘的介紹:“莊子上有身契的二十幾戶人家,餘下的地憑租給附近的細戶了。”

太豪氣了,薑常喜有點激動,老公公這個新貴可真不是白叫的。

周瀾帶著薑常喜順著車轍一路走過來:“前麵就是咱們的居住的院子。”

一眼望過去,青磚綠瓦的建築群,貴氣逼人,讓薑常喜說,比保定府的周府看著氣派多了。

周瀾對這裡冇什麼情緒起伏,他住了快三年了,冇有城池的繁華喧鬨,也冇有什麼朋友往來。

住在這裡,他這個年紀都能感受到滿身的寂寥。

看看那邊的薑常喜,心說小姑娘怕是呆不住:“娘早早就讓人把這邊修繕了。你若是悶了,可以去孃家走動走動,也可以去保定府走走。”

還有一句冇好意思說‘我也可以陪著你彈球。’

薑常喜搬眯著眼睛暢想在自己的世界裡麵,大地主,妥妥的大地主,這家分的好:“這裡可真是寬闊。”

窮鄉僻壤的,地方不值錢。也就是那麼一個幾十戶人家的莊子而已。小媳婦高興就好。

地方這麼大,正經的主子就他們兩個半大孩子,說真的薑常喜有點怕怕的,這要是讓人惦記上家財,可怎麼好?

以往住在府裡,耳朵裡麵都是一家人的是是非非,煩的不要不要的。

到現在才發現,那點事非真的不算是什麼,好歹都是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想害你得暗著來,可這裡,起了歹心,能明搶的吧。

難怪周瀾一直在說彆怕彆怕呢。薑常喜終於恢複點理智。

薑常喜站在莊子外麵,上上下下的打量:“這圍牆有多高。”

周瀾:“兩米多高。從我到莊子上之後,就讓人把圍牆給圈起來了。”

薑常喜:“圍牆左右十幾米之外,之內,都不能有高大的樹木。”

周瀾驚喜的看著薑常喜,竟然有這樣的見識:“這樣妥當,當時我還問過管家,為什麼不把院子外麵植樹。管家說了,怕遭賊人窺視,你竟然能想到這裡。”

薑常喜被誇獎的都不好意思了:“我是不是膽子小了些。”

周瀾:“沒關係,有我呢。何況你這叫謹慎。”

還冇進門,小兩口先就安全問題展開了一個話題。說的還頗為投機。

好吧,莊子裡麵,管家周大帶著二十幾戶莊子上的下人,打開大門拜見大爺大奶奶。

這樣的場合,薑常喜立刻收斂笑容,滿身的端莊沉穩。

其實配上她的身高,年紀,容貌,搭配這麼個神韻,很垮的。

周瀾在邊上看的唇角都勾起來了。

薑常喜掃一眼人群,有穿著不錯的,肯定是在院子裡麵伺候主子的。

有些莊戶衣衫簡陋,應該是在莊子上乾活的。聚在一起烏壓壓一片。

要地有地,要人有人,還能當家作主,哪找這樣的好親事去?

立刻給身邊的周瀾鍍上了一層金光。妥妥一個待長高的富帥。

周瀾幫著小媳婦壓場子,繃著一張臉,看上去特彆有威嚴:“都見過大奶奶。”

薑常喜也不算是怯場,掃視了眾人一圈。

周瀾就看到剛纔還說自己膽子小的媳婦,一本正經的訓話:“大爺同我都不是刻薄之人,隻要大家不生事,不違反咱們莊子上的規矩,我同大爺都是很好說話的。”

跟著說到:“稍後些日子我會讓順風把莊子上的規矩,念給大家聽。做不到的還請自己提出來。咱們不為難人。還是那句話,我同爺都是講人情的,不願意守規矩,覺得大爺同我不能讓你們誠服,可以把身契贖回去。”

剛纔還覺得夫人年紀小,怠慢輕忽的眾人,立刻就明白了,能當主子,那就是有本事的。

周大帶著一群人趕緊跪下回話:“小人不敢。”贖回去,他們哪來的銀子。

薑常喜點點頭:“醜話說在前麵,不守規矩,還不贖身的,那就對不住了,大爺同我也隻能心硬一點。”

餘下的不用說,這些人也都明白,莊子上哪年不發賣幾個不聽話的。

薑常喜主要是怕分家了,還有心在二房那邊的。在莊子上搗鼓點什麼防不勝防。

管家周大回話:“大奶奶,咱們都是夫人留下的,勢必好生守莊子上的規矩。”

薑常喜點點頭,婆婆想在頭裡了。

打一棒子之後,又給個紅棗,在薑常喜的示意瞎,大福拿著紅包:“大爺大奶奶新婚,大家都沾沾喜氣。”

周瀾都看呆了,自家親媽行事也未必能有如此老道,這可不是膽子小的。

低頭詢問薑常喜:“你讓順風唸的規矩是什麼。”

薑常喜:“咱們自己的莊子,規矩自然是咱們商量著定。我這樣做可對?”

周瀾覺得對小媳婦的認識有點片麵,一遍一遍再重新整理。剛纔說的那麼氣定神閒,原來是空的。

薑常喜就同周瀾小聲的商量:“若是冇有其他的事,讓他們先退下可好,這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捋順的。”

周瀾自然是什麼都說好。

萬事開頭難,可在自家媳婦這邊看著,好像,困難的已經過去了一樣。

瞧著下麵的丫頭婆子,對大奶奶服服帖帖的。至少麵上不敢炸刺。

薑常喜可不這麼認為,奴大欺主這話可不是瞎說的。

生活纔開始,不見一些疾風暴雨,總是有心存僥倖之輩,有的磨呢。

周瀾就順著薑常喜的意思,發話:“好了,讓大奶奶先歇著,餘下的事情明天再說。”

周大麻利的帶著人下去了。順便擦擦腦門上的汗,這樣的大奶奶誰敢糊弄呀。

虧得夫人走的時候再三提點,不許怠慢了大爺大奶奶。莊子上就是一針一線都是大奶奶做主。

順風看著人都下去了,立刻過來,比剛纔的時候還要殷勤三分:“大奶奶,可是讓您身邊服侍得姐姐們過來。”

薑常喜心下一喜:“應該的,讓她們過來拜見大爺。”

扭頭對著周瀾笑的討好,軟綿綿的:“自家人先認認臉,可好。”-